刚刚更新: 〔一代兵王叶凌天〕〔九零学霸小军医〕〔八零之蜜娇军宠〕〔快去创造奇迹〕〔她的左眼能见鬼〕〔琴师的江湖日常〕〔顾少一抱成婚〕〔重生九零学霸小娇〕〔灵魂网络〕〔手术直播间〕〔素月天娇〕〔蜀山魔门正宗〕〔十二生肖历险记〕〔这个杀手他有病〕〔从2000年开始〕〔画满田园〕〔皇甫少卿欧阳皓骞〕〔军少的腹黑娇妻〕〔纨绔异能妃:高冷〕〔美漫之帝国崛起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昔史今梦 第9章 吴起(七)
    望着吴起无情的走来,瘫坐在地上的管恒吓得魂不附体,想要求饶,可话刚从嘴边迸出就不成人言,舌头就像打结一般,对着吴起吾鲁鲁的不知道在些什么!

    吴起望着满眼企求的管恒,心中一点慈悲之意都没萌生,仍是脸色淡漠的向管恒慢慢走去。

    别看吴起此时表面冷漠无比,可心里却是极度兴奋,第一次的杀人并没有给吴起带来丝毫的恐惧,反而让吴起感受到一种掌握他人生杀大权无与伦比的快感!

    吴起心道:“这就是权利吗?掌握他人生死的权利吗?这种感觉!这种感觉!”

    吴起走到管恒面前,慢慢举起被鲜血染红的木棒尖端向管恒脑袋用力捅下去,突然一个念头在吴起心中一闪:“这管恒毕竟是莫愁的父亲,若我将他杀死,虽不是莫愁所杀却因莫愁而死!这种杀父之事可是要遭天谴的!”

    也正是这个念头闪过,才保的管恒一命,只见木棒以凌厉之势往下直直戳去,突然向左一偏,只听见一声哀嚎,插中了管恒左腿!

    吴起紧握这木棍上端,手中不停旋转,听着管恒歇斯底里的惨叫,不禁思考道:“这是杀!还是不杀呢?杀了还怕上天将罪莫愁,不杀又怕后患无穷,这老子可是将我的生年,籍贯都套出来了,要是不杀他,他若借齐国之威问罪卫国加害我母亲可如何是好!”。

    吴起想了又想也没琢磨出个好办法,不由心烦起来,加速的旋转手中的木棍,突然耳边的哀嚎声戛然而止,吴起低头一看,发现管恒已经昏死过去,不由撇了撇嘴,扔下木棍,站在院中接着思索。。

    在屋里的莫愁听着外面传来的惨叫哀嚎,心中为吴起担心不已,默念今夜二人月下之诺,偷偷将藏在暗箱中的匕首取出,誓要与君共存亡!

    等了片刻,莫愁只听外面众人打杀声皆消,只剩一种惨叫声,阴阳顿挫,连绵不绝。

    莫愁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管恒,于是微微起身,偷偷向外一看,只见吴起仍站在院中,心中不由大喜,提起裙沿就向吴起跑去!

    吴起正思考如何处置管恒,只见莫愁向他奔来心中不由欣喜。

    莫愁快步走到吴起身前,看了又看,道:“夫君,你没事吧!”

    吴起笑道:“我怎么会有事!放心吧!”

    莫愁又围着吴起转了几圈,上下检查一阵,发现吴起衣衫上虽有大量血迹,但身上并无伤痕,那这些血都是何人?莫愁不由向地上一看,瞬间就被地上的鲜血碎尸,吓得浑身一软。刚才出来时由于眼中只有自己的夫君,并未注意地下,现在一瞅着实将自己吓了一跳。

    吴起连忙扶住莫愁,苦笑道:“是我的不对,吓到娘子了。”莫愁毕竟是个女儿家,第一次见这等场景,难免会惊慌失措。

    在吴起怀里躺了片刻,莫愁也回过劲来,站起来理了理思绪,道:“夫君你我铸下如此滔天大罪,齐宣王定不会放过我们的!一人死总好于二人亡,还是请夫君速速离去,这一切罪责都有妾身来抗!”

    吴起不喜道:“以后不要再这等话了,你我即为夫妻,我又怎能舍你不顾!”莫愁望了望吴起,心中又喜又悲,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吴起接着道:“莫愁,你可愿从此与我逃离这齐地,终身不返!”

    莫愁嫣然一笑,道:“妾为君生,何惧随君!”

    话罢,吴起与莫愁携带好干粮,驾这马车连夜向鲁国驶去。

    而管恒吴起自然也没放过他,但也碍于莫愁生父所以也没杀他。那是怎么办的呢?都最毒妇人心这一点不假,在莫愁的提醒下吴起还真想到一个绝佳的办法。

    那就是先将管恒手筋挑断,让他手不能文,再将牡蛎粉(石灰粉)在他嗓子中撒了些许,让他口不能言!自此吴起就放下心来,带着莫愁亡命天涯!

    月落日升,二人已经奔走一夜,这一路的车马颠簸让二人都有些许累意。看了看莫愁有些苍白的脸色,吴起找了个地方,停下马车道:“已经走了一夜了,在这先休息会,我去给你找些水来。”

    不一会吴起就找到了一条溪,莫愁生火,吴起捉鱼,两人边打边闹,欢声笑语将一路的劳累也冲散不少。

    饭饱思睡,二人吃完烤鱼,相互依偎在马车里沉沉睡去。

    不知过了多久,吴起突然醒来,微微感受到地下传来的震动,连忙掀开车帘,只见日在中天!以到正午时分,吴起心中大叫一声糟糕!

    慌张的下车解开马索,一扯缰绳,大喝一声:“驾!”

    车子的震动惊醒了沉睡的莫愁,莫愁不解问道:“夫君?怎么了?”

    吴起道:“有骑兵追过来了!”

    吴起驾车一路狂奔,但身后的骑兵还是渐渐地追了上来!

    吴起所驾马车虽有两头马,但却都是驽马,根本不可能跟士兵所骑战马相比,没过多久,身穿盔甲,手持铁戟的士兵已经渐渐出现在吴起眼中。

    吴起边驾车边向后看,突然觉的带头的马有些眼熟,待到再近一些!吴起大叫一声道:“靠!怎么是你!”

    没错!这马正是吴起所丢的坐骑!上文疏忽并未介绍此马,这马本为赵马!乃吴起父亲在吴起年少时花重金悬赏而来!从由吴起养大,马名追风!此马虽是千里马,但性子也不同于其他宝马一样凶烈!而是温和无比,只要不是吴起在旁,任谁去骑,它都不会反抗!搞得吴起对着马的二皮脸性子一直有所埋怨!!

    而在骑在追风身上的军官也看清了吴起的样子,嘴里不由打骂道:“子!可让我逮到你了!你让爷爷们追的好苦!王八蛋!给我站住!”

    这群士兵,一听长官如此言语,也伸着头看了看前方马车,吴起这时也要死不死的向后看了一眼,刚好与人家看上个对脸。

    这真是一眼的回眸,带出多少旧怨新仇呀!这些士兵大都是从齐都而来,自从第一次追杀吴起,被吴起金蝉脱壳跑了后,一直追这追风跑到了楚国边境,搞得楚国以为老朋友齐国要翻脸了,立刻组织起好几万人将这队骑兵牢牢围住!

    要不是齐国官员情能不能回来都是问题,你这些士兵对吴起恨不恨!那连兴奋剂都不用打,直接双目通红,不停地抽打马儿,向前追去!

    边追边叫:“混账东西!原来是你,给老子站住!”

    吴起自然不知自己就回了下头就生出这等风波,只是有些不解这些士兵为何如此仇视自己,但转头望着那位骑着追风的军官,突然阴森一笑计上心来!

    (叶落希望能将历史人物写的有血有肉,外带一点搞笑,让诸位不会觉得枯燥。

    在这里叶落照例送大家一首词:

    人间自是有情痴,

    此恨无关风与月。

    只须看尽洛城花,

    始于东风容易别。

    ——这首词为欧阳修所写,各取词中四句组成,静安先生曾在《人间词话》中给于高度评价。

    诸位可仔细鉴赏一下,不喜就当叶落叨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千亿盛宠:闪婚老〕〔寡嫂〕〔第一强者〕〔妖娆炼丹师〕〔逆天炼丹师:妖神〕〔无限升级之最强武〕〔复仇的单细胞〕〔天骄战纪〕〔农门悍妇撩夫忙〕〔大千劫主〕〔鬼王传人〕〔医毒绝世:帝尊的〕〔君临星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