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我地老天荒〕〔孤独唇语〕〔漫威圣矛局特工〕〔大唐第一少〕〔贞观太上皇〕〔大侠联盟〕〔神级打印机系统〕〔我的,女王陛下〕〔少年大将军〕〔修罗场的生存手册〕〔星云叹〕〔我可能是反派〕〔国子监绯闻录〕〔进击吧哥哥〕〔最后一个儒圣〕〔我有一座炼妖塔〕〔刺激1995〕〔我的女儿有个系统〕〔战国之军师崛起〕〔倾天娱后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在星际 第三百四三章 动手
    风久给了看车费,随后进了酒庄。

    这酒庄从外表看并不如何华丽,反倒很是接地气,还没进门就能听到一声高过一声的喧嚣,而这还是生意被影响过的样子。

    为了更好的融入支罗甘,又不至于太引人注目,童夫人在一开始给酒庄定的路线就是比较大众的风格,不管什么时候来都充满了人气,热热闹闹的。

    只不过在西区,热闹的概念会有点不一样。

    风久才刚走进去,就听“嘭”的一声,一个木制桌子被拍的木屑飞溅,已经碎的不能再碎了。

    而围着那个桌子的则是三名大汉,看模样像是喝酒喝的兴起,所以一时失手。

    见状也是半点异色没有,随手拍出来几枚星币算是偿了桌子的钱,侍者很快又搬了新的来。

    再看其他人,也都是见怪不怪,显然在此处这种事是常发生的,大家都不怎么当回事了。

    风久也没太在意,在外这么多年,更凶残的事她也见过不少,面前的都是小阵势了。

    但虽说酒庄走的亲民路线,但也不是所有地方都这么乱的,而是分了不同的档次。

    酒庄大不大也是对比出来的,与那些极具规模的比不了,但与个人的相提却是很不错了,不然也不会被人惦记上。

    只看现在,酒庄独立的占据了一栋七层建筑,而且每一层的面积都不小,刚入门是这种喧嚣的场景,但其实越往上,楼层的布置越高端,用来分别招待不同的消费人群。

    这样的模式在支罗甘算是很普遍了。

    风久没有上去,就在一层的角落里找了个地方坐下。

    侍者随后过来问她需要点什么,她就要了几个招牌酒,结果却没有了。

    “非常抱歉阁下,今天的售量已经告竭了,您看是不是要点别的?”

    对方的表情有些小心翼翼,大概因此遭受过不少责难,毕竟一层的客人们就没几个好脾气的。

    风久清楚个中缘由,只是现在天色还早,没想到货源已经少到了这种程度。

    虽然压箱底的酒类也是限量供应,但风久要的却是工艺比较简单的招牌酒,酿造期短,所以产量大,以前都不曾断过货。

    风久也没多说什么,又点了其他的。

    侍者见她这么好说话松了口气,恭敬的退了下去。

    风久坐的地方光线不怎么好,所以周围的人不多。

    说实在的,这里真不是一般的吵闹,很有那种酒场里的气氛,但对于喜欢安静的人来说,就很是乌烟瘴气了,说句话不靠吼的都听不见。

    风久这次倒不是抓那些闹事的人来的,都已经知道幕后主使,再去找这些小虾米也没什么用,顶多碰见了提前解决掉,有些事童夫人不能出面,但她可以做。

    酒很快上来,风久却没动,沉静的坐在黑暗里,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还有个人。

    因为最后事闹的比较多,大厅里的客人比起以往要少的多,连一半都没有坐满,以至于很多侍者都闲了下来,凑着一起唠闲嗑。

    “哎你们说那些人今日还会不会来?”

    “还来?不是都闹到庄子后面去了吗,我们最近卖的单子都少了一半,跑这来也没用啊。”

    “可不是,我还指望这个月拿了奖金去美人湾转一转呢,现在看来是没可能了。”

    侍者们一提这个都一脸的丧气。

    “我可听说咱们东家是个没什么背景的人,得罪了方家的少爷恐怕要没得好了。”

    对于这一点大家都很认同,否则也不会被欺负了这么久还没将事情解决,导致生意越来越差。

    “管那么多干什么呢,就算以后真……”那侍者压低了些声音:“我们不还是一样该干什么干什么,要是讨好了新东家,没准还能混个主管当当呢。”

    说到这里,几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然的神情。

    在这里,他们这些一层的侍者算是赚的最少的了,累不说,得到的小费也是扣扣索索,被责骂都是轻的,一个搞不好还会有坏脾气的客人动手,要说心里没点埋怨是不可能的。

    而越往上的楼层则待遇越好,伺候的客人非富即贵不说,小费也给的大方,当然重点是非常体面,树出去都有脸,是他们争着抢着都想去的地方,只是始终没能如愿。

    如今有人来闹事倒是正好,只是换个老板而已,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侍者根本就不能动,而那些管事的肯定是要被撤走的,反倒给了他们上位的机会。

    听着那些侍者们话语中的幸灾乐祸,风久表情不变,对方虽然离的远,说话生声音也小,但以她的听力来说想要知道什么非常容易。

    她看着面前酒杯里乘装的液体,尽管没有亲口尝试,也能闻到遍布屋子的酒香,只看那些客人满足的表情就知道必定不错。

    风久将神念探道了楼上,条件比这里好上不少,但客人依旧不怎么多。

    她一层层看过去,也算是大致了解了目前的情况,正看着,通讯器响起“嘀”的一声提示音,是童临发来的。

    风爹跟童夫人都不肯告诉他酒庄到底怎么样了,少年无法只能来问风久,毕竟两个孩子之间有不同的亲密交情,童临不觉得风久会随便打发他。

    不过风久才刚到,知道的也都是风爹发给她的那些消息,她倒是想了些解决掉方案,只是都还没开始实施,暂时也就能说说现状。

    少年很焦急,恨不得自己也跟过来。

    但他跟风久不一样,如果没有管家跟着,风爹是不可能放他出来的。

    童临觉得有点挫败,他还是哥哥呢,结果在各方面都比不过弟弟:“你小心点啊,遇到什么困难一定要告诉我!”

    虽然不能亲自来,但他觉得自己出出主意还是可以的,虽然长这么大,他都没被弟弟寻求过帮助,但凡事总有第一次么!

    风久并没有刻意瞒着少年,与他说了几句后就关了通讯器。

    这时候,正好有客人从楼上跌跌撞撞的下来,明显喝了不少。

    其实这里的楼层的阶梯都有单独设立,并不一定要通过一层,但有些客人就喜欢走这里,大概是下来瞬间被人注目的感觉太过美好,会让人产生被人仰望的错觉。

    在酒庄,酒鬼是最不稀奇的,大家嫉妒多过羡慕的瞅一眼后,就继续自己喝自己的去了,管别人会不会喝趴下呢。

    但没想到那人还真是喝糊涂了,才刚走了几步,脚下就突然一滑,噼里砰愣的就顺着楼梯摔了下来,惊的二楼的侍者脸色一变,急忙跑过去想将人扶起来。

    “滚!”

    那喝醉的大汉人没摔怎么地,脾气倒是给砸出来了,甩手就将侍者给推了出去,而且手劲还不小,直把人撞的掀翻了一张桌子。

    “真他娘晦气!”

    大汉脸喝的通红,一说话唾沫星子满天飞,喷了那侍者一脸:“刚才是不是你推我!”

    侍者扭曲着脸起身,看起来是撞的不轻,还得赔笑道:“没有没有,我怎么会……”

    “那你就是说我自己摔下来的!”

    不等对方说完,大汉就一瞪眼,看着格外凶狠:“说老子他吗的连路都不会走了?”

    “没……没有……”

    侍者脸色发苦,有点后悔自己上来多管闲事了,醉酒的人最是不讲理,更何况是这些蛮汉。

    大汉却根本不听他的,自觉丢了面子,上前一步就揪住了侍者都衣领,后者比较瘦削,直接被提了起来,脸色一变:“阁下这是要做什么?”

    “做什么?”大汉一脸凶狠道:“揍你!”

    只是他刚要将侍者整个扔出去,就被人抓住了手腕。

    “阁下何必这么火气。”

    说话的青年穿着虽然不富贵,但是很得体,身形也不显得壮硕,可被握住手腕的大汉却半丝动弹不得,硬生生的松了手里的人。

    那年轻侍者脸色发白,落地就退到了青年身后,恭敬道:“伊蒙先生。”

    其他躲着看热闹的侍者见主管都出现了,也不敢再装看不见,都小心翼翼的站了出来。

    “小子放手!”

    大汉挣了好一会没挣过,脸色似乎更红了,嗓门大的恨不得将人耳朵镇聋:“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

    “阁下说笑了。”

    伊蒙脸上带着客气的笑,这才慢慢松了手:“我只是担心阁下会伤到自己。”

    这话属出来简直没人信,大汉还想动手,但想了想刚才落在手腕上的劲力,到底是忍住了。

    那已经不是他能不能打得过的程度了,是根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面前的人看着文弱,但显然不是好欺负的人。

    大汉啐了一口,即使醉了也还有对危险的警觉,没敢再找事,但嘴里却不干不净,骂骂咧咧的转身走了。

    他走的方向正是风久旁边的过道,因为身形不稳撞到了桌子上,一杯酒被震的洒出来些许,全都落在了那大汉的衣服了。

    “臭矮子找揍!”

    大汉原本就因为搞不过伊蒙而生了一肚子气,见此就将所有怒火都发_泄到了风久身上,扬起蒲扇大的手就要扇下来!

    “嘭!”

    桌子碎裂的声响伴随着酒杯噼里啪啦的砸落,成了此时大厅内唯一的声音。

    伊蒙刚迈出的脚顿住了,看着那个裹在一身黑衣下的瘦小客人将大汉的脑袋按在了地上。

    早在一开始大汉滚落楼梯的时候,客人们就都不嫌事大的看起了热闹,见此,愣了一下后都拍起了桌子,还有人吹口哨。

    “可以啊矮个子!”

    “揍他呀!”

    “打打打!”

    风久不理会那些起哄的声音,收回手,将带着的手套扯下来丢在了地上,又留下一些星币,随即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伊蒙没有阻拦,让侍者去看那大汉情况怎么样,虽然这人很讨厌,但死在酒庄的话也会很麻烦。

    他面带沉思,想到刚才不经意见看到的手套下莹白如玉的手指,拥有那样一双手的主人实在不像是会出现在这里的人……

    风久出了大厅,也没急着走。

    酒庄外面就是个很宽广的街道,车来车往的很是热闹,而这附近的娱乐场所也很多,都是给那些狩猎者打发时间用的。

    这附近就有个算不得小的丛林,所以是狩猎者的聚集地,这些人赚的是卖命钱,朝不保夕,所以没成家的都不懂的省钱,格外舍得挥霍。

    这也是此处比较乱的原因。

    主城如今由戴成把持,而后者这个人吧,是从东区来的,也就非常看不过支罗甘的风气,并且试图改变过。

    只是他太看得起自己了,如果支罗甘是那么好改变的那就不叫支罗甘了,所以主城在经过一阵整改后也没变多少,只是说在他出现的地方会有所收敛。

    而且因为被压抑过,戴成看不见的区域反而变得更加混乱。

    风久没工夫去管主城怎么样,她在门外角落等了一会,果然就见着之前那找事的大汉歪歪斜斜的走了出来。

    她看了一会,直到对方走了一段距离才跟了上去。

    那大汉看起来像是醉的已经不清醒了,但走过两条街后,步子却是越来越稳当,到最后已经完全看不出醉汉的架势,眼神清明的很。

    他左右瞅了眼,然后摸了一把额头撞出的伤口,骂咧了两声,就拐进了一条巷子。

    风久没跟着进去,但神念已经锁定了对方,所以在大汉三拐四拐的走到一处破旧的居民区时,她也站在了他们房子后。

    这房子瞧着比别处的大一些,里面还有不少人,大汉一进去就有人叫了他一声,然后道:“哎呦你这是怎么了,还挂彩了?”

    “可别他娘的提了。”大汉咧嘴道:“晦气。”

    众人见状围了过来。

    “你这是什么情况啊,那酒庄的人还敢跟你动手,他们生意真不做了啊?”

    “这不正好是个由头吗,咱们钱都收了,能惹出点大事来还能加成,你咋就这么回来了?”

    提起这茬大汉就郁闷,听着众人说话也烦,当即摆手道:“都他娘的安静,我没说这是酒庄的人动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君少心头宝,夫人〕〔顾轻舟司行霈〕〔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武道大宗师〕〔一生为你空欢喜〕〔最强医仙混都市〕〔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不灭剑主〕〔空间种田:冷酷王〕〔隐婚娇妻:老公,〕〔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鬼王传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