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许你一生盛世宠爱〕〔孑立聘婷〕〔千金索吻:卖身总〕〔异形饲养员〕〔玄医枭后〕〔鸿蒙九幽诀〕〔重生元末做皇帝〕〔军友之家俱乐部〕〔三维世界游戏〕〔23点59分快递送到〕〔电影世界大赢家〕〔玄幻之我是大掌门〕〔我不是大仙尊啊〕〔都市之神级宗师〕〔细胞修神〕〔氪无不胜〕〔系统之掌门要逆天〕〔重生无冕之王〕〔呆萌吃货:神医娘〕〔帝少要宠,娇妻要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在星际 第三百五六章 你怎么看?
    蛇王多尔的体积实在太过庞大,远处看就觉得震撼,更别说近距离接触还毫无防备的观众们了,何况神迹里的感官太过真实,那瞬间四阶妖兽强大的气势简直让人喘不过气来。

    风久身边的甜甜球也被惊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冷汗都“唰”的一下冒出来了。

    就是早有预料的童临等人也只是好一点点。

    “我去,这妖兽是从哪蹦出来的?”

    “风穴古堡居然还真有这么厉害的妖兽?这得是几阶,三阶四阶?!”

    “这是什么情况,风过无痕怎么就找出一个高阶妖兽来啊?”

    玩家们在震惊过后都很有些不明所以,这不是单对单挑战赛吗,什么时候选个场地连本地特产都顺带着出来的!

    但风过无痕可不管别人怎么想,他要是个老老实实跟人对战的人,那就不是风过无痕了。

    他挑战风久当然是为了赢,至于赢的过程怎么样根本就不重要。

    而被激怒的多尔一冒出头就看向了扰它沉眠的家伙。

    只是风过无痕早就有所准备,在发动攻击之后就快速躲了起来,又重新钻回了古堡里。

    风久既然猜到了对方的打算,那自然也不可能平白被算计,比他还先一步的进了古堡。

    所以蛇王多尔瞅了一圈却半个人影都没看见,顿时就更愤怒了,蛇尾一扫就直接掀飞了古堡的半面房顶。

    “轰!”

    观众们的心都跟着颤了颤,因为太过恐惧,甚至不少人都退出了近距离观战模式。

    风久听见了多尔的嘶吼声,却并不理会,如果这是在任务中那再解决一次蛇王也没什么不可以,但挑战赛只要打败风过无痕就能赢,她实在没必要去浪费那个工夫。

    风过无痕手里的屏蔽器不错,却也不是没有破解的办法。

    风久直接去了古堡一层,只要多尔不将整个古堡拆掉那就翻不出她来。

    至于风过无痕,对方有些耐心但是不太多,他既然引出了四阶妖兽,那就不可能任由这么一个强大的战力失去效用。

    “大大会怎么做啊?”

    甜甜球这时候也已经退出了赛场,跟童临几个凑在一起担忧道:“那妖兽看起来很厉害。”

    “四阶妖兽。”流苏道:“如果不依靠地形正面对战,我们加在一起都不是它的对手。”

    毛球听的倒抽一口气:“四阶妖兽啊我靠,原来我们做的风穴古堡任务里一直都有个四阶妖兽?!”

    这想法真是太可怕了,要是哪次不小心碰见,那他们绝对是要瞬间被淘汰出来,完全就没有反抗之力啊,他们连一个二阶妖兽都打不利索……

    流苏没跟几人说他们已经碰见过了,甚至还成功将对方击杀,但那是在众人齐心协力的情况下,风久没有外界干扰所以险而又险的完成了任务。

    可现在不一样,有风过无痕在一旁虎视眈眈,哪里有机会专心对付妖兽呢,恐怕一不小心就要被偷袭了,那输的才憋屈呢。

    童临却始终没出声,他知道不管是什么艰难的情况风久都能应对,他只是在想这场挑战到底哪里不对,神迹在各方面都做的那么严谨,连细节都没有错过,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在这种地方出现问题。

    所以他又将竞技场的规则还有场地选择类型都看了几遍,结果还真发现了蹊跷的地方,风过无痕选择的根本就不是普通的挑战赛,而是实战类型!

    所谓的实战当然是还原场地所有的本来颜色,那会出现蛇王多尔也就不奇怪了。

    看明白这点,童临真有点无语。

    这距离神迹更新才多久,风过无痕居然就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还准备予以黑风久一次。

    想必要是时间多一些,玩家们也都能发现这一点,到时候再想要以此暗算人恐怕也不成了。

    这空子真是钻的很有水平。

    只可惜算错了人。

    童临高傲的冷笑一声,然后举起手吼道:“小久给他个教训别客气!”

    众人被他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流苏忍不住笑道:“这个我赞同。”

    场外热闹的不行,不止他们几个,就是观众们也都肆无忌惮的扯着嗓子喊,居然还真有那么点打比赛的气围。

    因为遮掩了真实身份,众人更多了几分胆子,什么话都敢往外喊。”

    “轰!”

    而此时场内多尔也扑腾的热闹,找不到打扰他的家伙让这只蛇王很是暴躁,一副要强拆了古堡的架势。

    照它这个势头下去,古堡完全塌陷似乎是早晚的事,可是就在废弃城堡被拍碎了半边后,蛇王突然像是有所顾忌似的,硬生生停止了大肆破坏的行为。

    风久在走廊内也有所察觉,顺着唯一的窗户看过去,只能瞧见小半截蛇尾。

    这情况大概是出乎了风过无痕的预料,也不知道后者躲到了哪里,此时应该是正等着多尔暴走然后找到封久剑。

    可以说,只要他们两个谁先暴露在多尔的面前谁就输了,后者才不管事实真相是什么,只会将第一眼看到的人当成扰它的敌人,进行疯狂的报复。

    但是现在它这么一停,那风过无痕的计划就可以说是告吹了。

    倒是风久显得很是轻松,她在观察多尔,对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停了破坏,看样子可能是有所忌惮,可是能让四阶妖兽都害怕的东西会是什么?

    这风穴古堡恐怕还不止是一级任务地图那么简单……

    看了一会,风久离开窗户走向了旁边的阶梯。

    古堡就如远古城堡的模样,走廊狭长,两排是一扇扇的门扉,墙壁上则挂着各种色彩斑斓的壁画,只是因为时间的侵袭,一切都变得模糊。

    走在其中,似乎还能听见幽远的回声。

    风久就这么去了地下室。

    她的角度看不见,但观众们的视野却是清晰的,可以明明白白的看到风过无痕的踪迹,而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封久剑此时正在对着掠夺者一点点的靠近。

    原本喧嚣的众人都忍不住放轻了声音。

    风过无痕窝在屋顶的一处凹槽里,将自己掩藏的非常好,别人在外看不见他的身影,他却能随时保持着偷袭的状态,只要封久剑出现在他的视线范围内就将落入他的陷阱。

    “大大别过去啊!”甜甜球急的不行,恨不得直接上去拽着封久剑跑,或者将掠夺者藏身的地方指给她看。

    而其他玩家多数都是不关注结果的,他们只在乎比赛精不精彩。

    “封久剑要完_蛋啊。”

    “还是太嫩,风过无痕明显就是早有准备,他还不如老实的待在一层的走廊里,起码不会被人偷袭。”

    “都说封久剑厉害,我看也不怎么样嘛。”

    “搞不好以前都是夸大其词,见过了才知道真水平怎么样,现在看来可能真是个菜狗。”

    甜甜球听着别人这么肆无忌惮的埋汰封久剑,顿时怒了,转头瞪向身后:“你才是菜狗!你们全是菜狗!”

    流苏正要说什么,场内的风久却已经走到了风过无痕埋伏的点,只是后者手中的弯刀还没出手,一把利剑就先一步的出现在了他眼前!

    众人甚至都没能看清什么,风过无痕就蓦地僵在了原地,随之响起的是熟悉的系统提示音。

    “我去什么鬼?”

    “怎么个情况?封久剑怎么就胜利了?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众人都一脸懵逼,然后不知道谁喊了声“去看回放”,玩家们才迷迷糊糊的去翻保存的录像。

    将最后的镜头放慢数倍,众人这才看清当时的情况,就在风过无痕准备发起偷袭的时候,封久剑以比他更快的速度出了手,像是早料到掠夺者躲在那里一样,长剑以最小的弧度在空中转动,随即直直的刺入了风过无痕的驾驶舱!

    动作干脆利落的就像是一场表演。

    结果玩家们看完后更傻眼了。

    这真不是他们看不懂,因为在慢镜头下,封久剑的动作的确很平白无奇,可有她对比的风过无痕就显得很奇怪了,如同被人卡了倒带,动作慢腾腾的挪动,弯刀不过才前进了一寸而已!

    过了好一会才有人惊呼道:“好快!”

    因为封久剑的速度太快,才显得风过无痕的偷袭那么不堪一击,甚至是有些可笑的,因为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出手的余地。

    那被刻意引来的蛇王多尔更是成为了最显眼的背景板。

    “我没看清。”在观众席的一个角落里,斩方蹙着眉道:“如果换成是我,并不能比风过无痕做的更好。”

    “这倒也不是假话。”狼人图在他旁边笑道:“我早说过风过无痕跟他就不是一个级别的,这人能拿到那么多纪录就不会是泛泛之辈,你老盯着他可没用,打不过的。”

    他这话说的太直白,斩方有点不服气,但也知道自己也就跟风过无痕差不多,连封久剑出手的招式都看不清,那肯定也不是他的对手,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那会长呢?你可是在万古所有军校生中也拔尖的,对付一个封久剑还不容易。”

    “那你可就错了,我还没有那么厉害,而且……”狼人图摸了摸下巴道:“谁能说封久剑就不是哪个军校的怪物了?”

    斩方听到这话脸色忍不住一变,立即将自己那些熟悉的名字往封久剑身上套,却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哪个像。

    而在另一边,一行几人也凑在一起说话。

    “这个封久剑有两下子啊,速度很不错,战斗意识也很强,不枉我们千里迢迢来观战一场。”空行者道:“能达到我一半水平了。”

    “你不吹能死?”雪花飘飘忍不住翻了他一个白眼:“封久剑最后的反应确实可以,但她之前那么久都闲逛很可疑啊,以两者的差距来说,他在一开始应该就能结束比赛的,何必拖那么久?”

    “为了让比赛更有看头?”

    “得了吧,就像是决战之前的无脑输出,只会白瞎了一场精彩的视频。”

    “不是有封久剑视角吗?拿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我记得好像是天哥观战的封久剑视角,天哥?”

    众人都看向坐在前方的一线天,后者却始终不动如山,听到他们催促了一声才沉默的将录制的视频发过去。

    雪花飘飘看的时候还忍不住问:“天哥你看出什么来没有……哎呦,封久剑看不见风过无痕?!”

    他正说着就突然小叫了一声。

    因为他们发现在风过无痕跳出古堡窗户后,封久剑就失去了对方的踪迹,这情况他们再清楚不过,无非就是探测器被屏蔽了。

    这一点没什么奇怪,但问题是最后封久剑反击那一下绝对是提早知道了掠夺者的位置,否则不可能攻击的那么准。

    众人对视一眼,然后都不由的有了点兴趣,情况似乎比他们想象中的复杂一点。

    之后的场景没什么可说的,蛇王被惊醒破坏古堡,这一段时间内,封久剑的表现都很冷静,总能在最恰当的时候做出最合适的反应,唯一值得注意点是都无法锁定风过无痕的位置。

    视频的总时长其实不多,而很快,事情就出现了转机。

    就在封久剑站在走廊窗口观察多尔的时候,探测器就像是失灵后又突然恢复了正常,随之就找到了掠夺者的身影。

    再之后的过程就很简单了,风过无痕不知道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所以在封久剑有意反击的时候根本毫无还手之力,轻易都就被斩杀掉了。

    也许别人看到这一点只当是风过无痕大意,没有注意到屏蔽器被关闭了。

    但他们可不会这么认为。

    “差点就忘了,封久剑是个机甲制造师!”空行者挑眉道。

    “所以她是在比赛途中修改了自己的探测器,从而找到了风过无痕?”雪花飘飘的语气有些怀疑:“要是场上的是阿穆那我不怀疑,可封久剑的话……”

    他看向旁边没怎么说过话的木偶家道:“你怎么看?”剑神在星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大千劫主〕〔顾轻舟司行霈〕〔重生八零:媳妇有〕〔千亿盛宠:闪婚老〕〔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回流大时代〕〔复仇的单细胞〕〔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最强医仙混都市〕〔超级鉴宝师(风乱刀〕〔凌天至尊〕〔君临星空〕〔我的邻家空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