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的替嫁新娘〕〔北宋大表哥〕〔洪荒之逆天妖帝〕〔我的妹妹是猫妖〕〔我在末日旅游〕〔宇宙霸业〕〔一世拂尘〕〔超现实次元帝国〕〔魔法与科学的最终〕〔重生军嫂逆袭记〕〔未来世界做主神〕〔重生之贪官之子〕〔我就是大牌〕〔俗世地仙〕〔招魂所〕〔末日有战车〕〔荆楚帝国〕〔机械杀戮主宰〕〔最爱陌生人儿〕〔瑶光女仙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在星际 第二十八章 要不要干?
    ,

    “那个便宜的区域长真来了啊,他干嘛这么想不开?”

    “我靠,老子在这蹲了两年都没能见到那贵族佬的影子,可算是被我逮到了!”

    “怎么样,要不要干?”

    一排脑袋凑在一起面面相觑,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圆脸青年咬了咬牙,最后发狠道:“干!为什么不干,我可不想一辈子待在这里!”

    结果他说完漂亮话,却根本没人附和,众人都愣愣的看着他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静默了片刻,才又有人慢悠悠的道:“那小远你……加油?”

    常远被气的差点翻白眼:“你们怎么这么怂!”

    提到这个,大家就一阵垂头丧气。

    “没办法啊,我们又没有武器。”

    “那可是西区域长,身边不一定有多少人保护呢,就咱们几个能干什么?”

    “那些贵族可都是小心眼,尤其记仇,根本招惹不起。”

    常远郁闷极了,不想再听他们胡说八道,转头看到刚刚起床的身影,叫道:“小阳……”

    “消停点吧,你的口粮还在人家手里攥着呢,折腾什么。”黑发少年抬手打断他的话:“而且就算要动手,七楼的那些祖宗也比你们积极,看着就成。”

    常远还是有些不甘心,但面对众人怂唧唧的模样,只能没好气的踢了床柱一脚:“那现在呢,我们还下去集合么?”

    狱所外,自管家按响了警铃后,风久就在一旁等着,可等了半天也没见小楼里出来一个人影,好似方才的响动都是错觉。

    风爹不知道什么时候拿了个棒棒糖含着,见风久看过来,于是开口道:“小花也想要?”

    风久对糖什么的没兴趣,正要拒绝,就听风爹接道:“可惜不能给你,小东西要少吃糖。”

    风久:“……”

    又过了一会,还是没有人出来,风爹耐心告竭的起身,一口咬碎嘴里的硬糖:“看来他们没有荣幸见到我们小花了。”

    然后不由分说的抱起风久就走。

    风久不是第一次见到风爹如此强横的态度了,也没反抗,任由这场心血来潮的探视结束。

    而在小楼中还憋着口气想给区域长大人下马威的众人,左等右等不见任何动静,全都一脸迷惑,直到常远出去跑了一圈,回来咬牙切齿的道:“踏马的,人早跑了,还等个屁啊!”

    “……靠,耍我们啊。”

    风久回来的时候,正值小童临发现她不见了,满院子的找人,一看见她就着急的扑了过来。

    “弟弟!”

    小娃娃只能够到风爹的腿,仰头满脸委屈的看着风久。

    风桐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才将人放了下来,就被对方一把抱住了。

    风久瞟了眼缠在自己身上的小童临,伸手将人推开了,随即就听到身后来自风爹的一声轻笑。

    这两日-不同于庄园内的平静,主城区倒是发生了一件大事。

    城主家据说是由建筑大师指点的古建筑被炸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风久正在吃饭,童夫人在说起来时表情平静,好似他们与主城城主家并不相识。

    风久瞟了眼手腕上的终端,她虽然出不了门,但每天都会搜索一下新闻里的重要消息,可却并没有看到这一条。

    想必这类关于贵族的重大事件并不是谁都可以知道的。

    风久跟风爹都一副兴致缺缺的模样,小童临却看起来很感兴趣的样子:“城主府?”

    比起风久还曾出过一次门,小娃娃则是始终都活在庄园内,也许在来之前的确见识过更多的东西,可他那时候太小,怕是都没有印象了。

    童夫人就点开城主府的图片给他看,小童临当即惊呼一声:“好漂亮!”

    毕竟是花大价钱建造的,主城城主府确有可看之处,否则戴成也不会因此而得意。

    “漂亮也没用。”风爹道:“还不是被炸了。”

    至于被炸成了什么模样就不得而知了,戴成将消息封锁的很好,也就童夫人还能从中听到一点音信。

    不过如此一来,主城恐怕就不会消停了。

    童夫人瞄了风爹好几眼,最后还是问道:“是你做的吗?”

    “这事还需要我动手?”风爹道。

    “是这样说没错。”真要论处境,戴成可能还没他们自在呢,但童夫人还是觉得时机不太好:“就怕戴成不这么想。”

    他们前脚才与城主大人起了龌蹉,后脚城主府就被炸了,任谁第一时间都会想到风爹身上,不管是否有人怀疑他的能力。

    那背后出手之人与风家恐也并不友善。

    有些事可以猜想,却也显得有些触不可及,他们没办法左右什么。

    风久沉默着吃完饭,坐在露台看着小童临睡午觉。

    她体内的灵力任怎么努力,增长的速度都有点羞于见人,就算能闭关个十载八载也不会进步多少。

    而比起她修炼的进度,面临的困难更可能先一步到来。

    她不喜欢坐以待毙,更不喜欢被动防守,作为剑修,他们本身就是出鞘后最锋利的剑刃!

    更何况,她不可能真的一辈子都躲在庄园里。

    从七七八八的保姆仓内下来,摆手示意它不用跟过来,风久只带着管家再次出现在了狱所之前,不过这次没有风爹跟着。

    所以在狱所内的众人刚消化了被贵族佬耍的愤怒后,再一次听到警铃喧嚣,哪里还能镇定的窝在房间里。

    “我倒是要看看我们的区域长大人要整什么幺蛾子!”

    常远领着同一楼层的狱友直奔楼梯间,生怕下去的晚一点又让人跑了。

    但他们还没到地,就看到从梯阶上走下来一行人,身形不一,但无一例外都满身凶煞,只看模样就知道不好惹。

    “是七楼的那些家伙。”常远小声嘀咕:“真晦气。”

    虽然狱所里的人不多,但也不是完全和-谐的,更何况早就存在于这里的一些老犯,那都是土生土长的支罗甘人,血液里就流淌着逞凶斗狠的因子,没一个是好相与的主。

    众人正想着避一避,不想对方没打算息事,走在后面的一个壮汉扫过来一眼,看到黑发少年,顿时咬牙恨声道:“楚千阳!”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大千劫主〕〔重生八零:媳妇有〕〔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复仇的单细胞〕〔千亿盛宠:闪婚老〕〔回流大时代〕〔不灭剑主〕〔第一强者〕〔无限升级之最强武〕〔最强医仙混都市〕〔我的邻家空姐〕〔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品道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