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里江山不如君〕〔万界登陆〕〔名侦探柯南之移动〕〔军阀盛宠:少帅,〕〔官程〕〔盗天墓之昆仑秘境〕〔丹师剑宗〕〔毒医杀手妃〕〔女神的超凡高手〕〔女王留步〕〔细胞修神〕〔阴冥之旅〕〔玄医归来〕〔重生九零小军嫂〕〔重生之我本枭雄〕〔无敌修仙学生〕〔大明第一祸害〕〔九域剑帝〕〔地中海霸主之路〕〔我的疯狂美女老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剑神在星际 第四百五四章 你玩过神迹
    ,精彩小说免费!

    这里到底是云城主的地盘,宴会又容不得大错,那被带走的黑衣青年有一句话说的没错,大人物所在的会场被防备的固若金汤,能进来的侍者都是千挑万选,不排除还有各家的眼线在,但已经降到了最低。

    而如那种伪装不成功的,趁机反将一军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但风久其实并不是为这事来的,就戴成那点子算计,云城主应对的不要再轻松,哪里需要别人插_手,她只要在旁边看戏就行了。

    之所以过来也是因为察觉到了一点一样的气息。

    虽说她如今的修为不高,可修仙之人对一些东西的感应总会特别灵敏,何况她的神念还是很强大的。

    而就在之前,她感受到了一股灵力波动!

    虽然很小,但确确实实出现过,是属于修真者才能支配的气息!

    这对风久来说是大事,她没在这个世界见到任何修真之人,却也不会因此就笃定没有,否则云城主手里都木珠就解释不通。

    但如果真有修真者,不管实力高低,她的感应都不该是如此模糊,除非对方身上有掩藏气息的重宝。

    只是那股子灵力波动一晃即逝,想要细查却是半点痕迹都无。

    风久唯有来到异常的地方看看有没有遗留的讯息,不过很可惜,半点痕迹都无,倒是顺道看了场好戏。

    说不上遗憾不遗憾,修真世界的东西对风久来说确实很特殊,但她也并不对此执着,有或没有都无甚关心。

    只是若是出现了不好把控的玩意儿,总还要格外注意些的。

    风爹如今看起来逍遥自在,可他的身份太敏_感了,一旦暴露,将要面临的就是刀山火海,只凭他与童将军的关系,洛尔蒂斯家就不会罢手。

    明着的力量可以针对,最怕的就是藏在暗处的东西。

    风久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不够,若是如今发事,她想一己之力对抗整个万古是没可能的事,顶多带着风爹跑去无人的地界生存。

    但这不是风爹想要的。

    还有童夫人跟童临。

    他们都恨透了那个一手遮天的家族,只是因为如今实力时机都不对,所以只能以最平静的方式等待,等到有一天能与之对抗。

    而在此之前,他们则需要属于自己的根基跟力量。

    外人都觉支罗甘混乱不堪,民众更是已经低微到了骨子里,是一堆扶不起的乱泥,就是万古有野心有能力的诸多势力也懒得收拢。

    可殊不知不是他们不愿,而是做不到。

    就西区十二城的城主,哪个不是难啃的主,饶是戴成这个半吊子也没真那么不堪,想要短时间就将人解决掉可不容易。

    洛尔蒂斯家也不是不惦记的,只是以前因为各种原因没伸手,如今有了精力,戴成跟奥多就相继被派了来,也是准备下记猛药了。

    但他们也觉得西区很好呢,怎么能随随便便让出去……

    洛小少爷见风久半响不说话,手腕一翻再一伸,顿时一道利芒就对着她刺了过去!

    这一招不减凌厉,风久不能装作看不见,抬手格挡。

    但少年却不罢休,见她挡住了就更来劲,匕首被耍成了花,还招招往致命的脉门比划。

    洛星河开始是因为不高兴,他都没嫌弃这小子身份低,跟着他乱跑了一通,可风久却不仅对他不热情,还待理不理的,这小少爷就不乐意了。

    他本来也就是准备吓唬吓唬风久,好让他以后能听话点,别每次一照面,都让他有种无处下手的感觉,忒的不爽。

    然而见到风久居然能应下他的招式,就多少有些讶异了,讶异过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交手的兴致。

    只是风久并没有要跟他打的意思,躲了两下看少年不收手,就干脆的控住了对方的手腕。

    洛小少爷挣了一下没挣开,表情顿时一变,视线猛地对向风久,眸子里像是窜起了一把火,语气也变得非常不好:“你骗我!”

    少年的声音里带着愤怒,被扣住的胳膊更是绷紧了力道,只要风久敢松手,丝毫不用怀疑对方会直接把匕首甩过来。

    深知对方性子难缠,风久也没有刻意不理他,只是回答一如既往的简短:“没有。”

    “怎么没有!”洛小少爷却已经是出奇的愤怒了:“就你这样怎么可能是个什么都不会的小公子,我看身手比我都厉害呢!”

    是不是也都是外人说的,风久看着少年发疯,挺想丢下人不理的。

    下一瞬洛小少爷的眼眸就危险的眯起,语气似试探又似确定的道:“你玩过神迹。”

    两人对视,洛星河死死盯着风久的眼睛,人的情绪掩饰是再好,眼睛也是最容易暴露内心的地方,他以为风久听了这话后会讶异会心虚更甚是慌张。

    可是没有,风久就像是在听一件与己无关的事,眼中半点波澜没有。

    说起来一个游戏,被发现玩不玩都无关痛痒。

    可区域长家的公子不一样,对外柔弱实则强悍,被拆穿了就是个很了不得的大事,只背后盯着他们的那些双眼睛就要有想法了。

    洛小少爷表情诡异的看了风久好一会,才又道:“你最近日_子都没有登陆游戏吧?”

    来之前的事少年不确定,那时候他管什么区域长不区域长,都是跟他没关系的人,可他有注意风久这几天的动向,并没有进入过游戏区,也没有要过游戏舱,基本上是没有登陆的可能。

    一想他就觉得不对劲了,怎么那么巧合,名字气质都那么相像,更是一见面就给他似曾相识的讨厌感觉,果然还是不正常!

    不承认也没关系,反正有办法验证。

    神迹都是实人认证的,每个人在里面只能建立唯一的马甲,除非你换个身体,否则就不可能造假,所以只要拉着人进游戏舱登陆一下就能知道答案了。

    如果是个新手,那顶多是建一个号,可若是老马甲,是谁叫什么都将无从遮掩。

    洛小少爷一旦认定什么事,那就轻易更改不得,非得做过了才行。

    这下也不去挣脱,还反手扣住了风久手腕,生怕她直接跑了,拉着人就要去找游戏舱。

    杨平跟在后面,不太清楚他家少爷在执着什么,他是知道小少爷最近很迷神迹那款游戏,还拉了一帮子属下进去搞事,但因为他职责所在,并没有跟着一起疯,所以相关的事情只能听人汇报。

    他记得好像是说神迹里有许多大神玩家,身手格外出色,连他家少爷都吃了瘪,憋着劲要报复回去,可每次都没能成功。

    当时听着他还觉得有意思,尤其是看着小少爷见天炸毛,想搞人又搞不过的样子就想笑,觉得这游戏似乎真有几分道道。

    尤其是来之前,好像是游戏里发布了一个什么任务,有两个特别厉害的人物狠狠的将玩家们震撼的一把,很是疯狂了一阵。

    因为他没有亲身见证,所以只觉得游戏里的东西多有不实,可若他家少爷格外在意,甚至出来后整个人都恍惚了两天,他就不能不重视了。

    得亏得神迹太火,他想要找视频也不费劲,尤其那场任务整个过程都有纪录,让他看了个完全。

    不得不说,他当时也吓了一跳,怔愣了好一会。

    作为被老城主倚重,专门放在小少爷身边负责安全的护卫长,杨平实力绝对不差,甚至他本身就是名机甲师,只是平时会需要驾驶机甲的时候不多,但他对此的训练却从来都没有落下。

    因此,他能清楚的看出来一个人表现出来的是真本事还是花架子。

    只能说,游戏里并不都是闲人,也是有真本事的人在的。

    就神迹排行榜上有名的人,他看得出都是机甲好手,即使有人表现还有些生涩,但若这些人都很年轻,那假以时日,想要超过他并不难。

    而且说句实话,其中种种手段,种种能力,就是他也做不到。

    不说机甲制造师们的比拼,仅驾驶空间站与虫族周旋的所有布置安排,都让人叹为观止。

    想到最后游戏闭幕时的场景,杨平不得不承认,这些个玩家很强,非常强!

    最算现实中不一定是机甲师,光那份眼界以及胆识魄力,也不会是个简单的角色。

    他家少爷会因此受到震撼实属正常。

    支罗甘……到底是有些不够。

    饶是星河城的小祖宗起点资源已经非常高,可还是难以跟其他区域的相比。

    但不说游戏里的事,他家少年现在是做什么?

    杨平偷偷打量着风久,这小孩虽然刚才露的两手不错,可也就是一般水平,怎么就跟神迹扯到一起去了?

    不过他轻易不会反对自己少爷,左右不是什么大事,也就不阻拦,由着他们折腾。

    风久也没推拒,任少年风风火火拉着她走,只是到最后还是没有顺利的登陆游戏舱。

    格斗场的游戏结束,正是客人们聚在一起交流感情的好时机,可就在这个关口,玉佼州的樊城主突然跳出来跟奥多说,他要出去剿杀星盗!

    当时众人的那个表情啊,尤其是戴成,面皮都跟着抽搐。

    这事可就难办了。

    按理来说奥多的欢迎宴会,半途走掉实在不好,但樊城主不在乎,还直接过来跟奥多打了招呼,那后者答应或不答应似乎都不对。

    答应吧,所有人都跟着效仿,那他这立威的派头还要不要做了?

    可不答应吧,樊城主对星盗的执着大家都是清楚的,你敢说说个“不”字,他就敢当众跟你翻脸,别管你是谁。

    而且这个时候闹僵了对奥多可没有什么好处,顶多最后不欢而散,他搞不好还会成为一个笑话。

    但说实在的,他也不想放人走。

    所以会场里的气氛就免不了有几分诡异。

    洛小少爷拉风久找游戏区正找到这里,结果一进门见着的就是有些过于平静的场面,傻子都能意识到不对劲。

    他本不想理会,但老城主却看见他了,招手叫他。

    这就没办法了,如果说还有什么人的要求是洛小魔王拒绝不了也不想拒绝的,那大概就是他祖爷爷了。

    于是,风久就随着洛星河到了星河城老城主面前。

    昨天晚宴她已经见过对方,只是当时就打了个照面,并没有过多接触。

    其实说起来,洛老城主长的并不慈祥,反而面相有几分阴狠,是惯会让小辈发憷的那类长者,见着了也是能躲就躲。

    洛小少爷对他祖爷爷没什么误解,也想到了这点,所以过来之前还特意小声的跟风久道:“我祖爷爷脾气其实挺好的,你不用怕。”

    这话全当安慰,只是说的有那么点心虚。

    老城主见到风久没有意外,想必早有人将少年的消息告知给他。

    只是除了面对洛星河,对其余人,他都是吝啬笑的,即使对方只是个孩子。

    “风家小子,我们昨日_照过面,老朽记得。”

    老城主这就算是打招呼了,由不得他记不住,要知道当时他的宝贝曾孙可是一见着人就追过去了。

    洛小少爷却立时就来了兴致,还把风久往他祖爷爷面前推了推,可说的话就很欠揍了:“长这样记不住也难。”

    老城主转向他,眼眸温和下来,却又似有些无奈:“星河,这样很没礼貌。”

    小祖宗扫了风久一眼,不以为意,他还生着气呢,不追究就不错了。

    老城主只能又对风久道:“星河被老朽惯坏了,风家小子可不要当真,他就是嘴硬。”

    风久:“无碍。”

    闻言,洛小少爷看向他祖爷爷,却有些奇怪,他平时也是这样,对方可不会如此跟人解释,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为什么觉得他祖爷爷对风久的态度有些不太对劲呢。

    不过他没觉得不高兴也就不深究,他还有要忙着去做的事呢,就想走人,可是被老城主拦下了。

    “怎么了?”洛小少爷心里存着事,可懒得去管宴会里的弯弯绕绕:“玉佼州城主要去灭星盗么,哪里的星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君少心头宝,夫人〕〔鬼王传人〕〔最强医仙混都市〕〔重生之夜少独宠娇〕〔妖娆炼丹师〕〔洪荒之圣道煌煌〕〔华夏战狼项少龙〕〔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天骄战纪〕〔凌天至尊〕〔千亿盛宠:闪婚老〕〔修行在万界星空〕〔第一强者〕〔不灭剑主〕〔顾轻舟司行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