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国制造〕〔锦世天凤神医〕〔郡主今日仍然在作〕〔无名战神〕〔身边的人全穿越〕〔天陆传说〕〔天阕宫〕〔无尽海图〕〔我的系统无所不能〕〔最强坏人系统〕〔王牌冒险〕〔寻宝全世界〕〔无敌神婿〕〔动力之王〕〔我的光影年代〕〔坠入爱河的男人〕〔天国情缘劫〕〔我真没想重生啊〕〔超级女婿〕〔我是万界送货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对一番 第一百零六章 NHK的访谈节目
    “千原老师,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

    菅野信一进办公室的门就深深鞠躬,然后就保持这姿态不动了,心里应该明白这时候自身过去的丑闻爆出来对电视剧的影响有多大,而千原凛人赶紧绕过了桌子把他扶起来,引到沙发那里坐下了,笑道:“称不上麻烦,这件事是针对的谁还不好说。”

    他这话也不是完全在客套,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又所谓枪打出头鸟,再所谓出头的橼子先烂,他很怀疑是东京放送teb里某些人在偷施暗箭,甚至是樱岛、朝月、富士山等大电视台都有可能,针对的是收视率猛然火爆的《半泽直树》,算是一种卑鄙的竞争手段,菅野信只是被拿来当成了突破口而已。

    而且这件事也确实称不上麻烦,他上学时就有一门课叫做《节目制作的宣传型公共公系》,里面就是在教利用各种宣传途径、宣传方式提高作品的知名度,形成有利于己方的社会舆论,其中就包括危机公关——化危机为机遇,反向炒作!

    这种事在这个圈子里真的很平常,平常到二十一世纪都被总结成一门大学课程了,所以没什么了不起的。

    他们两个人在沙发上坐好了,菅原信道完了歉并没有哀声叹气,表情还是相当沉稳,只是再次低了低头,而千原凛人给他倒了茶,笑道:“当然,虽然不是麻烦,但咱们还是需要尽快解决这件事了,越快越好,不能坐视舆论进一步发酵,希望菅野桑能够配合。”

    “是,我明白,千原老师。”菅野信自然不会有异议,诚恳道:“哪怕是公开道歉都可以。”

    “你认为你过去做错了?”

    “没有,我不后悔当时打了人。”

    “那你还愿意公开道歉?”

    “我不能让这样一部现象级的电视剧因为我而毁掉。”管野信坦然笑道:“这是很多人努力的成果,我没有那个资格。”

    千原凛人笑了笑,觉得这家伙确实有点担当,颇有男性魅力,以后得防着点,别让身边的女性经常见他,然后马上递给了他一份文件:“不需要做到那种地步,咱们按这个来就好。”

    菅野信马上低头看了起来,片刻后迟疑道:“参加nhk的访谈节目?”

    千原凛人笑道:“没错,最好小森女士也一起去。”

    这件陈年旧事被翻出来了,当然是很不利的,但菅野信打人了归打人了,他又不是本性凶残喜欢滥用暴力才打得人,而是事出有因,也因此付出了接近七年的雪藏代价,那这些必须好好告诉民众,将暴力不良艺人的形象扭转为浪子回头金不换,知耻而后勇——只要民众接受了这个形象,那舆论风波自然就随之会平息了,甚至还能因此得到点好处,让《半泽直树》这剧知名度更高了。

    至于参加的是nhk的访谈节目,这个纯属巧合,本来千原凛人安排的是关东联合电视台的几档访谈节目,但因为《半泽直树》引起了一定的社会反响,想采访采访他,了解一下创作《半泽直树》背后的故事,所以他灵机一动,和那边沟通了一下,准备把菅野信也捎上了。

    nhk的性质和商业电视台是不同的,它对谁家的电视剧拿一位并不太在乎,更在乎的是民众的知情权以及社会热点新闻——大多数时候它都半死不活,就社会上出大事了或是大选季到了,它猛然就精神了。

    nhk做为全体国民养着的中立发声机构,公信力自然比关东联合电视台这热爱卖不粘锅的强太多了,千原凛人认为通过这里发声更好,而且这节目是录播,有台本的,而有台本就可以商量,争取双赢,哪怕对方真拍时不按台本来,搞突然偷袭故意刁难,那大不了甩手就走呗,不会有什么损失。

    千原凛人给菅野信简单解释了一下,菅野信默默点头,没什么意见,感觉顺便解除一下女友的心病也好——小森比奈子一直认为男朋友事业不顺都怪她,经常为那件事内疚不已。

    他继续往下看,发现后面还有一连串的访谈节目,甚至里面还夹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忍不住问道:“也要让比奈子去参加《人间观察》吗?”

    千原凛人很无良的笑了笑,“加深一下你们的感情也不错。”

    就和要带上小森比奈子去参加nhk的访谈节目一样,他觉得这件事解决的关键点其实不在他身上,也不在菅野信身上,而在小森比奈子身上——她才是菅野信一时糊涂,在公共场合当众伤人的合理原因,只要她表现够好,舆论立马就能扭转,民众就会转而同情菅野信被雪藏了六七年,以前那点屁事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所以,她不但要去nhk当众说明事实,还要参加几乎所有的节目,多和菅野信秀恩爱,顺便也给《人间观察》增加一点收视率——《半泽直树》才是亲儿子,但也不能不管《人间观察》,也让它蹭蹭热度,算是一举两得。

    计划的后面还有很多内容,包括点明了当年负责这个治安安件的治安所,那里有案件留档,以供当成洗白佐证,想来那个偷施暗箭的家伙该没那么大能量,连警察过去的案件记录也能修改。

    总之,在计划妥当后,菅野信很快把哭肿了眼的小森比奈子叫了来,而小森比奈子对能帮助菅野信根本没二话,连声应是,看那表情要是能帮男朋友解了这一难,让她当众在nhk上吊都不成问题。

    菅野信很温柔的安慰着她,让在帮他们设计台词的千原凛人微感不适,同时也有点羡慕——他也好想要这么一个女朋友,相濡以沫,不离不弃,就是不知道将来有一天自己要是不小心倒了大霉,白马宁子会不会一个样儿。

    应该会吧,她看起来就性格很好,可比小森比奈子强多了。

    …………

    等一切商量好后,他们马上行动了起来,争取趁这股舆论风潮还没有扩大化,尽早的扑灭掉它,完成危机公关,把坏事变成好事,而千原凛人一边忙着,一边还在想这是谁干的好事!

    他不觉得这是个巧合,虽然不能排除是那家小报为了搏眼球自发搞出了这种事,但总觉得里面肯定有人指使,第一怀疑的是东京放送teb,第二个怀疑的是樱岛电视台,因为《半泽直树》是抢了它的榜首位,甚至他把石井次郎和他姐姐也算进去了,可惜现在他还没那么大能量去追查这种事,也就只能保持怀疑状态,以便日后观察观察——只要是发现了真有人在搞鬼,他是一定会想办法报复的,他是“人善才会被人欺,马善才会被人骑”的坚定信奉者,对捍卫自己以及小团体利益十分热衷,绝对不肯吃哑巴亏。

    你这次被人欺负了没还手,那从人性最恶劣的角度来考虑,搞不好下次来找麻烦的人就变成十个了——欺负你又没成本,不欺白不欺,图个乐子也好。

    报复,从来都是必要的,哪怕时机不合适,只能选择忍一时之辱,但早晚一天也是必须要报复的!

    当然,报复归报复,生气犯不着,一般无能才会狂怒,那能轻松解决确实不用生气,就是严重耽误了拍摄进度这一点,实在让人心里不痛快!

    当天下午他们就赶去了nhk,和那个知名的社会热点访谈节目的制作人好好沟通了一下,设计好了节目流程和对话问题,而这个节目的制作人也对这两件事都有兴趣,在验证了一些证据后认为情况基本属实,直接表现出了一定的程度的配合,算是和千原凛人结个善缘,让千原凛人欠了他一个人情。

    然后第二天就进行了拍摄,千原凛人很是小心谨慎,不但提前设计好了台词,拍完了还过了一遍录制的素材,反复脑补了一会儿,觉得凭着素材不太可能剪出有害的成品,这才好好感谢了一下nhk的这位新闻热点访点节目制作人——nhk也仅就是对这新闻感兴趣了,确实也没想干坏事,只是他自己在多疑。

    原本曰本就他们一家电视台时,他们做娱乐节目就马马虎虎,后来四大商业电视台崛起之后它也无所谓,很干脆的就把这一块拱手让人了,就专心搞新闻,对翻政客垃圾桶都比拍电视剧热心,所以他们对关东联合电视台也没什么太大的恶感,只能算是电视娱乐节目制作那一块和四大商业电视台有一定默契,新闻版块则根本不鸟四大。

    全国放送协会nhk内部本身就很复杂,人事争斗也很激烈,各有立场不奇怪。

    随后,千原凛人又带着菅野信和小森比奈子回关东联合电视台去参加各种访谈节目,顺便也把《人间观察》也拍了,确保在第五集放送前能进行一波密集舆论轰炸,千万别影响到第五集的收视率冲高。

    在整整忙了两天后,他们自家的节目还没制作完呢,nhk的新闻热点访谈节目先出来了——新闻节目制作通常较快,而且nhk也有钱,也喜欢浪费钱,从来不惜工本的。

    菅野信危机公关的第一炮开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剧透诸天万界〕〔剑来〕〔烂柯棋缘〕〔第一序列〕〔仙王的日常生活〕〔网游之生死劫〕〔当医生开了外挂〕〔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剑来〕〔超神机械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