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超级银行系〕〔鹰眼怪探〕〔异世兵王之富甲天〕〔热血降临〕〔从退出娱乐圈开始〕〔重生六零:翻身做〕〔韩三千苏迎夏免费〕〔看书就能掉装备〕〔地球第一圣地〕〔龙王殿萧阳(萧阳〕〔超级小仙医(陈浩〕〔福妻高照〕〔神道狂尊〕〔尖碑漂流记〕〔画家为什么还混娱〕〔星纹通天〕〔奇迹的召唤师〕〔巅峰狂婿〕〔凰墟〕〔失婚九零年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对一番 第一百二十九章 很荣幸
    警视厅是东京都的治安机构,管辖范围为东京都全境,共有警察四万余名,文职人员六千余人,直升机十余架,警车九百多辆,摩托车一千多,自行车过万,四十多条狗以及十几匹马,可以说一声是个庞大的机构,但和千原凛人想像中不太一样。

    他跟着村上伊织到了千代田区的霞关二町目,抬眼就看到了警视厅大楼,倒不陌生,警视厅可是日剧中的常客,推理剧、犯罪剧中经常露脸,但进去后就感觉不同了,迎面就是一只卡通老鼠——警视厅的吉祥物pipo君。

    这种国家暴力机构大厅中摆只老鼠……

    这真的有点破坏画风,而随着千原凛人完成登记等一系列手续,越来越觉得奇怪,警视厅看起来不像个暴力机构,反而像一家正常的大企业,这里很少能看到有穿警察制服的人,更多都是西装革履,就像普通公司社畜一样的人走来走去,好像动作也不怎么快,个个悠闲得很。

    日剧中的刑事警察们,一定是创作组为了迎合观众的喜好,脑补捏造出来的吧……

    这是他第一次进入警视厅,表面不动声色,但微带好奇的四处打量。村上伊织对这些见怪不怪,她小学就来过了,警视厅有参观日,她当初做为品学兼优的好孩子被选中过,还进过警视总监的办公室呢!

    她直接带着千原凛人到了警视厅的九楼,然后进了一间大写字间,就和一般公司中的写字间一模一样,一个一个的小格子里面装着一个一个的人,不过小格子面积挺大,远胜一般公司的水准。

    村上伊织就站在格子间前轻声叫道:“打扰了,锅岛桑在吗?”

    格子间里冒出了一个头,是个三十多岁的削瘦男人,惊讶道:“你们这么快就到了,我刚准备下去等你们。”

    “路比较顺。”村上伊织笑着说了一句,也没拿这客套话当真,马上给他介绍道:“这位就是千原凛人老师。”

    格子间里又冒出了几个人头,打量了千原凛人一眼就缩回去了——只是好奇,毕竟千原凛人现在小有名声,但他们是追踪案件的新闻记者,和电视娱乐圈那边关系不大,也没有过来认识一下的想法。

    锅岛明自然认识自家电视台的红人,马上迎了出来,双方见礼,交换名片,然后带着他们往外走去,笑道:“咱们去咖啡厅坐,我已经替你们约好人了。”

    “哦,是位什么样的人?”千原凛人马上问道。

    他想找个非职业组的,也就是一线警察了解情况,可不想找个坐办公室的职业组官僚。

    和电视台会分制作人和普通工作人员一样,警察系统中按甲等公务员标准考入的是职业组,这些人是未来的警视厅官僚,很少接触实际业务,而按乙等及以下标准考入的非职业组,这些才是参与案件的骨干力量,也就是吏了。

    在曰本,身份上的差别就决定了地位上的高低,穷尽一生也难以改变,比如从来没有非职业组的警察坐到过警视总监的位子上,而千原凛人现在就很想取得身份上的突破——如果他是公认的“国民教师”,锅岛明就不会只是嘴上客套,但实际等着他们上门了,而是接到村上伊织电视的那一刻,就滚着下楼去等着。

    这里面的意味十分难言,只能说特殊国情民风。

    锅岛明日常就是和警察打交道的,自然知道千原凛人的意思,笑道:“是个一直升不了职的老家伙,不过现场经验很丰富,只要是警察能知道的事,他就能知道,放心好了。”

    千原凛人确实放心了,很快就被锅岛明带到了咖啡厅,就在警视厅大楼的十一楼——警察机构中夹有餐厅也就算了,还夹有咖啡厅,这真是太出乎意料了。

    等他们坐好后,锅岛明很豪爽的请了客,帮他们点了咖啡和蛋糕,反正他在这里是“记帐”的,又不用他掏钱,然后马上去柜台那儿打了个电话,叫上来一位四十多岁的便装警察。

    锅岛明守着千原、村上这两个同行瞧不起警察,但真见了面很亲热,帮双方做了介绍,然后他的任务就完成了,坐在一边笑眯眯喝咖啡,而这名警察叫做岛津隼斗,大热天穿着西装打着领带一丝不苟,脸上法令纹很深,眼神也有些阴鹫。

    他问清了千原凛人的来意后,颇有些疑惑:“你们要拍一部关于法医的电视剧?”

    他基本不看电视剧的,也不关注这方面的新闻,不认识千原凛人,也不明白法医能拍出什么花巧——一千个人里面也未必有一个人见过解剖的场面,拍出来能把观众吓尿了吧?

    “是的。”千原凛人微笑道:“所以想拜托岛津刑事说一说关于法医的事……您日常接触的多吗?”

    岛津隼斗微微沉吟了片刻,感觉这种事没什么好隐瞒的,直接摇头道:“接触不多,我在当县警时,全县只有一名法医,如果同一天需要做两次‘检视’,我们就需要带着遗体赶去邻县,县警们都管这个叫‘跨县检视’。”

    千原凛人又没听懂,有些事就是隔行如隔山。他掏出了小本子,客气问道:“您能详细说说吗?”

    “可以。”岛津隼斗喝了口咖啡,他不喜欢记者,但也不想得罪记者,在警察眼里,记者就是狗,这狗天天汪汪叫,但要上去打它,它就会咬人,咬人还没办打死它,所以只能哄着它,没事丢块骨头给它啃啃,让它少叫两声就可以了。

    他现在就当在扔骨头,很配合,马上就给千原凛人说起了详细情况。

    解剖大致分两种,一种是病理解剖,这个是医生才会关心的事,岛津隼斗了解不多;另一种就是法医解剖,而这种又再分成两种:司法解剖和行政解剖。

    如果能直接确定是他杀,又因为破案需要,不得不解剖的这种情况,是司法解剖,这种基本是强制性的,由像是“科学搜查研究所”、“搜查支援分析中心”这种警察内的部门负责,费用国家负担。

    如果看起来不是他杀,要不要解剖就得看家属有没有要求了,这种被称为行政解剖,由拥有法医资质的医生负责(不是所有医生解剖都有法律效应的,哪怕他能解剖),这种被称为“监察医”,挂牌的,方便死者家属去找人,但费用政府不管,要死者家属自行承担,很贵。

    不,是超级贵。

    至于“检视”这个词的意思是指,有时候凭警察的肉眼以及鉴识课勘察现场,很难判断死者到底是不是他杀,像又不太像,这时候根据曰本的刑事讼诉法,就得由警察和法医来共同判断要不要立案,要不要投入警力这种公共资源来追查,但法医太少,所以有时一天案件太多了,警察就得拉着遗体四处去找法医,也就有了那个名词——跨县检视。

    本县法医忙着呢,没办法,去隔壁县找找吧!

    千原凛人把这些都速记了下来,感觉两个世界果然非常像,这边的曰本也是一样的尿性,马上又问道:“您说的‘监察医’制度,推广得怎么样?申请为亲属尸检的人多吗?”

    岛津隼斗摇了摇头:“只在东京、阪神地区推广的好一点,越偏远的地方法医越少,最多警察本部养上那么一两个。”

    “法医的收入怎么样?”

    “新人三十万円左右,资深的四五十万円左右,比普通警员略高一些,还算不错。”

    千原凛人缓缓点头,但不认同“还算不错”这句话。

    曰本的医生是高收入群体,逼格高,也被称为“老师”,算是相亲市场上最受欢迎的品种之一,一般年收入都是千万円级别的,甚至听说过年收入过亿的“飞刀”医生,也不知道这刀是怎么飞的,但到了法医这里硬是少了起码一半,难怪学医的不想干法医。

    他又细细问了一些警察勘察现场的细节,以便回头编剧本时照猫画虎,而最后又问道:“那现在曰本大概有多少法医,津岛刑事能估出数吗?”

    “这个……”岛津隼斗想了一会儿,迟疑道:“估不出来,总之不多。”

    “那津岛刑事有相熟的‘监察医’吗?能不能帮我们介绍一下,我们想更详细了解一下。”

    “可以,在东京不难找,大部分国立、公立医科大学都有那么一两位的。”津岛隼人很痛快,这依旧不是机密信息,很快给了千原凛人一个地址,“你们可以直接过去,横尾教授很好说话,我一般都推荐家属去他那里——我会给他打电话的。”

    “谢谢,给你添麻烦了。”

    送走了津岛隼斗,千原、村上又感谢过了岛锅明的相助,然后就赶往了一家国立大学,报了名后等了一阵子,又见到了一个身上味道很怪的医生——横尾教授,他在这家大学负责法医系,教师就他一根独苗,助教一人,学生大猫小猫三五只。

    千原凛人马上说明了来意,而这位横尾教授嘴巴就大多了,没了警察那股子谨言慎行,直接道:“很少!”他去取了一本册子来,展示给他们两个人看,“这是我们法医学内部的通讯名录,你们自己看一下吧!”

    千原凛人马上接过来细数了数,发现才151个人……可能比他原来的世界要多,但也多不到哪里去。

    横尾教授还指着名录补充道:“里面有很多只是为了方便要研究经费才挂了这么个名头,实际要更少。”

    千原凛人抬头看了一眼,有点佩服他这么轻松就把同行卖了,但没在本子上记这句话,这种线人要保护好,不能坑的。

    他把名册还了回去,问道:“那您对‘非自然死亡’尸检太少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看法?”横尾教授就是个学者,说话毫无顾忌:“一方面因为传统,都讲求入土为安,不想让亲人遗体受到二次伤害——明明都要火化了,却不肯接受解剖,只能说非常愚昧的一种想法!”

    “另一方面呢?”

    横尾教授斜了他们一眼,道:“你们不是记者吧?是也无所谓,我认为国家在粉饰太平,整天说什么谋杀率全球最低,但实际上自杀有九成可能是他杀!”

    “九成?”

    “没错,在曰本这个国家,你只要杀了人伪装成自杀,那就有九成可能性逃脱法律的制裁,因为根本没人会寻根究底!”

    村上伊织听愣了,惊疑道:“您没有向上反应过这问题吗?”

    横尾教授直接问道:“向谁反应?”

    村上伊织沉吟了一会儿,无话可说了,现在曰本的社会问题数不胜数,不出大事政府就当睁眼瞎,而横尾教授看她不说话了,更不满了,嗤笑道:“我们这几个人一起叫,还不如你们这种明星搞三角恋吧?”

    千原凛人无语了片刻,说道:“我们不是明星。”

    “也差不多了,你们说要拍法医题材的电视剧,里面最好别安排女法医。在曰本,这一行没几个女人,你们要尊重这个行业的现实。”

    千原凛人也闭气了,没女演员,《非自然死亡》的收视率估计要去掉好几成,这电视剧完全追求现实根本不可能。

    这位横尾教授是挺好说话的,有问必答还有点大嘴巴,就是说话有点冲,但这无关紧要了,千原凛人老老实实又请教了一些法医学的知识点,然后请这位带着他们去解剖教室转了一圈,为搭建符合这时代的场景考察了一下,顺便看了一下实拍的教学录像……

    村上伊织看了个开头就离开了,而他这主创编剧不能走,硬着头皮看完了,感觉看了没什么用,电视剧绝对不能这么拍,得好好美化一下,给遗体穿上衣服,最少也得罩起来,或者……干脆就别有实际操作的镜头了。

    以后谁再敢说拍电视剧要照实了拍,他就上去给他一巴掌——我敢拍,有人敢看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

    很快,他们就结束了今天的考虑之旅,准备明天再按横尾教授的推荐去别的法医那儿转转,更全面了解一些法医解剖方面的细节问题。

    村上伊织开着车拉着千原凛人回去,脸色还没缓过来,她是精明女职场人不假,但开膛破腹不在她业务范围内,她生理上适应不了。

    她缓了半路才缓过来,轻声问道:“没想到实际情况是这样的,千原,你是怎么发现的?”

    这和看那干巴巴的企划不同了,她一想到自己将来有可能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很是毛骨悚然,而千原凛人无言以对,只能含糊道:“一位熟人提过一次,我就留心查了查。”

    村上伊织也没刨根问底,她关注点其实不在这儿,只是轻声但坚定地说道:“我们要拍好这部剧!”

    她觉得重新认识自己这位伙伴了,感觉他不单是野心勃勃,还有社会责任感,是一位合格的创作者,了不起!

    真的有点了不起,能和他当同伴,很荣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九星毒奶〕〔当医生开了外挂〕〔网游之生死劫〕〔伏天氏〕〔圣墟〕〔剑来〕〔修真聊天群〕〔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