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品毒妃:邪王宠〕〔我可以无限转化〕〔道之彼端〕〔回到原始社会做酋〕〔无极异界游〕〔残魄御天〕〔召唤之最强反派〕〔回档在2008〕〔无上道境〕〔老板请务必开除我〕〔心理医生与母亲〕〔开元功德簿〕〔我有一个诡秘世界〕〔兵王之王〕〔穿书有你很甜〕〔神秘山里汉:辣妻〕〔重生之军工霸主〕〔将军,你手下又被〕〔单身世子妃〕〔神棍仙妃上神哪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对一番 第一百五十四章 猪牛驴
    (先更后改,改完没这行字)

    千原凛人考虑了一会儿,感觉现在想这问题还太早,现在才二月中下旬,离冬季档结束还早着呢,不着急,可以慢慢想。

    他继续完成拍摄计划,并且在拍摄间隙叫了吉崎、宫胁两名执行导演开了个小会,略微调整了一下拍摄计划,然后就在下午快五点时,赶去电台参加节目——他说话一向算数,答应了村上伊织就会尽心去做。

    他要参加的这个节目是在下班时段,这是广播节目的黄金时间,千原凛人提前赶去,一路没堵车,非常顺利,而得到了通知的节目制作组很重视,派出了女主播、文案编辑和导播在电台门前恭迎他。

    原本不用这么郑重以待的,在播音室的走廊上等等就算是尽到欢迎义务了,但他们这帮人这么决定了后,想了一会儿觉得有点不安,感觉不能把千原凛人当成普通编剧那样看待,毕竟是内阁都公开感谢过的人,自己这些人坐着等他来好像不太对,似乎有点托大——曰本人很在乎身份高低,这关系到他们该怎么说话,万万不能弄错。

    最后,节目组的三名主要成员就提前下了楼,早早在电台门前等着,以示尊敬之意,而等千原凛人下了车,整齐鞠躬:“千原老师,您辛苦了。”

    千原凛人吓了一跳,连忙鞠躬还礼,“诸位也辛苦了。”顿了顿,他反应过来了,马上又客气道:“都是同事,诸位真是太客气了,能参加日经电台的节目是我的荣幸。”

    说同事没错,日经电台和关东联合电视台都是曰本经济新闻社旗下的关联企业,只是和四大商业台不同,四大商业台是管着电台,关东联合电视台和电台则是互相独立的,互为关联企业,但仍然能说一声是自己人——当初发现歌迷更关注电台而不是电视,为了推广《非自然死亡》的主题曲和插曲,借此拉升收视率,村上伊织很是骚扰了一阵子日经电台,而日经电台也没二话,尽了全力支援,尽过同盟义务。

    “该说是我们的荣幸才对。”主播牧野园子也直起身说话了,双手奉上了名片:“请千原老师以后多多指教。”

    千原凛人赶紧掏出名片回赠,笑道:“以后也请多关照。”

    他顺便仔细看了一眼牧野园子,主要是因为好奇——这位主播的声音非常好听,甜美动人,但一看之下有些令人失望,牧野园子就是个二十二三岁的普通白领,长相平平无奇,最多算是清秀,大概和坂泉泉水性质差不多。

    声音巨好听,十个男人听了有九个立马心升好感,但如果她们这种人不说话,那十个男人有九个没感觉。

    他看了一眼后,感觉牧野园子没选错职业,又和编导、文案编辑互换了名片,完成了日式见面流程,然后就跟着他们一路客套着去了播音室——这节目是直播的,还有观众会打电话进来参与节目。

    他们简单讨论了一下文案台本,由于不清楚观众会打进电话来问什么,只确定了一下哪方面不能提,别的准备随机应变,紧接着千原凛人就和牧野园子一起进了播音室。

    千原凛人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好奇的转头四处看了看,发现和录音室好像区别不大,双层的隔音门,穿孔的石膏板,吸音的天花板,反正门一关,里面很静,静到有点发阴发冷,好像不在人间了一样——难怪曰本都说电台爱闹鬼,这氛围确实像是该闹鬼的地方。

    这播音室里有一张桌子,可以供四到六人分坐两边谈话,但这次没这么多人,千原凛人按着牧野园子的指示坐到了一边,然后低头看了看脚下,感觉在这里走起路来有种震动回馈感,好像下面是空的,至少有个夹层,只是地上铺着地毯,什么也看不出来。

    “千原老师,您吸烟吗?”

    千原凛人正在观察播音室呢,冷不丁听牧野园子问了一声,抬头一看牧野园子正拿着一个烟灰缸,不由小吃了一惊——你们这边上节目还能抽烟?

    他连忙笑道:“谢谢,我不吸烟。”

    牧野园子又把烟灰缸放回去了,给他倒了一杯热茶,看他坐得腰背挺直,不由微笑道:“您可以放松一点,就像在家里一样,没关系的。”

    千原凛人微笑着点了点头,感觉电台这边做节目氛围挺好,没电视台那种如临大敌的紧张感,不过他没改变坐姿,他在家里就这么坐着。

    牧野园子坐到了他对面,请千原凛人试了试音,看到导播给了个“ok”的手势后,就开始和千原凛人闲聊起来——互相熟悉一下,过会儿就得守着听众聊天了,不能显得太生硬客套,而且也顺便打听一下他的私事,找点听众会感兴趣的话题。

    她有点小心翼翼,毕竟千原凛人看起来就很严肃,被他盯着有种奇怪的压迫感,但聊了几句,意外发现千原凛人不难相处,还挺健谈的,懂得也多,说什么他能接得了话,还能说得头头是道,一时她都听入了迷。

    “原来是这样吗?”

    “没错,猪不能仰头望向天空。”

    “牛呢?牛有什么特点?”

    “牛会上楼梯,但不会下楼梯,你把它赶上楼,它自己下不来。”

    “驴呢?”

    “驴就更有趣了,每年被驴踢死的人,比飞机失事还要多!”

    牧野园子十分吃惊:“这是真的吗?”

    千原凛人一本正经:“真的!”

    牧野园子轻掩了小口,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但看千原凛人的表情又觉得不像是在随口胡说,而导播隔着玻璃听得无语了——歌迷是想了解一下《lemon》等一系列歌曲的创作者,你和他聊些猪牛狗驴有什么用?你聊他的私事啊,不然过会儿你怎么引导他说听众感兴趣的事!

    他觉得这种交流完全没用,按着通话器提醒道:“千原老师,园子,节目马上开始了,请准备一下。”

    千原凛人马上结束了闲聊,微笑等着,刚才没正事,他就是在胡扯蛋,和以前混q群差不多,算是休闲时刻,而牧野园子回忆一下刚才的聊天内容,也反应过来了,这对节目一点帮助也没有——她也不知道怎么就聊到这儿了,一开始她就是问了一句千原凛人有没有养宠物,想从这里开始了解千原凛人的私生活,结果说着说着话题主导权就被千原凛人拿走了。

    她赶紧把话题扶回正轨,问道:“除了喜欢动物,千原老师还有什么喜好?”

    “我还喜欢植物,你对亚马逊雨林了解吗?”

    “不了解。”

    “那里千奇百怪的植物很多,我记得有一种霸王花……”

    千原凛人完全不想聊他自己的事,揪着植物又说了起来,而牧野园子本来想打断他的,但听了两句又入迷了——现在没到信息大爆炸的年代,这些奇闻趣事很难了解到,猛然一听真的很有意思。

    她又听了近五分钟的植物奇谈,而这时节目也到了直播时间了,她只能赶紧恢复了职业姿态,甜美的和听众打了招呼,做了开场白,热情的宣布,他们节目组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千原凛人老师请来了,然后就开始按预定计划询问千原凛人一些问题。

    千原凛人不想和陌生人多聊自己的私事,因为聊无可聊,他回家的时候都少,回去了也是在睡大觉,没法聊,又不好搞得场面太生硬,所以一路胡扯不肯配合,但到了正经节目时间,他态度马上就变了,微笑着感谢了听众对《lemon》等一系列歌曲的喜爱,感谢他们观看了《非自然死亡》,又顺着牧野园子的询问,开始讲述(编造)一系列的创作历程,语气轻柔又和缓,魅力十足。

    很快,节目的常规部分完成了,到了互动环节,导播开始有选择的把热线电话接进直播室,让观众有一个可以和千原凛人直接对话的机会,而千原凛人表现得更有耐心了,一派温和,认真倾听听众的问题,耐心回答,就算有些不想说的事,也很轻松就扭转了话题走向,没令听众感到半点不愉快。

    这部分,牧野园子的职责是控场,主要就是在嘉宾遇到尴尬问题时帮忙圆场,但她跟着聊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无事可做,千原凛人非常精通谈话的艺术,显得有教养又有幽默感,自己应付起来绰绰有余,根本用不上她。

    她不由开始不停望向了千原凛人,看着他脸上那自信又儒雅的微笑,挺直自律的坐姿,感觉他这个人真是挺不错的,而这时正好有个观众打了电话进来,问道:“千原老师,我很喜欢您写的歌,您以后还会继续创作歌曲吗?”

    千原凛人微笑道:“现在我也不知道,如果有需要,也许会吧!”

    “但我注意到之前报纸上有很多批评您的声音,我认为,您不如以后专注于创作音乐作品好了。”那位听众很执着,追问道:“虽然现在那些评论被电视剧引发生的社会反响覆盖了,但那些评论您怎么看呢?您觉得中肯吗?”

    牧野园子精神一振,感觉这问题千原凛人不好回答,马上准备接话圆场,但没想到千原凛人一笑就直接答了,“你说得是大森阳斗、菊池斗、土岐修、尾形贵之、高柳龙生、守屋大志这些所谓的剧评家吧?”

    电话里的听众愣了愣,没想到千原凛人能报出这么一大串名字,而千原凛人也搞不清这是个真粉还是假粉,直接又笑道:“他们的评论我看过,就我个人看法来说,我觉得他们缺乏社会责任感。”

    “社会责任感?”

    “是的,不信我给你分析一下。”千原凛人也不用打草稿,怼人的话张口就来,“大森阳斗当初认为《非自然死亡》这个选题是在哗众取宠,是非主流,认为我是在故意制造话题度,但事实证明并非如此,曰本社会确实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需要有人指出来,而他从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甚至还觉得这种行为可笑,那你觉得他有社会责任感吗?”

    “菊池斗就更可笑了,他……”

    千原凛人说起来就停不下嘴了,牧野园子听呆了,感觉这样在一个面向关东地区所有听众的节目上说这样的话不太好,赶紧望向了导播,询问一下要不要插话阻止,但导播一脸兴奋的摇了摇头,做了一个飞速向上的手势,表示现在打电话进来的听众正在激增,收听率明显一片大好。

    而千原凛人更不在乎了,这些话他早就想说了,只是那时收视率不行,也没社会反响,骂起来没底气,但现在情况不同了,该骂就骂——他是收视率至上的信徒,不过他节操值不高,不妨碍他也爬上道德至高点骂骂黑过他的人,要怪就怪这帮人收黑钱昧着良心说话!

    反正他绝不肯吃哑巴亏,当初这帮人发文降他的收视率,他就也找机会拼命喊两嗓子,降降他们的读者人数!

    出来混,坑了别人,早晚是要还的,别当别人记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剧透诸天万界〕〔剑来〕〔烂柯棋缘〕〔仙王的日常生活〕〔第一序列〕〔网游之生死劫〕〔当医生开了外挂〕〔剑来〕〔超神机械师〕〔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