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凡秋沐橙〕〔罗依依〕〔圣手玄医〕〔重生之最强星帝〕〔美女总裁的神龙兵〕〔重返2006年〕〔我真没想重生啊〕〔豪门盛婚:总裁的〕〔高龄巨星〕〔都市超凡仙医〕〔女神的贴身弃少〕〔医武赘婿〕〔权倾南北〕〔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王的女人谁敢动〕〔都市逆天神医〕〔女总裁的终极保镖〕〔天价宝宝:总裁爹〕〔至尊神医之帝君要〕〔女总裁的上门女婿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对一番 第一百七十一章 谁不对呢?
    在千原凛人临近出院之际才赶来探望的正是他的倒霉徒弟美千子,但她同样只知道千原凛人在这家医院住着,却不知道具体病房,只能猜测了区域,一间一间探问,好在她是个小孩子,倒没人和她计较什么。

    她这一说话,千原凛人就听出来了,毕竟美千子的童音很有特色,很甜,但他没想到都这时候了美千子会跑来,连忙道:“是我,快进来!”

    美千子马上推门而入,脸上是甜甜的笑容,本应非常可爱,但实际上样子很狼狈。

    她全身上下都湿透了,衣服明显拧过水,皱巴巴很难看,平日里闪着鸦羽光泽的长发这会儿都成了一缕一缕的,有的甚至卷着贴在小腮上,而且可能因为太湿太冷,她在控制不住的打哆嗦。

    千原凛人看了一眼就大吃一惊,连忙问道:“怎么弄成了这个样子?”

    这雨都连下了两天了,就是头猪出门也该知道打伞,你这是连猪都不如了吗?没记得你这么蠢啊!但他生性一向机敏,瞬间就反应了过来,马上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美千子甜甜笑道:“没事啊,就是来探望一下师父,您受了伤我却不能来,感觉很对不起您。”

    千原凛人摆了摆手,示意无所谓,美千子没自由这他又不是不知道,没来看他他完全能理解,只是这么狼狈的来探望太古怪了,追问道:“为什么要淋着雨来?”

    美千子吐了吐舌头,俏皮道:“我出门忘记带钱了,又急着来探望您,就没再回去拿,本以为在路上能找到免费的雨伞,结果所有的便利店门前都……”

    这话听着没什么毛病,但千原凛人又不是傻子,他粘上毛比猴都精,这种话敷衍不了他,只是望着美千子在皱眉头,而美千子渐渐也说不下去了,转而笑道:“就是太想见您了,没事的,只是淋了一点雨。”

    千原凛人张口就想再问,但白马宁子轻轻拉了拉千原凛人的衣袖,又指了指美千子脚下的水痕,美千子拧过衣服,但手工很难把衣服完全拧干,仍然在往下滴水。

    确实不能这么说话,千原凛人马上明白过来,无奈道:“先换了衣服再说。”接着转头对白马宁子客气了一声,“麻烦你了。”

    白马宁子一笑就要领美千子去洗手间,但美千子连忙退后一步说道:“我就是来看一下师父,马上就走,不用换衣服了。”

    千原凛人没好气道:“你再这么跑回去,明天就该我去医院看你了,有什么事先换了衣服再说!”

    白马宁子过去拉住了她,柔声道:“是啊,就是要走,也要暖和一下再走。”

    美千子犹豫着就被她轻轻拉进了洗手间,只能低声道谢。接着白马宁子给她找来了毛巾和洗浴用品,让她简单的冲个热水澡,去了去寒气,又挑了自己的衣服给她换上,足足折腾了二十多分钟才把美千子收拾好,让她捧着热茶坐到了千原凛人面前。

    她年纪小,穿着白马宁子的衣服很松垮,看起来有点搞笑,但千原凛人顾不上管这个,直接问道:“你妈妈知道你过来吗?”

    “她知道我出来了。”

    千原凛人仔细看了看她的小脸,发现鼻头有点红,像哭过,眼睛也有肿,更像哭过,追问道:“可能是知道,但你是强行跑出来的吧?是吵架了吗?”

    美千子犹豫了一下,低头道:“是吵架了。”

    “因为什么?”

    美千子努力一笑:“没什么的,师父,不是因为我想来看您才吵架的,而且我也不会离家出走,您不用担心什么,我过会儿真会回去。”

    顿了顿,她补充道:“您也不需要担心这个,我对她有用,我道歉后,她会原谅我的……那个,您的伤没什么吧?”

    她明显想转移话题,不过一片关心之意很真诚,千原凛人也就没再揪着问下去,笑道:“没事了,现在已经全好了。”

    美千子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坐在软椅上握了握拳。当初千原凛人这师父可是对她释放过极大善意的,而千原凛人受伤住院了,按理来说,她就算不留在这里细心照顾,也是应该第一时间赶来慰问,不该等到人没事了再跑来卖好。

    她有些惭愧,羞红了小脸道:“对不起,我应该早些来的,当时我在剧组里,不知道您受了伤,后来知道了……也不能来,到现在才有机会……也没带花,我身上……”

    千原凛人脸色柔和起来,微笑道:“说了没事了,不用放在心上,能来看看我就很好了。”

    他这徒弟是假的,更多只是出于同情心让她每天能轻松一下,根本就没付出什么,所以,美千子能来看看就挺不错了,别的他真无所谓。

    实话实说,就是美千子不来这一趟,他也不会生什么气,谁都有为难的时候,不涉及根本原则的事,体谅一下别人没坏处。

    他不想让美千子这小孩子因为这个内疚,连忙换了个话题,笑问道:“之前在剧组,是又拍了一部电影吗?”

    “是的,一部小成本传记电影,我饰演女主角童年时期。”

    “什么时间上映?”千原凛人笑道:“到时我也看一看。”徒弟能淋着雨专程来看他,他怎么也得意思一下,到时给徒弟站个台什么的。

    美千子表情难堪起来,勉强笑道:“我演得不太好,师父就别看了。”

    她说完了就觉得不对,马上展颜一笑:“师父,知道您没事就好了,我跑出来妈妈在家一定很着急,我这就准备回去了。”

    她说完了直接站了起来,真准备要走了,但还是关心道:“您好好休息,我不能常来看您,您自己多注意休息。”

    “等等,先别急着走。”

    千原凛人沉吟起来,他总觉得这事儿不对,好像没那么简单,而白马宁子仿佛和他心有灵犀,突然插嘴道:“不行哦,美千子酱,你的衣服我送去烘干了,还要等一会儿,你可不能穿着我的衣服离开。”

    她也觉得没弄清事情之间,不能放小孩子一个人出去乱跑。

    她和美千子刚刚才认识,但她听千原凛人提过美千子这倒霉徒弟,倒是很熟稔,言语间很亲热,说得像是在开玩笑,而美千子愣愣的望着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她想快点走,免得说得越多错得越多,但没衣服这怎么办?

    她一时愣在了那里,而千原凛人认真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因为不想演戏和你妈妈起了争执吗?”

    美千子摇了摇头,不想提这个,低头道:“师父,我只是记挂着一直想来看看您,所以才来这一趟,我不想给您添麻烦了,您就别问了。”

    她身无分文,演戏赚来的钱都在她妈妈那里,就是想离家出走都没办法——片酬、商演酬劳都是银行转帐,她现在连张正经存折都办不了,只能办儿童储蓄帐户(存零用钱用的,同样得成年人帮着开通,实际上仍然不是她的),真的身无分文,而且她比较早熟,知道轻重,明白没钱离家出走搞不好更惨,所以,她确实不是跑来找千原凛人求救的,只是趁机来看看他,了个心事,然后就回去认错。

    就是倒霉在下雨上了,让千原凛人看出了破绽,不然凭她的演技,笑着探望一下师父,再好好道个歉,然后就能走了。

    她不想说,千原凛人别的事也就由着她了,但这事不行,正色说道:“你既然还叫我一声师父,能特意过来看我,这事我就必须问……你要还认我这个师父,你也该告诉我,别说添麻烦之类的见外话。”

    美千子眼睛中突然蒙上了一层雾气,但很快有小手抹了抹,笑道:“真没事,就是平常的吵架。”

    “你真不想说……那就算了!”千原凛人摇了摇头:“多谢你特意过来一趟。”

    美千子猛然觉得两个人之间好像生份起来,又发了一会儿愣,感觉十分无依无靠,眼泪终于流了出来,哽咽道:“您真想知道,我就告诉您,妈妈给我接的片子,是津泽姬的传记……”

    津泽姬是谁?千原凛人有点懵了,而白马宁子眉头紧皱了一会儿见他没说话,看了他一眼就明白了,附到他耳上说道:“一位一百多年前的关西艺伎,小时候就被权势人物当成了玩物。”

    有些话她身为女性说出来不雅,但已经足够千原凛人听懂了,马上向美千子问道:“电影中有果露镜头还是有亲热戏?”

    美千子低下了头,难堪道:“都有……”

    “强迫你拍摄了吗?”千原凛人表情瞬间就严肃起来。

    “没有,只是要求我拍,但我拒绝了,最后只能分段取镜,没让我和男演员有接触,但……但有些个人镜头回避不了,我身上只缠了两截布……”美千子越说越忍不住了,眼泪大颗大颗落了下来,一直滴在她紧握的小拳头上,“就是这样了,妈妈还是很不满,说这会让日南映像不高兴。拍完了,好像那边确实不高兴,说我刚有点小名气就架子大,我妈妈回来就骂我,我还了一句嘴,说我不想为艺术献身,她想献自己去献,她就打我,我没控制住,我……我……我咬了她一口。”

    “咬……咬了她一口?”

    “对不起,我知道这不对,但当时我忍不住了,她掐我胳膊,我就咬了她的手……咬出了血,我吓坏了,就跑出来了。”美千子哽咽得更厉害了,“我已经认命好好在演了,但我不想让别人看我的身体,也不想为艺术献身……那根本也不是为艺术献身,她就是骗我,就是那样好出名,她以为我不懂……她一直在骗我!”

    千原凛人一时听呆了,没想到坚持追问,问出了这样的事,这……这该怎么说呢?

    站在一个创作者的立场上,剧本怎么写的,导演怎么指导的,哪怕就是难堪难为情,演员该怎么演就必须怎么演,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哪怕是他,如果有必要,比如剧情有要求,该有合情合理的吻戏,他也会写吻戏,也会指挥演员去演,演员要是不肯演,他能把演员的头削下来——你来当演员,特别是女演员,就该有这种心理准备,你不干有的是人干,有点敬业精神没有?

    那么多演员该脱就脱,该亲就亲,换你就不行了?你接戏前没想好吗?

    换成一般演员,发生这种情况,公理公道地说,确实不对,骂得没毛病,但美千子这情况就特殊了,她不想演戏,戏也不是她接的,她真是比一般演员更加工具人。

    她自尊心很强的,让她演那种戏,果露脊背、小胳膊小腿,估计她承受不住,感觉深受侮辱,而咬了南部良子,这事当然不对,女儿把妈妈咬伤了,这是大不孝,只要有点良知的人都不可能干出这种事,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不该咬,但你说全错在她,这好像也不太对……

    那这事是谁不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仙王的日常生活〕〔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当医生开了外挂〕〔九星毒奶〕〔网游之生死劫〕〔圣墟〕〔伏天氏〕〔剑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修真聊天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