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二章 用强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有任务,让她整个人都兴奋了不少,舔了舔嘴唇,直接开了包厢往外走,可是刚走出去,就被一个人给抱住。

    转瞬又回到了包厢,甚至男人还不忘将门给关上。

    他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所以哪怕是沈迪,也根本连反抗的动作都还没有,整个人就被压在了墙壁上。

    然后,嘴就被堵住,男人的呼吸实在是太过灼热,喷洒在她的鼻翼之间,让她整个人的脸顿时红了起来。

    她回过神来,就想咬这个男人,可是谁知道,对方好像是行家,直接将往她背中一按,她整个人就使不上力了。

    然后,男人似乎不满她的不老实,直接撬开她的唇齿,攻城略地。

    卧槽!

    这是要被强了的节奏!!

    沈迪整个人内心是崩溃的,长这么大,出任务也有好多次了,可是,这是最无力的一次。

    因为他在对方手里,和婴儿没什么区别。

    男人已经不满足于她柔软的唇,手上一用力,她的裙子瞬间被撕裂。

    他的唇,在她的脖颈处,有些粗鲁地吻着,偶尔还会用力咬上一口,沈迪的呼吸也渐渐乱了起来,男人吮吸住她的柔软时,她整个人已经彻底无力。

    脊椎骨是人体背后最重要的骨头,如果那根骨头断裂,那么一个人绝对会瘫痪。

    而这个男人刚才使力的一按,让她整个人都瞬间脱力。

    男人呼吸越来越灼热,等沈迪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将她压在了地毯上,两人坦诚相待。

    “你……呃……”

    沈迪刚想开口,男人的吻,就密密麻麻地落在她身上的敏感处,调情手段的高超,由此可见一斑。

    慢慢的,沈迪整个人脑袋晕晕乎乎,睁着朦胧的眼,看着身上的男人,一场长腿笔直,人鱼线,八块腹肌,再往上,就只能看见一双深邃的眼眸,可是如今,里面一片猩红。

    “啊!”

    沈整个人的身体突然传来一阵撕裂一般的痛处。

    这一次,是真的被强了!

    还不等她从这疼痛中反应过来,她的腰就被男人揽住,然后唇就被堵上,这一次,男人的吻有些轻柔,可是身下的动作却越来越快。

    沈迪整个人疼得额角都冒出了冷汗,以前受过枪伤,她也没有觉得这么痛过。

    双手狠狠地陷入男人的背,男人的动作终于渐渐慢了下来,一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背,仿佛是在给予她安慰。

    很快,沈迪就感觉身体里,一阵阵快感袭来。

    她双手环住男人的脖颈,咬了咬舌尖,让自己可以说话,“你清醒了。”

    男人的动作一顿,可是随即又加快了节奏,双唇再一次吻住她的唇,温柔缱绻。

    沈迪心里骂了一句娘,最后敌不过男人的挑逗,被淹没在一阵阵陌生的快感之中,整个人彻底软在了男人身下……

    沈迪知道,这个男人刚开始肯定不正常,可是恐怕才做到没一半就清醒了,让她没想到的是,他居然还继续了下来,这得多无耻呀!

    窗外,夜色迷离。

    003否则……杀了你

    一切事毕,沈迪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个男人,到后来,分明就是越来越兴奋。

    可是,想着接下来的任务,她使劲的咬了咬牙,才让自己清醒过来。

    此刻,她正躺在沙发上,而那个男人,正站在窗前抽烟,她只看得见他的背影。

    沈迪只看了他一眼,就没有再看他,低头看了一眼地上已经破碎的衣物,心里再次给这个男人加上了粗暴的标签。

    她常年接任务,自然明白,这个男人恐怕是着了道,被人下了药,才会对她出手,所以她也只能自认倒霉,不过,让她生气的是,后来他明明已经清醒过来,却还是……

    还真是不要脸!

    沈迪啐了一口,然后掏出手机,打了外面相熟服务员的电话。

    这些年,每一次没有地方去,她都喜欢来这夜未央,久而久之,倒是和这里的人都相熟起来。

    “玲达,去对面的donnakaran给我拿一整套衣物,直接报我的名字就行。”

    挂断电话,沈迪就蜷缩在沙发上,今夜发生的事,的确让她有些措手不及,对于这个男人是什么人,她也没什么兴趣,如今她应该想的,是接下来的任务。

    et大楼,这个地方她并不陌生,她每一次去沈氏的时候,都会经过那儿,这一次对et出手,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很快,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沈小姐,按照你的吩咐,我已经去donnakaran拿了一套衣物。”

    “来了!”

    沈迪干脆直接裸着身体走到门前,考虑男人还在屋内,她直接将门开了一个缝隙,然后塞了一张卡给玲达:“多谢了。”

    说完,直接关了门,门外的玲达却是摸了摸鼻子,刚才那一瞬间,她好像闻到了香烟的味道,难道……里面还有一个人?

    摇了摇头,玲达不再多想,拿着卡再一次往donnakaran走去,这张卡自然不是给她的,而是沈迪让她付账的意思。

    整理好一切,沈迪就拿着包准备离开,可是身上传来的不适提醒着她,她被人强了,而此刻,那位始作俑者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虽然心里时刻提醒自己,就当是一场梦,可是心里到底是不平静的。

    “我不管你是谁,今夜的事儿,起因不是你能控制的,可是,最后你明明清醒,却还是继续对我实施侵犯,由此可知,你不是什么好人,今晚的事情,我就当没发生过,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否则……杀了你!”

    说完,沈迪就拉开门,走出包厢。

    她不是什么好人,小的时候,亲生父亲家暴她和母亲,后来跟着母亲进了沈家,就彻底寄人篱下,渐渐的,母亲也对她冷漠起来。

    八岁那年出门,被save组织中的“黑”遇见,从此就成为了组织中的一员。

    save中文译为拯救,并且与其名字一样,做的也是对华夏有利的事,这也是她为什么愿意一直待在里面的重要原因。

    不过,save真实的归属她并不知晓,只是心中隐隐有些猜测,却一直没有求证过……

    长这么大,她完成了无数的s级别任务,其中不乏沾染血腥的,所以,她从来不是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