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二十一章 黑化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我是龙释鸣,一个可以帮你复仇的人。”

    楚乐歌望着龙释鸣冷漠的面容,再次问道:“仇人到底是谁!”

    “傅沅熙和沈迪。”

    龙释鸣冷漠的口吻让楚乐歌心中一怔,这两个人她都不认识,也和楚家没有过任何交集,他们怎么会自己仇人。

    “正确来说,他们不是个体而是一个组织,名字叫做save。”

    “以救赎的名义,打击各种犯罪实力,你的父亲楚天涉嫌黑暗交易,被save组织点名抹杀。”

    “这是多么可悲啊,这个世界坏人这么多,为什么选择你父亲呢,就算你父亲做过坏事,但是你呢,一夜之间家破人亡,是谁害的人沦落到地步。”

    龙释鸣的话像黑暗中暴风雨般,击打着楚乐歌身上每一寸神经,在她眼里,父亲是慈祥的,每年都做善事,每年都捐款,就算曾经做过什么违法勾当,也应该警察来处理,他们save有什么资格随随便便抹杀一个人生命。

    随随便便毁了整个楚氏,让她变得一无所有。

    他们毁掉了她所珍爱的东西,那么就要他们付出同样惨痛的代价。

    让他们尝到她现在品尝每一分痛苦。

    楚乐歌原本黑白分明单纯的双眼此时变成一片灰白。

    她喃喃道:“我要复仇,我要向曾经毁掉我的一切的人复仇。”

    龙释鸣露出一丝得逞笑意,他就知道,楚乐歌不会让他失望的,凭她在父亲死后,力挽狂澜,在短短的时间里,将楚氏回归正轨,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但聪明,而且很能干。

    他的身边真好缺这样得力助手。

    帮助他毁掉傅沅熙,毁掉他曾经拥有的一切。

    因为,这才是他活在这个世上意义。

    很多人都知道,他龙释鸣是龙家的养子,其实就是龙家的一条效忠的狗,如果不是他能力突出,龙家还用得上他,恐怕现在他早被家族舍弃了。

    他再有能力,没有龙家的血脉无法继承龙家企业,终其一生,只能做龙家的狗。

    没人知道,他龙释鸣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傅沅熙同母异父的兄弟。

    他傅沅熙生来就是傅家嫡子,拥有高贵的血脉和享不尽荣华富贵,那些他费尽心力才能得到东西,他傅沅熙只要招招手,一个眼神示意,就能轻轻松松得到。

    凭什么,他们身体都留着一个母亲的血,却过着天差地别的人生。

    为什么母亲嫁入豪门后,完全没有找过自己,因为自己多余的人啊,他生、他死这个世界再也没有人会关心。

    龙释鸣好怨、好恨,他发誓将傅沅熙的人生统统夺过来,这是他们欠他的。

    这,就是他活下去唯一意义。

    为此他付出很多,比如他接手龙家暗地里势力,替龙家干过不少违法勾当,为了降低龙家对他警惕性,甚至开始大量吸毒品。

    让龙家知道,他真的是龙家一条蛤蟆狗。

    没有任何野心。

    在龙家对他放松警惕的同时,他开始暗中培养自己势力。

    才有今日可以与傅沅熙一决高下的资本。

    为了这一天他努力了20年。

    望着楚乐歌那张单纯没有杂质的脸,想想当初他和她是什么美好。

    可美好过后,现实让人生不如死。

    那次,龙家少爷过生日,傅家全家过来贺寿。

    他躲在没有人角落里,默默看着周围人。

    就在那时他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那是他一直刻画不想忘记的人。

    自己的亲生母亲。

    她穿着华贵,一身珠光宝气,游走在各个富人之间,嘴角挂着雍容的笑意,完全看不出来她出身寒门。

    龙释鸣从未想过再次和母亲相逢是这样场景。

    那时,他是多么高兴,自己能和母亲重逢,梦想着她会带他离开。

    可现实却是,自己母亲根本不认他。

    他再次被抛弃了。

    龙释鸣收起心中苦涩,看着床上一片死灰的楚乐歌,冷漠道:“我知道,你虽然心里信了我说的话,但还会有疑问,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这些,是我近几年搜集save的资料,你看一下,还有你看看这上面的人,是不是你认识的人。”

    龙释鸣给了楚乐歌一叠纸,上面记录着save各种信息,和最近今年的活动,还有掌握几名成员信息。

    在成员信息中,有一个楚乐歌是认识的。

    沈迪,尧城,沈家沈仁的继女,能力出色而闻名,多年来为沈氏立下汗马功劳,8岁加入save组织,成为第八组成员,最近一次任务,因楚家违法勾当,让楚家从尧城除名。

    看到这一信息,楚乐歌脸上煞白,浑身颤抖的。

    她不愿相信与她打过几次交道的沈迪居然暗地里有这样身份。

    一个杀人不见血的冷酷杀手。

    一个名副其实的特工。

    “楚小姐,你想想如果楚家倒了,最大受益人是谁。”龙释鸣嘴角上有一抹残忍笑意,他要摧毁这个女孩最后一点善良。

    “楚家倒了,最大收益人是沈家。”

    楚家和沈加都是尧城两个鼎力的名门,如果楚家倒了,那么沈家就会是尧城唯一的豪族。

    猛然间,楚乐歌像是抓住什么,道:“沈迪除掉楚家,其实也是在为沈家谋得利益。让沈家成为尧城独一无二存在。”

    “是啊!”龙释鸣可怜道:“楚小姐,你现在明白save是什么样的存在吧。”

    “他们打着正义旗号,其实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自己家族或者个人谋得利益。”

    “不然,为何?沈迪要亲自出手对付你们楚家。”

    残酷的现实摧毁着楚乐歌,她想起当初她和沈迪还有说有笑,她们互相夸赞对方皮肤好。

    她还以为沈迪是个很单纯的女人。

    谁能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人。

    一个双手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是她,毁了楚家,是她,将她楚乐歌所有美好全部埋葬。

    “我要报仇!”楚乐歌冷冷说道,话语间没有任何情感。

    眼神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

    龙释鸣注视着这样眼神,很是满意。

    他就需要这样表情,只要这样,楚乐歌所有天真都会抹去,彻底变成他手中棋子,让他下一步计划可以顺利施展。

    “傅沅熙,棋盘已经布好,你到底会输还是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