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二十七章 你是我的女人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沈迪被傅沅熙紧紧抱着,就连呼吸都很困难。

    她可是经过严格训练的特工,能单手举起200斤重量的霹雳娇娃。

    沈迪好想挣脱傅沅熙双手禁锢,她暗用巧劲,想要找到空隙挣脱傅沅熙的束缚。

    可这傅沅熙双手如钢筋铁骨一般怎么挣脱都无法移动傅沅熙半分,反倒撕扯间,她感觉傅沅熙某个部位在变大。

    “shit!”傅沅熙居然发情了。

    “傅沅熙!放开我!”沈迪怒吼道。

    “沈小姐,我想你的父亲说过,我这个人脾气很不好,最讨厌就是别人命令我。”傅沅熙看着已经不再沈迪道:“你应该很清楚,我为什么选择和沈仁合作。”

    “我清楚什么,傅少,请你对我尊重点。”沈迪说话的时候,嘴里流露出一丝哭腔。

    她是一个很要强的女孩,从来不轻易在别人面前显示自己软弱,她受了委屈,宁愿咬牙往肚子吞,也不愿意,让他人看到自己半分失态。

    可遇到傅沅熙,她所有伪装的铠甲都剥夺。

    她那他毫无办法。

    听到沈迪哭声,傅沅熙并没有心软,依旧死死抱着她,霸道宣布道:“你是我的女人,要习惯我抱你,还有我的你的男人,抱你是天经地义。”

    沈迪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她……什么时候成为他的女人,不过是睡了一觉发生一夜情而已。

    他傅沅熙就变成她的男人。

    这样太扯了吧。

    “傅少,你和沈氏合作,为的是什么。”沈迪实在不想这个白痴话题,转移话题道。

    “为了泡你!”傅少一脸认真的,道。

    沈迪听到次话一张可人的小脸上,变得阴晴不定,她想了许久问道:“傅少,你喜欢什么,我改!”

    傅沅熙有些不解,他无论经济、实力都是一等一的好,想要嫁给他的女子,多不胜数。

    好不容易,有一个自己敢兴趣的女生,居然说不喜欢自己。

    “被我傅少喜欢,你不愿意吗?”傅沅熙将沈迪的抬起来,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傅少,我不愿意!”沈迪目光清澈,看着傅熙沅那黝黑的眸子的回答道。

    她居然说不喜欢他,天知道为了找到她,他整整找了5年。

    5年,将近两千个日夜,他傅沅熙每时每刻都在想沈迪。

    她沈迪怎么不可能喜欢他,如果不喜欢他,那么他这5年又算什么。

    傅少的黝黑眸子,汹涌着暴风,他冷冷道:“你只能接受我,因为这是必须,肯定,以及一定。”

    傅沅熙冰冷的唇印在沈迪的可人的唇上。

    唇齿间相撞,傅沅熙身上冰冷的气息,似乎将她灵魂都有冻结。

    沈迪死死咬住牙关,不让傅沅熙再进一步。

    傅沅熙手开始不规矩起来,穿入沈迪衣服,冲着她胸前的芙蓉掐捏着。

    沈迪很想挣脱,她很清楚再这样下去,事情将会不可预料方向发展。

    上次和傅沅熙发生关系是因他中了催情药,可以理解。

    现在,傅沅熙清醒状态,如果她再和他发生关系,那么就是自己问题了。

    她沈迪,就算不再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也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

    傅少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意义,在她耳边轻言道:“在你想做的什么的时候,是否想想沈家。”

    沈家,那个她住了十多年的地方。

    那里有不爱她的继父沈仁,还有爱自己母亲和弟弟。

    就算不是为了沈仁,还有母亲和弟弟。

    得罪傅沅熙的下场,会很惨,比如尧市的楚家。

    因为得罪傅沅熙,彻底从尧城消失。

    是啊,为了沈家,为了母亲和弟弟,她不能反抗。

    沈迪双手微微放下,放弃了挣扎。她绝望闭着双眼,任由傅沅熙索取。

    傅沅熙自然知道沈迪是个聪明人。

    知道什么事情该做什么事情。

    明白,只要她有脑子,就不会再反抗。

    “把嘴张开!”傅沅熙命令道。

    沈迪很是听话般,将嘴张开,露出粉嫩的小舌头。

    傅沅熙舌头探入沈迪嘴中,努力与她舌头纠缠。

    “唔!”沈迪说真的第一次在这么清醒下接吻,一时间呼吸上不来。

    当沈迪以为自己要窒息而死的时候,傅沅熙终高抬贵手放过她。

    “呼!呼!”沈迪重重几口气。

    “哈哈!”傅沅熙看到沈迪接吻居然不会换气,嘲笑道。

    “傅少,吻已经接过了,可以放开我了吧!”沈迪发现傅沅熙还在把玩她的胸,脸色有些不好道。

    更别提,今天是白天。前面还有一个司机,她都不知道,前座开车的司机到底看到多少。

    如果看到,她就是在别的人面前演春宫图。

    “可以,我们打了地方就放开你!”傅少仍然没有松手。

    他怀着恶意对沈迪胸上的小草莓掐了两下。

    这一掐,沈迪感觉一股电流流窜全身,感觉整个身体一瞬间麻痹了。

    雪白色肌肤更是倒影出一股诱人的粉红色。

    看到沈迪反应,傅少很是满意。

    每个人身上都有敏感点,只要一碰,整个人都被变得水一般柔。

    傅沅熙又点了掐捏了一下,沈迪感觉整个身体酥酥麻麻的。

    使不出半分力气。

    她这是怎么了,沈迪对于身体状况感觉茫然。

    浑身软绵绵的,甚至感觉体内有一股空虚的感觉。

    想要某个东西填充自己。

    “傅沅熙,你对我做了什么!”沈迪质问道。

    “只是看看你对我没有感觉罢了!”

    傅沅熙看着现在沈迪犹如深陷情欲的少女一样,瞬神散发着少女的芳香。

    好像狠狠将她压在身下,任自己索取。

    傅沅熙打开前座与后座的隔音板,对着司机说道:“小王,开快点,去帝国酒店。”

    帝国酒店是尧城最好的酒店。

    平时都是接待商业名流聚会场地。

    傅沅熙不想再有被下了催情药事情发生,一来就包下整个酒店。

    换句话说,这个酒店全部为他傅沅熙一个人服务。

    本来傅沅熙想在尧城买个别墅的。

    可合适别墅不是没有,就是在建设中。

    尧城,本来就是a城附庸城市,有钱人家就是那么几个,所有别墅开发区都是先预定再建筑的。

    唯一合适就是以前楚家别墅。傅沅熙想起楚家就一阵膈应,自然不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