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二十九章 脱衣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沅熙狠狠一拍水面击打着泳池上水花。

    水花高高扬起,溅落在沈迪白色运动服上。

    谁都去是煞笔,沈迪又不是傻。

    她再笨都能看出来傅沅熙冷酷眼睛里隐藏着浓烈的浴火。

    这家伙,根本就不是来视察,而是跟她洗鸳鸯浴的。

    鸳鸯浴见鬼去吧!

    “傅少,我突然觉得我有些尿急,我先走了!”沈迪一步步往后退,找个理由开始溜走。

    “正好,我也尿急,我们一起去!”

    傅沅熙说完就要出泳池。

    “我先走!”沈迪哪里敢待在这里,加快步伐迅速消失。

    她没等跑几步,就被一股大力迅速,她感觉天翻地转,然后被人一抛。

    狠狠抛想水池里。

    这傅沅熙居然速度真快,自己没跑呢,就被打扔进水里。

    浑身上下都湿了。

    白色运动贴在身体上,感觉十分不舒服。

    沈迪没注意到,白色运动服贴到身上正好显露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甚至胸上红色乳罩都能看得清楚。

    傅沅熙看到这一幕,感觉自己某个地方在燃烧。

    他三步两步走,跳入泳池。

    向着沈迪方向游过来。

    沈迪哪里敢让他近身,她再迟钝也看得出傅沅熙眼底冒出绿光。

    那是野兽才有光芒,恨不得将她吃了。

    傅沅熙冲入水中的确想把沈迪就地正法的。

    自从前几天一夜疯狂后,他就对所有女人提不起兴趣,满脑子像的都是沈迪。

    他30岁正好是性趣旺盛的时候,自然对于女人有所需求。

    可好不容易,她离自己这么近。

    却则能让她逃离。

    “不许逃!”

    一声冷酷的声音似乎要将沈迪的灵魂都要冻结,也似乎将她所有的退路都要冻结。

    不跑的人是傻瓜。

    沈迪告诉自己。

    赶紧跑,她被狼盯上了。

    不跑难道等着被吃吗。

    她又不是肉,怎么会等着被吃。

    怎料,她转身没有跑几步,就被一股大力拽住,狠狠抛向泳池。

    掀起巨浪的水花。

    沈迪扑腾了几下,浮在水面上,双目中隐含着怒火。

    这人,太过分了,居然这么对自己。

    他把自己当什么了。

    沈迪没有注意到的是,白色的运动服完全被游泳池的水浸透。

    衣服紧贴在她的身上露出较好傲人的身材。

    傅沅熙看到这一切,感觉身上的浴火更加强烈。

    他快速跳入水中向着沈迪游过来。

    沈迪有些委屈,为什么有些人,她越是不肯和他纠缠,他越是放不开自己。

    她不想,也不愿和傅沅熙再有什么纠缠。

    所以,傅沅熙能不能不再纠缠我好吗。

    沈迪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

    便全是开始用力,她飞快向着泳池另一方游去。

    她要逃离。

    逃离在傅沅熙视线之内。

    傅沅熙哪里肯让她走。

    想了这么多天的女人,说逃就可以逃的吗。

    沈迪没跑两步,就会傅沅熙禁锢在双臂之下。

    怎么会这样。

    看着傅沅熙禁锢着自己。

    沈迪暗暗咋舌。

    她的游泳速度很快。

    毕竟经过特工训练,游泳训练是最基本的。

    有时候执行任务的时候,需要进入水中逃生,或者从水中潜入敌人的区域。

    她的速度根据教练说,可以和国家运动员媲美。

    如此快的速度,让沈迪有信心在傅沅熙手中逃离。

    怎么想到,这傅沅熙的速度比她还快。

    这怎么可能。

    察觉到沈迪眼中不甘心、不相信的表情。

    傅沅熙难得好心情解释道:“沈迪,你别忘记我的身高有一米八,我的胳膊和腿都比你长太多。”

    “还有,我比较擅长游泳。”

    “沈迪,你被我抓住,还想着逃离吗?”

    沈迪一双玉足正抵在傅沅熙下腹的火棍。

    她能感受火棍上炽热和巨大。

    只要她一用力,这个火棍算是废了。

    但她不敢。

    不能得罪傅沅熙。

    因为傅沅洗手中,拥有可以决定沈家生死命运的权利。

    她可以不管继父沈仁,但是母亲和弟弟呢。

    他们生死如果漠视,沈迪真的做不到。

    “你想怎样?”沈迪闭上一双美目,有些疲惫的说道。

    “你是我的女人,自然想要睡你。”

    傅沅熙口中霸道,让沈迪深陷绝望中。

    她很清楚,抛开她是特工的身份,她与傅沅熙还是没有可能的。

    沈家在傅家眼里其实就是蝼蚁,试问就算他傅沅熙愿意,他们家人会同意他娶一个蝼蚁一般存在人吗。

    想想都不可能。

    沈迪虽然只有23岁,见证太多在门当户对问题上,差距太多而分手男女。

    他们是真爱,可在钱的上面最终分道扬镳。

    那时候,沈迪就想,既然早知道,双方身份背景悬殊太大,何必去爱。

    如果,爱了,那就是万劫不复。

    再说,像傅沅熙这种万里挑一的男子,有谁不爱。

    可爱了,他们不会有结果。

    被傅沅熙紧紧禁锢怀中的沈迪,心真的好累。

    她真的好像说,傅少,你放过我好吗。

    沈迪还没有说,就被一个冰冷的唇吻住。

    冰冷的唇让沈迪感觉彻骨的寒冷。

    身体的冷,自己的心更冷。

    她好怕,自己有天会万劫不复。

    毕竟,自己就算再不好,也是一个小富家家的女孩。

    也算名媛一个,可现在,她居然像个妓女一样被一个人男人随意玩弄。

    真是可悲。

    她不能反抗。

    这个男人,她惹不起。

    看来,今天是遭劫难逃了。

    沈迪眼中有丝绝望。

    心中更是无限的悲凉。

    她感觉真的好冷,好冷。

    傅沅熙看到沈迪没有反抗,很是满意。

    看来沈迪清楚,自己脾气。

    他喜欢乖巧的女人,沈迪很是聪明,知道反抗他的下场。

    看着身体身上穿着运动装,冷冷问道:“你的运动服,是我帮你脱,还是你自己脱。”

    “傅少,这里是公众场合,我们能不能换个地方,继续……”

    沈迪还是不喜欢,在这种公众场合做着羞耻的事情。

    毕竟,说到底,她还是没有出家的姑娘。

    可,傅沅熙哪里肯。

    沈迪,可是他想了很久的女人。

    他现在半刻都等不及。

    “不行!”傅沅熙冷声道:“如果换个地方,你是不是又想着逃离。”

    “给你三秒钟考虑,是你自己脱,还是我给你脱。”

    “我,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