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十一章 无法逃离!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也许是早年的经历,让沈迪过早成熟。

    她很清楚,爱一个人如果两个人身份差距越大,那么这份爱终究不过是一场梦。

    傅沅熙是什么人,一个无论身份背景都强她太多的人,居然愿意用身体保护她。

    不断有是碎裂的石块从沈迪身边擦过,傅沅熙紧紧护住她,不让她被伤到。

    在傅沅熙的意识里,沈迪是他喜欢的人女人,他不想让她受伤

    突然一个大点的石块砸中他的后背。

    他感觉身体好痛。

    他快速拿起池边的浴巾,包裹沈迪和自己全身然后快速向门口徹去。

    司机小王早就等在门口,他很想冲进去。

    可,傅沅熙有命令,不要打扰和沈迪小姐的二人世界。

    如果他冲进去,看到他不该看的东西。

    死,死轻的。

    他记得上一任傅少的司机,不小心回头看见傅少和他的床伴在车上野战。

    第二天,这个司机就从这个世界消失。

    听说被傅沅熙挖去双眼去非洲金矿场,采矿去了。

    他们这些人从小就是孤儿,无父无母,被傅家领养,从小接受着培训。

    长大后,根据每个人特长派遣不同的职位。

    能在傅少身边的做事的都不是普通人。

    他虽然只是一个司机,居然拿过医生职业执照。

    还有就是他格斗术拿过全国比赛第一。

    当初,还有人问他,要不要演电影。

    其实,他很想答应。

    可他更知道,答应后果是什么。

    傅家花费大的经历培养这些孤儿,为的是,长大后为傅家效力。

    没有傅家,他王某人不过是路人乙而已。

    当时傅老爷子就在附近。

    他王某人能参加这些比赛都是傅家安排的。

    他们要测试,这些傅家收养的孩子,到底能力谁强谁弱。

    王某人想也没想就拒绝道:“我对于演艺圈没有兴趣,对不起。”

    他知道不能,也不可以。

    之后傅家老爷子似乎对他更加器重,甚至让他跟在傅沅熙身边做贴身司机。

    即使是司机,待遇也很高待遇月薪50万。

    不说傅家收养他这份恩情,光给的这些钱,足以对傅沅熙忠诚。

    以傅沅熙能力平安出来不是问题。

    他只要在外面等就好。

    不多时,傅沅熙带着沈迪冲出来。

    小王看到傅沅熙一身血污出来,急忙叫道:“傅少,你没事吧!”

    “别废话,快开车。我们快走,这里马上塌陷了!”

    “好!”

    小王快速打开车门,让傅少和沈迪优先进去。

    进入车座后,傅沅熙依旧紧紧将沈迪抱在怀里。

    仿佛害怕沈迪从他怀里消失。

    沈迪被傅沅熙抱在怀里,第一次感觉到原来离一个人这么近,感觉到彼此的体温和心跳。

    一滴鲜红色的血滴在沈迪茭白的脸上。

    血的血腥味传入沈迪的鼻孔中,一股刺鼻的味道让沈迪愣了一下。

    她看到傅沅熙那冷酷的脸上,一丝鲜红色的血液从额头上留下来。

    “傅沅熙,你流血了!”沈迪提听道。

    “只要你没事,就算将我血流尽如何!”

    一声声霸道的话语,叩击这沈迪心弦。

    傅沅熙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如果你这么说下去,我万一真的爱上你怎么办。

    我怕,爱上你会让我万劫不复。

    “王先生,先带傅沅熙去医院。他流血了!”

    “先带她回家!”

    傅沅熙命令道。

    他感觉头很痛,如针扎一般。

    但是他先把沈迪送到安全的地方。

    “不!我不要!”沈迪摇了摇头,傅沅熙出什么问题,她担待不起,沈家更担待不起。

    “我的话,从来不喜欢有人违抗!!”

    傅沅熙冷声的话语将沈迪所有拒绝的话淹没。

    沈迪明媚的眼睛上愣愣望着傅沅熙。

    他傅家少爷什么样身份,岂能为一个个沈家继女犯险。

    她只是一个继女,一个沈仁随意可以当做货物买卖的继女。

    她有什么资格要求傅家少爷为了她犯险。

    傅沅熙,对不起,我不能欠你。

    也不能让你为我有生命的危险。

    她伸出白皙的手臂,看似柔弱,但是却有千斤的重量。

    她狠狠拍向傅沅熙的颈部。

    将他砸晕过去。

    “你对傅少做了什么?”小王在后视镜中注意到这一切,怒道。

    她沈迪一个小小沈家继女,怎么敢伤害傅少。

    她怎么敢,怎么敢。

    沈迪面色冷静,看不到一丝其他痕迹。

    “带傅沅熙去医院!”

    她语气中有种冷酷的犹如一把尖锐寒冷的匕首。让人感觉到这个女人冷清。

    “傅少,说先要送你回家!”

    “你和我都清楚,我们都可以死,但是傅沅熙不能有事情!”

    王某人愣了一下,他清楚傅沅熙不仅仅是他的上司,更是他的命。

    如果傅沅熙有事情,那么他也不用活了。

    权衡利弊,他扭转键盘开始向着医院方向开去。

    沈迪用浴巾紧了紧身子来抵御寒冷。

    用手碰触傅沅熙头部,感觉一股温热。

    将手心摊开,看到鲜红而又刺目的鲜血。

    傅沅熙头部受伤了。

    人体中最珍贵的部位就是头部。

    一次挫伤,很可能造成不可逆性戳伤。

    严重的可能植物人。

    傅沅熙成为植物人,她沈迪就有难推辞的责任。

    无论如何,傅沅熙都不能有事情。

    看着已经昏迷的傅沅熙,沈迪感觉有些冷。

    她有种很绝望的感觉。

    她一直努力更强。只要那样才不会被命运左右。

    可现在,她才发现,无论她在怎么挣扎,她都是命运中玩偶。

    她沈迪不能左右自己命运。

    不能选择自己人生。

    沈仁将自己当工具一样利用。

    傅沅熙将她当做妓女一般玩弄。

    她好想逃离,逃离她所想摆脱一切。

    她不是妓女,她高学历,高智商,更是一名优秀的特工。

    是命运往往都是喜欢和人开玩笑。

    就算想要逃离,身边都有放不下的事情。

    母亲,还有弟弟他们都是对自己最好的人。

    为了他们可以一切安好。

    她牺牲再多又如何。

    又如何呢……

    沈迪看着窗外转瞬便过的风景,对着镜子微微一笑。

    为了母亲和弟弟,牺牲再多都是值得。

    这时候沈迪一双小手被一个温热的大掌握住:“以后在我面前不要这样悲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