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十九章 被发现了?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林天会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不过最终什么也没说。

    其实在他想来,台风起的那天,也许也是警察们警惕性最高的时刻,毕竟别人也不傻,知道越是混乱的天气,越容易给罪犯们有机可乘。

    他本来的建议是让众人把毒品运输的时间改到台风刚过去的日子,他相信,那时候,必然是警察们最最松懈的时刻。

    只不过,林天会转念一想,并没有说出口。

    为什么?因为林天会想要的东西更多,他的打算是直接放弃参与这次的走私事件,现在,他甚至已经想好了,到运毒品出去的那天,他只会派出一辆空车!

    也许这次放弃这个走私活动会让铁刀失去很多利益,从而日子变得难过一些,但若是这些个大佬们到时候纷纷被警察抓了去,那他们铁刀必然会在尧城一跃而起。

    左已先眯了咪眼睛,看向林天会,道:“怎么,林老大有不同的看法?”

    林天会笑道:“哪里哪里,我是没想到这会议刚一开始左先生提出了这么好的方案,林某人实在佩服啊。”

    左已先得意神色一闪而过:“那也不一定啊,大家也都说说嘛,各抒己见,说不定还有更好的办法呢?”

    沈迪低头看了一眼下方,那辆加长林肯现在在她的眼中就像一个蚂蚁一样,看了一眼她便收回了视线,尽管当特工已有许多年,但是从这么高的地方往下瞧,还是会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她现在就站在林天会等人讨论会议的房间的窗外。

    这个房间很大,而这个窗户,只是这个房间卫生间的窗户,小心翼翼地翻身进了卫生间,沈迪屏住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响。

    本来想将窃听设备放在某个卫生间的隐藏位置然后就原路返回的沈迪忽然发现,窃听设备居然失灵了。

    她低声通过对讲机向徐森汇报了这一情况,让徐森那边核实一下情况。

    不一会儿,迷你耳机里就传来徐森的声音:“窃听设备确实失灵了,想来应该是房间里安装了干扰信号的东西,这些人,还真是狡猾!”

    沈迪低声道:“头儿,现在该怎么办?”

    徐森沉默了一会儿问道:“沈迪,你现在在什么位置,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吗?”

    沈迪回道:“我现在在他们所在会议房间的卫生间里,隐约可以听见他们的声音。”

    “那好,你就在那里听着,得到准确情报后立即返回,务必保证自己的安全!”徐森毫不犹豫地指挥道。

    “是,头儿!”沈迪说完这句话后就将耳朵贴在了卫生间那黑白相间的玻璃门上,以便更清楚的听到情报。

    一群大佬们还在不停的讨论着关于这次走私毒品的行动方案,哪里知道此时他们的话语早已落入了沈迪的耳中。

    左已先开口道:“既然大家没有更好的方案,那就按照我说的方法来行动吧,现在,我们应该讨论的是,集体在台风当天应该怎样调度,毕竟虽说那天警察的警惕性可能降低不少,但我们做的这些买卖,都是刀口舔血的买卖,还是丝毫马虎不得啊!”

    林天会点头:“左先生说的不错,现在最要紧的,是安排好当天所有行动的一些具体事宜,哪一环都不能出错。”

    在终于确定了走私日期后,各方大佬开始就当天的具体事项展开激烈的讨论,沈迪听得有些心惊肉跳,原以为这些个尧城的黑道人物只不过是一些只会打架斗殴抢地盘的无能鼠辈,没想到计划起事情来居然如此缜密,包括毒品应该藏在哪里,应该在台风当天什么时候运送,安排几辆车来混淆警察的视线,在哪里换车,什么人在什么地方接应,甚至具体到如果事情败露,让哪几个忠心的手下去做替罪羔羊,都有详细的讨论。

    会议快要接近尾声的时候,林天会起身说了句抱歉就朝卫生间走去,有人打趣道:“怎么了林老大,最近是不是尿不尽啊?”

    众人传来一阵哄笑,有人跟着起哄:“肯定还有尿滴沥。”

    林天会也不多加理会,直接无视了这群人的玩笑话,来到洗手间,林天会并没有如大家所想的那个样子,开始上厕所,而是掏出了手机,也不知是准备打电话给谁。

    林天会正要拨号的时候,抬头一看,看见了卫生间窗户前那被拉的没有一丝缝隙的紫色落地窗帘。

    只见他眼珠子转了转,他是第一个进入这个房间的人,他明明记得当时自己来卫生间的时候,这个窗帘是系在两侧的,露出了没有关严实的窗户,他还从透过那扇窗户俯瞅了一眼大地。

    难道屋子里的某个人在自己没注意到的时候进了卫生间,并且放下了这些窗帘,可是放下窗帘的意义又在哪里呢?又或者说,有别的人进来过?

    林天会忽然吸了吸鼻子,香水味,他心中一惊,在场的各方大佬都是大老爷们儿,没人会喷这种女士香水。

    他脑子里浮现出先前坐电梯时碰到的那个戴着面具的奇怪女子,他隐约记得,当时那名女子身上的香水味好像正是现在这个卫生间里弥漫着的香水味!再联想到女子按的是18层的按钮,这未免也有些太巧合了,他现在肯定,那名女子一定进入过这个房间,只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他又看了一眼紫色的落地窗帘,也许,这个女人现在就躲在窗帘的背后!

    想到这里的时候,他有些吃惊,因为他是第一个进入这个房间的人,它可以肯定当时屋内再没有其他人,那么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进来的呢?

    真是个有趣的女人,林天会嘴角勾出一抹笑意。

    他一步一步缓缓地靠近窗帘,皮鞋走在瓷砖上发怵“哒哒”的声响,格外的清脆。

    整个卫生间内都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气息,空气也变得紧张起来。

    这个时候,林天会已经离窗帘只有一个身位的距离,他只要一伸手,就能碰到窗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