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十一章 最后浮在脑海中的画面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眼前的一幕直接让刘小小惊得张大了嘴巴,大王小王两人也是有些吃惊。

    二话不说,三人火速上楼。

    而徐森之所以没有跟着三人上楼,实际上是有着自己的想法。他不知道沈迪到底能不能坚持住,如果在他们上楼的期间,沈迪坚持不住掉了下来,那该怎么么办?

    所以徐森选择了留下,他知道,从这个地方接住一个从19楼掉下来的人,自己必死无疑,他不知道的是,就算自己侥幸接住了没坚持住而从上方坠落的沈迪,沈迪会不会幸运的活下来。

    但不管怎样,他都要试一试,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几率。

    徐森此时温文尔雅的脸上露出了坚毅的神情!

    然而实际上,沈迪的情况并没有徐森想象的那么糟糕。

    就在徐森让save第八组成员赶紧上楼进行营救的时候,沈迪已经开始蓄力,她还这么年轻,绝对是不想死的,只见她双臂猛地一撑,一下子将自己的半个身体给撑了起来。

    19楼实在是离地面太远,刚刚徐森抬头看见那个黑点,也是凭借地上的对讲机碎片才猜测那是沈迪的,再加上已是凌晨,虽然京北大厦墙壁镶嵌着一圈圈闪烁不定的蓝色灯珠,但对暗夜还是会对视力造成一定的影响,所以此时徐森并没有看清沈迪的动作。

    另一边,在卫生间里离紫色落地窗帘仅有一步之遥的林天会停下了脚步,他的眼珠在卫生间微弱的灯光下散发着瘆人的光。

    他拇指和食指捏了捏自己刀削般的脸庞,狡黠一笑,这个时候,他似乎改了主意,只见他缓缓转身,走到马桶旁边的时候按下了抽水的按钮,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外面站着尧光的老大朱正,朱正是一名中年男子,由于长期的应酬而有着让人叹为观止的啤酒肚,也许是年轻时的打架斗殴,让朱正的左脸上留下了一个至今让人看起来仍觉得恐怖无比的显眼刀疤。

    林天会不喜欢朱正这个个人,朱正这个人虽然相貌丑陋,而且还大着一个啤酒肚,但为人却极其狡猾,且极会用人,林天会想在尧城黑道做大,一道必不可少的难关就是朱正。

    朱正今天倒是穿着随意,上面一件蓝色圆领衫,下面穿着一个大号的短裤,脚上踩着不知道什么牌子的人字拖就来到了这里。#)&!

    林天会明白,越是这种看起来穿着随意的人,越可怕。他们将自己真实的一面隐藏在这些随意地穿着与谈吐之间,让人看起来很人畜无害的样子,实际上,在你最松懈的时候,这些个平时对你没看言笑的邋遢人物就会张开血盆大口,给予你最致命的一击。

    朱正抽了口香烟,缓缓吐着眼圈,拍了拍林天会的肩膀,笑眯眯的道:“林老弟,你可太慢了,都急死老哥我啦!”

    林天会同样打趣道:“难道朱老大就有刚才在座各位说的那些毛病?”

    朱正听完也不计较,爽朗大笑道:“去你妈的,林老弟你这可真会泼脏水,明明是你在厕所里待那么久,还要反咬一口,这脸皮厚度,我朱正是甘拜下风啊。”

    说完就一边脱裤子,一边进了洗手间,很快,洗手间里就传出了朱正撒尿的声音。$^@^

    林天会径直回到自己刚才的位置上,泯了一口桌上杯中微凉的茶水。

    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听到了多少,最好能够把所有的情报全都一字不漏的听到!林天会心中冷笑,只要到时候这些个在场的大佬们被警察抓住了把柄,一个个的送进了监狱,到时候,那些群龙无首的帮派还不是任自己摆布,林天会似乎已经看到了未来:

    他穿着不起眼的衣服走在某个会场中央,而周围,则是穿着统一制服的小弟们,他们动作划一的给自己致敬,口型整齐的给自己问好,而这群人中,不再是仅仅只有铁刀的兄弟们。

    林天会想到这里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在不久的将来,他将会是尧城黑道的新王!

    只是,林天会歪着脑袋想起了一个人,一想起这个高大的年轻男子,林天会身体就有些发冷,那是他这前半辈子见过的眼神最阴冷的男子,他的阴冷光明正大,暴露在阳光之下,甚至无所谓别人的察觉,林天会想,这大概就是真正的强大,以及无与伦比的自信。

    他期望自己日后也能成为那样的人,只是,现在他还不是,而且,就算坐上了尧城黑道新王,那他也不是,充其量,他不过是那人的傀儡罢了。

    …………

    沈迪浑身瘫软着躺在这间房间的大床上,全身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湿,贴在沈迪的身上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但她现在实在是没有力气起来整理一下自己了。

    她现在还沉浸在刚才的危险之中,幸好,幸好上来了,沈迪犹自后怕的拍了拍胸脯。

    刚才自己整个人悬空挂在那里的时候,沈迪真的是有些懵逼,作为一名顶级特工,save里的“夜神”,把脑袋系在裤腰带上,随时做好赴死的准备自然是沈迪一直以来就有的心理准备。

    只是,刚才的沈迪的确害怕了,不是说她怕死,而是说她怕就这么毫无意义的摔死了。

    如果是执行什么特殊任务,高难度任务,沈迪自认为如果自己在那样的任务之中牺牲,她将不会有任何害怕的情绪,而且也会觉得自己死得其所。

    只是今天,只不过是执行一项a级任务罢了,如果就这么突兀的死掉了,那也太悲催了吧。

    而且,整个人吊在空中的时候,闪进她脑子里的画面,不是什么自己一生的经历,不是自己的挫败与辉煌,而是——傅沅熙。

    那个冷冰冰的男人,那个对她却热情如火的男人,甚至有时候,她会觉得傅沅熙并不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富家公子,a市傅家的继承人,而只是一个地痞流氓,一个只对她耍流氓的男人。

    她想,如果今天她死掉了,傅沅熙会不会难过呢?会不会为她留那么一些眼泪呢?

    她想,应该是不会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