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四十四章 真心?假意?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沈枫下楼来到餐桌旁边,他也不拿筷子,直接用手在盘中抓了几粒豆子就往嘴里丢,一边嚼着一边看着沈迪说道:“嗯,还可以啊,很久没吃过你做的这道菜了,怎么,又发生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了?”

    沈枫问得漫不经心,沈迪也漫不经心的回道:“没什么,就是突然想吃了。”

    沈枫微微一顿,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并没有说出口。

    沈迪看到沈枫已经穿好了一套休闲服,问道:“怎么了,这么晚难道还要出去?”

    沈枫闻言一笑:“约了几个哥们儿一起飙车,怎么样,要是你心情不好的话,跟我出去玩一趟,保证你立马浑身酸爽。”

    沈迪知道这个和自己没有什么血缘关系的弟弟有着两大爱好,一个是画画,而另一个则是飙车。

    这两个爱好可以说是两个极端,画画的时候沈枫特别的安静,坐在午后的阳光下对着画板的沈枫就让人感觉是画中走出的少年,有那么几个瞬间,沈迪看着坐在那里安静的挥动着画笔的沈枫,会有些愣愣失神,他这个弟弟,安静的对着画板,全神贯注的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逆着阳光的脸让沈迪觉得有些迷人。

    沈仁其实并不喜欢沈枫画画,他只有神风这么一个儿子,而自己的儿子每天都一头扎在画纸里,这让他觉得有些苦恼。

    和所有的大家族执掌人一样,他希望沈枫能够继承家业,因此他需要沈枫好好学习关于如何管理家族的一切,包括如何经营企业,如何驾驭人心,如何与各方人马打交道。

    只是或许沈枫天生就不喜欢做生意,对于沈仁的要求每每视而不见,这让沈仁非常头疼,但毕竟沈枫是自己的孩子,沈仁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让沈枫“改邪归正”。

    而至于沈枫的另一个爱好——飙车,那就疯狂了。

    沈枫有一辆自己改装过的法拉利赛车,没事就喜欢开出去飙车,更是常常与尧城的那些大小公子哥约车。

    沈氏一族虽然在那些a市巨无霸家族看来只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但在尧城,却是最顶尖的家族,以前楚氏在的时候还能有人与其分庭抗礼,可如今楚氏一夜之间倾覆,再加上沈家即将与a市显赫望族傅氏合作旅游度假村项目,因此现在更是隐隐有在尧城一家独大的趋势。

    而沈枫作为沈氏一族的嫡子,自然也就成了在这尧城天空下一等一的公子哥儿。#)&!

    很多家族或者企业为了巴结沈氏,都以沈枫作为突破点,更是嘱咐自己的孩子必须与这位沈大公子搞好关系。

    因此沈枫从来都不缺一起飙车的伙伴。

    甚至有些人在飙车结束以后会向沈枫介绍美女。

    沈枫对此是一点兴趣都没有,所有那些尧城公子哥儿们送来的美女们,他一个手指都不曾碰,这让那些个风流成性的要公子哥儿们费解不已。到后来,小道上逐渐就传出沈枫是个基佬的消息。

    沈枫表面上对这些传闻是毫不在意的,可是沈迪已经听过很多次沈枫私底下的抱怨了,妈蛋我是基佬?也不看看他们送来的女人长得傻样,一个个庸脂俗粉,我看着都恶心。$^@^

    沈枫抹了抹嘴,而后拍了拍手掌,说道:“你自个慢慢吃吧,我要出去赴约啦。”

    沈迪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你真不跟我去?”沈枫玩味地又问了一句。

    “就你那技术,我怕跟你去了命都没了。”沈迪没好气的说道。

    “我靠,我那技术可是整个尧城的公子哥儿们都啧啧较好的好吗?你还嫌弃,我还懒得带你呢。”沈枫没好气的喊道。

    看着头也不回走出门的沈枫,沈迪心里一动,对着沈枫的背影喊道:“注意安全。”

    沈枫身形一顿,没有转身,只是顿了一下,随后不再停留,直接跨出了家门。

    远远的,沈迪听到了汽车轰鸣的声音,无奈的摇了摇头。

    吃完饭沈迪自己把碗筷洗掉,而后摸着肚子爬上了楼。

    已经凌晨3点了,躺在床上的沈迪有些心烦意乱,但是想着早上天一亮有可能傅沅熙还要过来拉着她去逛尧城,神帝只好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现在已经很晚了,如果再不睡觉的话,那今天逛街自己肯定会和个死鸡一样,她可不想在傅沅熙面前露出消极啄米似的尴尬模样,那还不知道要被他嘲讽成什么样。

    就这样渐渐睡去,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沈迪惺忪着睡眼看了看床头柜上的小巧闹钟,这一看立即睡意消减了大半,已是午后一点的模样,沈迪有些怀疑是自己看错了,于是抹了抹眼睛又定睛一看,还是午后一点,沈迪还是有些不相信,跑到窗边一下拉开了窗帘。

    一瞬间,夏日浓烈的阳光就涌进了沈迪的闺房。

    沈迪被阳光刺得眯了咪眼睛,她向下张望,楼下只停着自己的玛莎拉蒂,那辆这几个早晨一直出现的帕加尼今天没有出现。

    沈迪暗暗松了口气,看来傅沅熙这个恶魔总算是肯放过自己了。

    沈迪费力扯出一个笑容,以用来表达自己高兴的情绪,只是如果沈枫站在这里的话,肯定会说,这真是我这辈子见到的最难看的笑容了。

    沈迪自己也奇怪,傅沅熙不来,她本应该高兴的,那个霸道无双的男子总是让她不快的命令自己,还喜欢对自己动手动脚。

    她本应该极力的厌恶这个男人,只是,那天在游泳馆的一幕幕画面又浮现在脑中,傅沅熙几乎是在用生命保护她。

    沈迪感觉有些头痛,傅沅熙啊傅沅熙,你到底是真心还是假意。如果只是一时兴起,又何必救我沈迪呢?

    只是,若是真心,又怎么不打声招呼就消失掉了呢。

    沈迪昨晚那样的强迫自己入眠,实则是潜意识里认为早上傅沅熙肯定又会开着帕加尼按着大喇叭喊她起床。

    然而,现实并不如她脑中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