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难惹:三王爷〕〔重生之一代神棍〕〔龙魂古帝〕〔女帝家的小白脸〕〔宠物天王〕〔新帝谋婚:重生第〕〔密墓逃生〕〔甜妻有喜,霸道帝〕〔阴倌法医〕〔进击的创世神〕〔仙庭封道传〕〔时停五百年〕〔超级电子工业帝国〕〔毒医凰后:妖孽世〕〔疯狂的手游〕〔史上最强氪命〕〔妖孽主宰在都市〕〔天庭临时工〕〔手眼通天〕〔霸道老公求休战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五十五章 肃然起敬
    傅中正正在优哉游哉地开着车子,开着冯蝶一副马上就要赴死悲怆表情,心中忽然有些愧疚,自己怎么能这样欺骗这么一个心地善良地女孩子呢,于是空出一只手拍了拍冯蝶的肩膀:“没事了啊,蝶儿,我们不会死的。”

    冯蝶这才将信将疑地抬头看了看傅中正,又看了看绑在傅中正腰间的定时炸弹,屏幕上的数字已经定格在00:00上了,数字在不停的闪烁,但是炸弹却并没有爆炸。

    好一会儿冯蝶在带着还有些哭腔的声音问道:“这炸弹是假的?”

    彼时逃出生天的傅中正得意洋洋地点了点头,不曾想冯蝶这时却有些愠怒,一双小眼睛更是喷火的盯着傅中正,两只手更是握成拳头雨点般的落在傅中正的身上,这个混蛋,居然骗自己,一早就告诉自己是假的不就好了么?非要捉弄自己,难道他就这么喜欢看自己刚才那般狼狈的模样啊?

    许是不小心碰到了傅中正的伤口,傅中正一阵龇牙咧嘴,身体更是颤了颤。

    冯蝶看到付中正这个样子又忍不住一阵心疼,赶忙问道:“没事吧,没事吧?”

    另一头的周民子拼命的跑出天隆国际酒店,一出来就上了自己的车,马不停蹄的一顿狂开,生怕待会炸弹的余威波及到了自己。

    开出了老远,周民子才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回头望了一眼已经离他很远的天隆国际酒店。

    预料中地爆炸声没有响起,天隆国际酒店依旧安然无恙的耸立在a市的市中心,那酒店中散发出的温和的光仿佛在嘲笑周民子的愚蠢。

    “我草你妈的傅中正!”周民子这时候自然知道自己是上了傅中正那个小兔崽子的当了,不由咬牙切齿地怒吼道。坐在他旁边的那名刚才让她赶快跑的男人也是有些尴尬的不知所措。

    周民子现在是真后悔,刚才自己跑之前为什么不先一刀剁了傅中正再跑?越想越气,越想越气,周民子又是一拳砸在车上。

    不过,等周民子平复了心虚以后,又不得不佩服起那个他一直以来都很看不起的傅中正起来。

    以前听人说起傅中正的种种事迹,如何的飞扬跋扈,如何的顽劣不堪,如何的醉生梦死,周民子总要啐上一口,这狗娘养的傅中正,不就是投胎投得好点吗,如果自己能有他那样能够的家世,绝对能比这个败家子强上百倍千倍。不过今天,傅中正敢于只身来赴鸿门宴,敢于绑着假炸弹来同他们玩命,扪心自问,若是他碰到了这样的情况,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因为这中间只要稍微出了点差池,或者碰上对方也不要命,那这一切,也就成了一个笑话。

    就是在这一刻,周民子对傅中正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肃然起敬,也是从这天开始,傅中正的传奇一生不仅在a市,更是在华夏,开始上演。

    而成功救出冯蝶的傅中正,也终于得偿所愿,带着冯蝶,跨进了傅家的大门。

    第一次见到那无边的傅家大湖时,冯蝶惊讶得合不拢嘴把,她想过傅中正是何等的荣华富贵,却不幸竟是这般的荣华富贵到了极致的地步,在a市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也能拥有这样一座万千锦鲤,共俱一湖的后来被改名为百蝶湖的大湖,怎能不让人惊掉下巴。

    这就是傅中正与冯蝶的故事,他们的故事早已在时光的飞逝中被沙粒淹埋,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当年那是一番怎样的惊心动魄。他们固然是真爱,但那是生与死的磨难打磨出来的,那么沈迪呢,那个女孩难道也与自己得儿子经历过生死。

    这打死傅中正他都不信,更何况,今时不同往日,a市暗流涌动,整个华夏更是风起云涌,傅沅熙在这样的时代里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作为傅沅熙的父亲,他当然不希望儿子出现任何危险,更不希望傅家在他的手里没落消亡,因此,他更应该为傅沅熙找到一个好媳妇儿,一个能够真正意义上帮得上傅沅熙的媳妇儿。

    儿子问出这样的问题让傅中正有些不快,他冷哼一声:“我说过,不同意就是不同意,无需多言!”

    傅沅熙双眼喷火,他知道父亲可能会不同意这桩婚事,可是没想到态度这么坚决,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看到父亲这个样子,傅沅熙知道自己再怎么多说也无益,直接摔门而出。

    站在门口的黄琳瑶没敢偷听他们的对话,看着脸色铁青的傅沅熙走了出来,赶紧踩着小碎步子迎了上去。

    “沅熙哥哥……”甜美的声音才说出这几个字,哪知道傅沅熙根本没搭理她,直接就下楼上了自己的帕加尼。

    小王早就在里面待命了,傅沅熙不带感情地命令道:“开车,去尧城!”感受到自己老板冷若冰霜的情绪,小王也不敢多言,直接发动了汽车。

    刚才,正是傅沅熙站在这个地方看着傅中正上楼,而现在,傅中正看着儿子的车子慢慢消失在傅家大宅,挺拔了一生的脊梁这会儿显得有些微微下弯,从远处看去,傅中正更是一副年老的佝偻身形,浓密的黑发中有着几根刺眼的白发,偌大的房间里只有这么一个年岁已过半百的老人孤零零地站在这里,透出几分荒凉。

    但他的眼神依然坚毅,一如过往那些如烟岁月。

    一个比傅中正年纪更大的老人出现在房间之中,低声问道:“家主,您看,要不要告诉沅熙少爷那件事?”

    傅中正看着早已没了傅沅熙身影的院落良久叹息了一口才道:“以后再说吧。”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这边沈迪又睡了一个大懒觉,昨天傅沅熙没来找她,她自然史自由多了,本来以为傅沅熙临时有事,可是今天又没有来,沈迪稍稍松了口气,看来这a市的贵公子对自己真的只是一时兴起而已,可是,莫名其妙的,心中又有些失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第一强者〕〔枕上名门:腹黑总〕〔鬼王传人〕〔永生不灭〕〔杀手兵王俏总裁〕〔大自在天尊〕〔大千劫主〕〔修行在万界星空〕〔一品道门〕〔我的邻家空姐〕〔重生之娇宠小军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