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六十二章 看什么看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本以为傅沅熙会大发雷霆的沈迪没想到傅沅熙此时竟然是这般的温柔,感受着嘴里淡淡的鲜血的味道,刚才自己用力过猛,居然咬破了傅沅熙的舌头。

    来到了沈宅附近的小吃一条街,还真是热闹,行人如织,傅沅熙和沈迪一同走在这街上,还略微感到有些拥挤。

    不同食物的香味弥漫在空气中,烧烤摊旁上空的炊烟随风摇曳,沈迪的口水马上就在嘴里翻滚起来,咽了咽口水,沈迪带着傅沅熙来到了一家名为“吴记烧烤”的小店内。

    沈迪在这条街吃过很多年,对这家“吴记烧烤”更是情有独钟:不仅有烧烤,也有海鲜,咸粥,炒饭之类的东西,菜品还算丰富,味道也特受沈迪的亲睐。

    让老板搬了张桌子到外面,随便点了些东西就和傅沅熙相对而坐了起来。

    旁边也有不少桌子,都三三两两的坐了人,聊着一些有的没的。

    两人从先前沈迪咬破傅沅熙的舌头后到现在,话一直不多,这让沈迪感到有些尴尬,坐了一会儿见傅沅熙还不说话,就打破沉默道:“你不会真要在我家住吧?”

    傅沅熙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当然,而且,我们还得睡一张床呢。”说完最后几个字,傅沅熙的神情又变成了从前对沈迪的那副戏谑模样。

    不知怎么的,沈迪看见傅沅熙这个样子,心一下子就放松了起来,她还真不习惯刚才傅沅熙温柔的样子。

    “先说好,我可不是随便的女人。”沈迪一听说傅沅熙不仅要来自己家里住,还要和自己一床睡,哪里愿意,当即回道。

    “哦?”傅沅熙饶有兴致的“哦”了一声,一下子又把脑袋凑了过来,沈迪以为他又要有什么不规矩的行为时,只见傅沅熙说道:“那今天你怎么一眼就看上了那个第一次见面的男人?”

    沈迪虽然的确是和林全笑第一次见面,但对这个男人的印象还不错,再加上想着趁早摆脱傅沅熙,于是理直气壮地说:“谁说我和他第一次见面啦,我都和他认识好久了?”

    傅沅熙脸色一沉,冷声道:“就算认识很久了又怎么样?你看我推他一下,他都不敢还手,这么窝囊的男人,你也喜欢,不是吧?”

    沈迪虽说对林全笑有好感,但说喜欢,还完全谈不上,只不过现在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了,只好拿着林全笑当挡箭牌。一脸无所谓的沈迪看着傅沅熙慢慢道:“没办法,就是喜欢,而且,他幸好没还手,要是还手了还不被你傅沅熙整死?”

    其实傅沅熙刚刚提的那一点,恰恰是沈迪有些欣赏林全笑的地方,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被傅沅熙羞辱,却还能不动声色,沉得住气,没有因为面子这种东西而一时冲动,意气用事,这种人,日后解绝非池中物。

    傅沅熙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几盘小菜已经上了桌,那些烤串之类的,也上了一些,沈迪早就饿得有些头昏眼花了,哪里还有工夫和他废话,拿起一根烤串就往嘴里送。

    “嗯?我还没动呢,你就敢先吃?”傅沅熙早就被刚才沈迪的话气得脸色铁青,这时候故意刁难她。

    哪知沈迪根本不买他的账,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道:“别那么多将就啦,我的傅少,快吃吧您就,小女子都快饿昏过去了。”

    傅沅熙一时之间有些哑火了,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但是一想起沈迪刚刚那如受惊的小鹿般的楚楚可怜的眼神,再加上也确实知道沈迪自下午被他拉出咖啡厅是真的一点儿东西都没吃,哪里还忍心不让她吃饭啊。

    只好也拿起烤串吃了起来。

    刚要塞进嘴里,就觉得有些异样。抬头一看,沈迪正贼头贼脑看着他,傅沅熙一时尴尬,低吼道:“你看什么?”

    沈迪转了转乌溜溜的大眼珠子,嬉笑道:“我想看看这a市的太子爷吃烤串到底是副什么模样。”说完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傅沅熙稳了稳心神,尽量不被沈迪影响到,镇定自若地啃着烤串,可是刚啃一口,傅沅熙的脸色瞬间变成了猪肝色。

    “哇,哇,辣死了辣死了。”傅沅熙赶紧放下手中的烤串又是一声低吼:“沈迪,你他妈是让老板加了多少辣椒啊?”

    傅沅熙对食物气势没什么过多的挑剔,只是天生不擅吃辣,更不用说刚才沈迪偷偷让老板加的是巨辣!

    沈迪看着傅沅熙难得失态窘迫的样子,早已笑得直不起腰来了,眼泪都直在眼眶里打转。

    “哎哟,不行了,不行了,笑死我了。”沈迪一边狂笑一边用手拍着桌子,由于动静不小,周围的客人都纷纷侧目,这让傅沅熙更是尴尬无比。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傅沅熙见周围的人还不断朝这边投来好奇的目光,终于忍不住了,大喝一声,这一声气势如虹,周围的喧嚣似乎都被这一吼吼得有一瞬间的寂静无声。

    沈迪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吼吓了一跳,赶紧收起了笑容,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傅沅熙。

    正在这时候,离傅沅熙桌子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声音传了过来:“看一下怎么了?犯法?你丫的吼什么呢?在我军哥面前装逼?”

    循声望去,一个染着紫色头发的小混混一只脚踩在椅子上,一只手拿着一只生蚝往嘴里倒,另一只手则嚣张地指着傅沅熙。

    那一桌,离沈迪他们的桌子不算远,坐了五六个年轻人,看起来,都是一副小混混的打扮。

    傅沅熙皱了皱眉头,自己本就憋了一肚子火,从回傅家到现在,就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心的,若是以往,傅沅熙都懒得和这种小混混计较,只是今天,嘿嘿,正好拿来出出气。

    沈迪则坐在一旁,笑眯眯的,俨然一副看傅沅熙笑话的样子。

    此时那个指着傅沅熙的紫毛小混混吃完了生蚝,嘴角勾起一抹些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