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六十四章 画风突变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这时候苏别别口中的军哥就不干了,看着自己的小弟被那个西装革履的男子踩在脚下,他有些惊讶于对方的身手,这一片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高手出现了?

    不过管他呢,他还不信自己这边四五个人干不过对面一个,至于沈迪,他已经直接忽略掉了。

    “敢动我王军的人,找死!”王军一拍桌子正要起身让兄弟们过去揍傅沅熙的时候,“吴记烧烤”的老板跑到一旁点头哈腰地跟王军赔不是,他也看得出来沈迪这边势单力薄,就算那个衣着光鲜的男子有些身手,但也绝对斗不过王军这一群人。

    “军哥,你看,他们也是不懂事,不知道您的威名,要不这样,这顿我请。”一边说着一边朝沈迪这里眨眼睛,示意他们趁机快跑。

    他在这一片开这个店已经很多年了,知道王军在这附近很有些势力,如果得罪了他们,少不了一顿狠揍,更有甚者,会被直接弄成残废,她也是看着沈迪这样的水灵姑娘有些不忍心,才出面当这个和事佬,王军经常在这里吃饭,应该会给他一点薄面。

    “滚一边去,没看到我兄弟都那么惨了吗?”王军暴喝道,手也不闲着,一把就毫不客气地推开了多事的老板:“兄弟们,今天放开了手脚,让这个富家公子哥长长记性!”

    傅沅熙听着王军不知天高地厚的话语,无所谓的笑了笑:“酒瓶你们几个,也想教训我?”

    就在此时,一辆白色的帕加尼驶至路边,从车内走下来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快步走到傅沅熙面前,低声说道:“傅少,有消息了。”

    现场似乎没多少人认识帕加尼这辆车,但是正准备冲上去打傅沅熙的王军却被身边一个小混混拉住了,低声道:“老大,你看那车,帕加尼啊。”

    王军不耐烦地一挥手,不耐烦地道:“管他什么尼什么尼的,先揍人!”说着又要往前冲,结果又被身边的人拉住了。

    “军哥,这辆车尧城是没有人有的!”王军现在真想把这个拉着自己的手下痛打一顿,怒吼道:“没有就没有,管我屁事!”

    一旁的小弟生怕又惹老大生气,赶紧一口气说完:“这个型号的帕加尼我没记错的话全中国只限量三台,而整个a市就只有傅家有这辆车子。”

    这时候王军终于有些明白了小弟话里的深意了,有些不敢置信地说道:“你是说,刚才在那里坐着吃烧烤的男人是a市傅家的人?”

    小弟赶紧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而且你我都知道,傅家只有一个独苗,那就是大公子傅沅熙傅少,也就是说,站在我们面前的,很有可能就是傅少啊。”

    听到小弟最后的话语,王军已经浑身冒出了冷汗,我的天,傅少,就是在a市里也可以横行霸道的傅少,自己刚才居然还准备冲过去打他,现在,就是借他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对傅沅熙出手啊。

    赶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冲到傅沅熙面前,傅沅熙和刚刚到场的小王司机都是一愣,小王正准备出手拦下王军的时候,却只见王军“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傅少,傅少,小的知道错啦,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和我种上有老下有小的苦命人计较啦。”一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着,王军心里一边暗骂,我草你妈的傻比苏别别,看我回去不好好收拾你,这种人物你也敢惹,故意想害死我王军是吧。骂了一会儿苏别别又腹诽傅沅熙,你说你傅少,这么有钱,来吃什么烧烤啊,就是泡妞也犯不着来这种地方吧。

    周围的人一下子都瞪大了眼珠子,这,这画风变得也太快了一些吧,怎么刚才还要打人呢,这会儿就直接跪地上了。

    王军能够感受到四周扫过来的眼神,脸上一片热辣辣的,但是没办法啊,这会儿不是要面子的时候,再要面子,命都要没了。

    沈迪被这一幕弄得有些哭笑不得,没想到傅家的影响力居然如此之大,连这些最底层的小人物们也都怕的要命。

    要知道,什么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是牛犊还不知道老虎的厉害,有些集团,家族虽然厉害,但是平常人又怎么知道他们的厉害之处呢,他们又不了解其中的凶险,没想到,傅家确实做到了这一点,连初生的牛犊都还害怕!可见傅家的可怕之处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王军都这么求自己了,傅沅熙也不好再出手了,只好悻悻然的丢下一句,真无趣,就拿开了踩在苏别别头上的脚,拉着沈迪直接上了帕加尼。

    只是他没有发觉,在王军说破他的身份之后,一个人影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尧城东郊,龙释鸣所在的别墅。

    “乐歌,我们铁刀的人刚才跟我汇报,说在沈宅附近的小吃街上发现了傅沅熙的踪迹,他身旁跟着一个女人,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正是沈家千金——沈迪。”一个男人低着头对楚乐歌说道。

    “这一对狗男女,果然一直在一起,派人跟上他们了吗?”楚乐歌有些生气,他们楚氏在短短的两个月里破产,她更是因此而家破人亡,可沈迪和傅沅熙,这一对狗男女却还活得无比逍遥自在,不报了这血海深仇,让他们也尝尝这人世间的痛苦,她楚乐歌誓不为人。

    男人抬起了头,恭敬地回答道:“已经派人盯着了,正在找合适的机会下手。”客厅的灯光打在男人颇有气质的脸上,让他这一刻有些迷人,此人,正是那天参与毒品走私会议的其中一人,林天会。

    看多了龙释鸣宛如妖孽般的脸庞,楚乐歌自然不会被林天会所吸引,更何况,林天会只不过是跟在龙释鸣身边的一条狗而已。

    “那就好,有把握直接干掉吗?”楚乐歌又问道,这是她最关心的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