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六十六章 资料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资料上显示,林全笑是a市附属成三十六城之一的滨城望族林家的次子,而长子在多年前就神秘失踪了。

    林全笑有一个从大学时期就一直处的对象——向阳,资料上还附有向阳的照片,一个短头发的特别精神的阳光女孩。

    滨城势力最大的三个家族,分别是林家,吕家,冯家。大概是半年前吧,不知道什么原因,吕家和冯家开始深度合作,并且暗中在给林家使绊子,初时林家并没有因为这些而遭到多大的打击,甚至不知道吕家已经开始和冯家合作了,但是渐渐的,吕家与冯家的动作越来越大,等林家真正反应过来,已经有点晚了,现在的林家,表面上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已经是到了破产的边缘,只是靠着多年的底蕴还在苦苦支撑。

    “你明白了吗?”傅沅熙见沈迪终于放下了资料有些急切地问道。

    而这时饭菜也正好上桌,沈迪刚才看资料地时候都是勉强看的,实在是太饿了,也没顾着和傅沅熙说话,直接把酒店送过来地一大盆米饭也不用小碗盛,拉过来就是一顿狼吞虎咽。

    傅沅熙看着沈迪狼吞虎咽地样子,虽然恼怒对方无视了自己的话,但也没忍心打断沈迪。

    直到沈迪吃了一会儿好像撑到了,倒了一杯茶在那里优哉游哉地喝了起来,傅沅熙才又重复了一遍:“现在你明白了吗?”

    看着傅沅熙那双略带期待的眼神,沈迪差点一口水喷出来,这人也太搞笑了,就这么看自己吃完饭又接着问。

    傅沅熙看着沈迪强忍着笑容的表情,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也没干什么吧,有什么好笑的?

    终于忍住笑意,沈迪看着傅沅熙依旧期待的眼神突然想捉弄一下他,于是说道:“明白什么了呀?”

    “啪”地一声,傅沅熙狠狠拍了一下桌子,低吼道:“沈迪,别给我装傻!”这给傅沅熙气的,自己下午打电话催促着周建立先放下别的工作,把下午和沈迪见面的那个男子的资料先查出来,好不容易查完了现在沈迪居然在这里装疯卖傻,他能不气吗?

    “我今天是不是对你太温柔了?”傅沅熙瞪着沈迪冷冷地说道。

    沈迪知道这下子又惹恼了这个喜怒无常的公子哥,也为自己刚才的行为捏了一把汗,自己怎么在这个男人面前这么大胆了,面前这个男人,可是说一句话沈家举要抖三抖的人物啊。

    “那个,我是说,看来林全笑接近我是为了利用我们沈家的势力渡过这次林家所面临的难关。”沈迪小心翼翼地说道,生怕又惹恼了傅沅熙。

    “哼,看来你这个女人还不算蠢。”傅沅熙冷哼一声。

    “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沈迪又笑声地补充了一句。

    “啪”,这次傅沅熙拍桌子的声响比先前那次还要响,整个人更是“霍”地一下站了起来:“你这个蠢女人,你刚才说什么?”

    沈迪预料到傅沅熙听到这句话会很生气,但没想到他会这么暴跳如雷。

    不是她蠢,她还指望着林全笑给她做挡箭牌呢。正在沈迪不知道该怎么办地时候,小王突然闯了进来。

    “你进来干什么。不是说了让你在外面候着吗?”傅沅熙这时候心情很不好,看到不请自来地小王当然更没有什么好脸色。

    只是小王在上一次傅沅熙受伤地时候被沈迪点醒后就开了窍,如果傅沅熙没命了,他就算再听傅沅熙的话,傅家也不会放过他的,而此时,傅沅熙就身处险境之中。

    顾不得傅沅熙的暴跳如雷,小王焦急喊道:“傅少,没时间了,有人跟上来了,我估计是要来害傅少的,咱们还是先上车吧!”

    “嗯?”傅沅熙一听这话眉毛又是一挑,这个尧城是怎么回事,是一时都不让他傅沅熙安宁吗?

    而此时的沈迪,正在狂往嘴里塞饭。

    妈蛋,自己还没吃饱呢,怎么又有麻烦了,不管了,先往嘴里倒点儿再说。

    傅沅熙看沈迪这幅样子也是有点哭笑不得,一把牵着她的手就往外拖,一边拖一边骂道:“还吃,都要死了还吃!”

    沈迪被傅沅熙拖着,嘴里更是塞满了饭,咀嚼了好一会儿才含糊地说道:“死也要做个饿死鬼。”

    三人上了车,还没等小王发动引擎,几辆黑色轿车就出现在三人的视野之中。

    小王哪里管的了那么多,看到后面也有车子出现,赶紧一踩油门,就朝前面的车子撞去。

    “卧槽!”正对着帕加尼的那辆黑色轿车的主人是个中年男子,被突然冲过来的帕加尼吓了一跳,赶紧发动车子往旁边躲,饶是如此,车的一侧还是和帕加尼撞到了一起。

    借着这个力道,小王猛地一转方向盘,向左边的方向疾驰而去。

    车身摇晃间,沈迪和傅沅熙的身体也跟着左摇右晃,时不时两人的身体还会来一下亲密接触,但眼下沈迪没心情担心傅沅熙会不会在这个危急时刻吃她的豆腐,因为她的胃里现在已经是翻江倒海,这让沈迪极为痛苦。

    傅沅熙拍了拍沈迪的后背,说道:“想吐就吐出来吧,别憋着,憋着难受。”

    沈迪艰难地看了一眼傅沅熙,张了张嘴巴,好像在说什么,傅沅熙听不清楚,只好凑近了些,问道:“你说什么?”

    “我说,吐完了你不会要我赔吧?”沈迪有些虚弱的声音传进傅沅熙的耳朵里,弄得傅沅熙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敢情这货憋这么久不是怕把他的车子弄脏了,而是怕吐完了他让她赔钱,他又这么抠吗?

    傅沅熙无奈地叹了口气,正要说“不用你赔”地时候——呕——呕。

    我去尼玛呀,傅沅熙看着自己身上那些沈迪制造出来的一坨坨不明物质,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说沈迪,你他妈的简直找死!”还有些颠簸的帕加尼里传来傅沅熙怒吼的声音,而一旁的沈迪,则是不好意思的看着傅沅熙,她发誓,她绝对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