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六十七章 女婿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沈迪现在很绝望,自己怎么就把东西吐到了傅沅熙身上呢,这回肯定死定了!

    傅沅熙现在更是脸色铁青,可后面还有车子跟着自己,也没有时间处理,只好将外衣脱掉。

    “怎么那么多人追杀你。”沈迪刚才把吃的东西又全都吐了出来,不知道有多难受,说话也显得有些艰难。同时她也发现了,只要和傅沅熙在一起,就总是有麻烦找上门。

    傅沅熙不答,只是时不时的回头看一眼有没有甩掉后面的车子。

    “嘭嘭”,看到傅沅熙露头,后面跟着傅沅熙车子的人立马开了枪,那枪声在这只有汽车轰鸣的夜里显得格外刺耳。

    “卧槽!”傅沅熙立马缩回了头,就算他再厉害,也依然只是一个人罢了,子弹打中他,他也是会死的。

    傅沅熙皱皱眉头:“小王,知道是谁吗?”

    “傅少,暂时还不清楚,我会马上派人查的。”小王也很无奈,他就是尿急跑到路边撒尿,看着一堆车子直奔傅沅熙这里,就感觉不对劲,赶紧跑去叫傅沅熙了。

    “你说会不会是刚才在小吃街和你闹矛盾的那些人?”沈迪看着傅沅熙面沉如水的样子好心提醒道。

    “应该不会,他们没那个胆子。”傅沅熙总感觉蹊跷,自己身为save这一代总队长的身份极为机密,一般人不可能知道,因为这个来找他麻烦显然不太可能,那么现在就只剩下两个因素,一个是傅家的仇人,他们傅家这些年在a市一直势大,得罪的人自然不少,有人报复很正常;而另一个,就是前些日子破产的楚家了。

    虽说楚家的破产不是自己直接导致的,可自己那天晚上的确插手帮了沈迪,而且外面一直疯传是因为自己一时不爽才让楚家一夜之间遭了殃,难保那些心向楚家的人不会报复自己。

    可是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楚家早已退出了尧城的历史舞台,怎么可能还有人在没有利益的前提下来帮助楚家复仇呢?那么,现在唯一还想着替楚家报仇的是谁呢,傅沅熙拇指和食指捏了捏下巴,应该只有现在仍旧下落不明的楚乐歌了。

    “你说,会不会是楚乐歌?”傅沅熙像是在问沈迪,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应该不会吧,我以前和她接触过,怎么说呢,她不像是能干得出这种事的女人。”沈迪胃里还有些翻江倒海,对着傅沅熙说这话的时候,又有要呕吐的迹象。

    傅沅熙赶紧一把推开沈迪,警告道:“沈迪,你别乱来!”

    这还是沈迪与傅沅熙相处这么久以来,傅沅熙第一次主动将沈迪推开,沈迪莫名有些想笑。

    傅沅熙也是没办法,要是再让沈迪吐自己身上,那他就只能赤着上身了,又不是在车上过夜。

    这时候小王透过后视镜看了下情况对傅沅熙说:“傅少,貌似没有跟上来了。”

    刚才那枪声这么响,肯定已经惊吓到周边群众了,一击未得手,铁刀的人也只能放弃追击了。不然等警察赶到这里,他们自己就得完蛋。

    傅沅熙听到这话总算松了口气,转过头恶狠狠地看了一眼沈迪,敢把东西吐在他身上,看他待会怎么收拾她。

    晚上回到沈宅,傅沅熙果真没有离开的意思,跟着沈迪进了沈家,这让沈迪很是无语。

    沈仁一直在家中,看到扶着沈迪进来的傅沅熙,又是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沈迪由于在车上时的颠簸,再加上呕吐过,此时看起来有些狼狈,而沈仁对于女儿的狼狈模样,虽然心中有一闪即逝的疑惑,但也没有过多的追问,这让沈迪的心里对于沈仁的印象又是差了几分,想来沈仁肯定是以为她是被傅沅熙欺负得如此狼狈的,

    傅沅熙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对沈仁说道:“沈伯父,趁着今天有空,我们就来聊一聊那个度假村项目吧。”

    沈迪本来是要直接去浴室里洗澡的,听到傅沅熙这话也没有去了,而是坐在傅沅熙的对面,等待着他的下文。

    沈仁等了这么许多提案,终于等到了傅沅熙这句话,不由心情大好,欢喜道:“聊聊,聊聊!”

    “小王,你把关于度假村项目的合同拿过来。”傅沅熙打了一个电话给外面的小王,实际上这份合同,他早就准备好了,回a市的时候就让周建立送了过来,而后就一直放在了车上。

    沈仁一听“合同”这两个字,心里更是激动无比,口头上再怎么说的天花乱坠,再怎么把事情敲得板上钉钉,他心里还是会不放心,但是只要在合同上签了字,那么度假村的项目,就铁定会是他们沈家的,一想到几千个亿的巨大利润,以及未来沈家在尧城呼风唤雨的光明前景,饶是沈仁见过不少大风大浪,此时也是笑得合不拢嘴。

    沈迪也没想到傅沅熙一下子这么爽快,连合同都直接拿了出来,不过这样也好,她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落地了。

    不一会儿,小王就拿着一份厚厚的合同来到傅沅熙的身旁,把合同交给了傅沅熙。

    “沈伯父,这份合同就算女婿送给你的见面礼了。”把合同往沈仁身旁一放,傅沅熙慢悠悠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实在是太过震撼,就连一心想着赶紧签合同的沈仁也愣住了,沈迪更是惊讶得合不拢嘴巴,这个人,刚刚说什么?女婿?见面礼?

    沈迪只感觉脑袋晕乎乎的,比刚才在车上颠簸的时候还要晕。

    “傅少,你说什么?”仿佛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沈仁不敢置信地看着傅沅熙。

    “我说话不喜欢重复第二遍,但对岳父,我就破个例,我说,这个合同,就当是女婿给您的见面礼了。”看着沈仁不可置信的模样,傅沅熙倒是没什么反应,依旧慢条斯理,从容不迫!

    女婿!这次沈仁终于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了,脸都笑出花了:“好,好,好啊!”沈仁拍着大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