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六十九章 忘记一件重要的事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如果傅少真的能娶自己地女儿,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只是,刘梦毕竟是个女人,在这方面比沈仁想得要多得多,她忙问沈仁:“那你说傅家家大业大的,傅少的父母能同意我们迪迪给他们当儿媳妇嘛?”

    沈仁被问得一愣,对啊,自己刚才怎么没想到这个问题,傅家又不是傅沅熙一个人的傅家,他自己都算是尧城的顶尖人物,若是自己的儿子胡乱娶个女孩回家,他也不会同意啊。那就更别说像傅家那种超级家族了。

    从刚才傅沅熙的神情来看,也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跟自己的父母说过这事儿,可是,那有怎样呢?如果傅沅熙说的是假话,实际上只是想玩玩沈迪,他还应该要回去把傅沅熙赶走?不不不,绝不可能,想到这一点沈仁拍了拍刘梦的肩膀,故作随意的讲:“放心吧,梦,傅少已经明确地跟我说过,他的父母是同意这桩婚事的。”

    刘梦听丈夫这么一说才稍微放心了下,不过随即又有些不安道:“我们出去,就这么让他们两个共处一室?这样会不会不太好?”

    沈仁发动了汽车,一边开一边打趣道:“梦啊,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以为使我们那会儿啊,放心吧,孩子们有自己的生活,你就别瞎操心了。”

    听了丈夫的话,刘梦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刚才,她还在二楼我是的时候,隐约好像听到了女儿的吼声,只是这会儿想来,大概是自己听错了吧。

    车子速度很快,转眼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沈迪很细致地给自己洗了个热水澡,她现在想洗的越慢越好,因为她实在不想看见外面那两个惹人讨厌的家伙,简直太令人气愤了,居然当着自己的面毫不避讳地拿自己做交易!

    任热水流淌在自己地身体表面,撞到沈迪皮肤上的水流扩散成一个平面,仔细地滋润着沈迪地每一寸肌肤,就这样过了很久,沈迪才觉得没那么生气了,拿着浴巾擦着湿漉漉的身体,正在这个时候沈迪发现了一个要命的问题,自己刚才由于太过气愤,几乎是直接冲进浴室的,所以居然忘记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带衣服进来。

    沈迪咬着嘴唇有些手足无措,现在该怎么办,外面沈仁和傅沅熙还在沙发上坐着,自己总不可能包着浴巾就出去吧。

    左思右想想不出好的办法,又不可能睡在浴室里,沈迪只好扯着嗓子喊道:“妈!妈!”她还以为刘梦在家里呢,希望她妈把衣服送过来,而实际上,这个时候沈仁和刘梦已经出了家门,沈宅现在剩下的,只有管家吴伯以及几个佣人,当然,还有傅沅熙。

    叫了半天见没回音,沈迪有些奇怪,难道听不见?就在这个时候,一阵敲门的声音传来。

    沈迪心下一喜,连忙催促道:“妈,我刚才进来洗澡的时候忘记带衣服进来了,你帮我拿一下吧。”

    奇怪的,外面没有动静,也没有回话给沈迪,沈迪心中疑惑,母亲今天怎么不说话。

    而此时站在浴室门外的傅沅熙则是一脸坏笑着听完沈迪的请求后,转身来到了二楼,进了下午才进去的沈迪的房间。

    打开衣柜,一阵幽香扑来,傅沅熙看着满柜子琳琅满目的女式衣服,有些咂舌,女人的衣服还真是不一般的多啊。

    各色的连衣裙,吊带衫,紧身裤,外套,包括睡衣以及内衣,都整齐地摆在了这个衣柜里面。

    随便拿了几件衣服,当然还有最重要的胸罩和小内内,在沈迪的衣柜里,傅沅熙还发现了半透明的胸罩和小内内,顺手就拿了这种样式的下了楼,没想到,这个小妮子,那天在游泳馆还那么抗拒穿情趣内衣,自己却在家里偷偷穿,一想到这,傅沅熙就有些兴奋,脑子里都是等会儿沈迪穿上这种半透明的内衣后的香艳画面。谁让她把吃的东西吐他身上,谁让她刚刚那么不给他面子,这次一定要好好治治她。

    当然,我们的傅沅熙也没有猥琐到把这些内衣放在鼻子上嗅的地步,那种屌丝才会干的事儿,傅大公子怎么干得出来?

    来到浴室门口后,傅沅熙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门,生怕被沈迪识破了,还好沈迪毫无防备地把浴室门打开了一条缝,已经擦干了的一条玉臂就这么伸了出来:“谢谢妈。”以为是刘梦送来了衣服的沈迪还甜甜地道了一声谢。

    不料这个时候一只有力的大手一下就扣住了沈迪的手腕,沈迪心下一惊,这绝不是刘梦的手,正要挣脱,却听到了一个邪魅的声音:“迪迪,老公来给你送衣服来啦。”

    “啊!!!”听到傅沅熙的声音,沈迪这才恍然大悟,直接不受控制的尖叫了起来。

    老天,怎么是这个混蛋在这里,爸爸妈妈呢?算了,沈仁是不用想了,可刘梦……

    傅沅熙一只手抓着沈迪的小手,另一只手已经开始推门了,沈迪现在浑身上下就只包着一层浴巾了,哪里敢让傅沅熙这个流氓进来,努力用身体抵着门,不让傅沅熙得逞。

    “再不开门我就踢了啊!”傅沅熙久攻不下开始威胁沈迪。

    “你踢吧,踢死我算了!”沈迪委屈地对傅沅熙喊道,声音里满满的楚楚可怜,这一下又让傅沅熙有些心软了。他顿了一下才说道:“好吧好吧,怕了你了,来,把衣服拿着。”说着傅沅熙用另一只手从夹缝中把衣服递给了沈迪。

    沈迪现在一只手被傅沅熙抓着,另一只手撑着浴室的门防止傅沅熙硬闯进来,哪里还有多余的手去拿衣服,于是说道:“你先把我的手放开。”

    傅沅熙无奈,只好松开了沈迪的手,只是沈迪还没来得及拿过傅沅熙另一只手递过来的衣服,衣服就从傅沅熙手里掉了下来,落在了浴室的地面上。

    绝对是故意的,沈迪看着落在地上的衣服,愤怒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