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七十章 耳垂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尤其是看到散落在地上,已经露出真面目的半透明内衣,沈迪更是气得浑身发抖。

    “这个混蛋,居然跑到了自己的房间,还翻了自己的衣柜!”

    最关键的是,还拿他的脏手碰了她马上要穿在身上的衣服,还有,这货居然把自己有一次一时兴起买的半透明内衣给拿了出来!

    每个女人,或者说都会有自己的一点小隐私,沈迪也并不是喜欢穿半透明的内衣,只是有一次去刘小小租的房子玩,刘小小就神秘兮兮的拿出她买的半透明内衣给沈迪看,还当着沈迪的面穿了起来。

    沈迪没想到,说话那么萌的刘小小居然还喜欢这么穿,不过她也没说什么,而且乍一看觉得刘小小这么穿着还挺好看的,于是回家以后自己也偷偷买了一套,躲在房间里偷偷试穿了一下。

    对着镜子照了照,沈迪越看越别扭,于是也就没再穿了,而这套刚买回来的内衣她才穿一次,就被永久的放在衣柜里了,再也没拿出来过。

    实际上沈迪好几次都想把这东西丢掉,可是每次都忘记了。

    而傅沅熙,居然连这套内衣都扒拉出来了,沈迪有一种自己脱光了被人一直盯着看的耻辱感觉,正蹲下身想捡起衣服,不管怎样先穿上去凑合凑合再说。

    只是傅沅熙却趁她愣神的这个时机一下子推开了门,沈迪想反应已经来不及了,身体被傅沅熙隔着门推得直往后退,

    就这么,傅沅熙轻而易举的进到了浴室内,而沈迪是衣服也没有拿到,门也没守好,现在只能躲在门和浴室墙壁形成的夹角里,同时她也不敢蹲下去,因为身上只有一袭浴袍,若是蹲了下去,那春光乍泄的香艳画面岂不会全让这个混蛋看光?

    “傅沅熙,你混蛋!你出去!”无助的沈迪只能用话语做着最后的抵抗。

    傅沅熙慢慢地将沈迪扣在浴室门把手上地小手扳了下来,而后潇洒一甩,就把门从里面给关了起来,沈迪整个人就这样暴露在了傅沅熙的视野之下。

    浴室里热腾腾的水雾还未散去,笼罩着整个空间,更笼罩着沈迪,使她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朦胧美。

    灯光打在沈迪浴巾没包住的裸露肌肤上,更衬托出那如牛奶般白皙的肌肤熠熠生辉。

    而由于就这么被一个大男人看着,沈迪更是羞红了脸,那红晕一直蔓延到了沈迪的耳垂上,更是在灯光的渲染下,红里还透着粉,任哪个男人看见了,都想吃下眼前这个秀色可餐的人儿。

    傅沅熙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一瞬间又想起了那一晚眼前这个女人在自己身下呻吟的模样,那感觉,美妙无比。

    有些口干舌燥的傅沅熙哪里还愿意等,一步一步地朝沈迪逼近。

    沈迪睁着水眸略带哀求地喊道:“傅沅熙,你别过来,你别过来。”说着双手直至地抵着傅沅熙的胸膛,阻止他的靠近。

    秀色可餐的美人儿就在眼前,更何况那一双软若无骨的小手还抵在了傅沅熙的胸膛,这哪里是抗拒,明明就是诱惑啊。

    两只手顺势握住沈迪放在自己胸膛上的小手,傅沅熙的气息已经有些粗重起来。

    沈迪小心脏狂跳起来,她现在已经感觉到氧气有些不够用了,而最可气的是傅沅熙抓住她的手之后,不是拿开,反而还握着她的手,在自己的胸膛上缓缓地转动着。

    我去!沈迪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无赖,想要抽出手,可傅沅熙哪里肯给她机会?

    傅沅熙的头慢慢的贴近沈迪的脸颊,粗重的呼吸打在她的脸上,使她本就泛红的脸蛋此时更加红了,粉嫩的雪颈亦是由白转粉,就好似冬日里皑皑白雪下突然落下了一阵粉红的花雨,让人只看一眼,就怦然心动。

    “啊…”猝不及防的,不同于往日傅沅熙霸道的侵入她的口腔,这一次,傅沅熙竟是轻轻吮住了她的耳垂,一阵电流般的酥麻感迅速传入沈迪的脑中,使她这时惊忍不住的轻声呻吟了起来。

    恍惚间,又感到傅沅熙身下的某个庞然大物正硬梆梆地顶在自己小腹上,更是让沈迪有些意乱情迷。

    傅沅熙此时也是满眼的欲火,身体不知道是因为浴室里的温度还是因为别的什么而变得滚烫起来。今天,他将再一次征服眼前这个女人。

    沈迪已经有些无力抵抗傅沅熙的攻势了,眼神甚至有些涣散,好似在痴痴地看着傅沅熙,傅沅熙很满意这一幕,正要解下围在沈迪身上地浴巾时,沈家的大门忽然被拍得震天响。

    “爸,我回来啦,快开门”

    “爸,快点,墨迹什么呢!”

    “吴伯,人呢?”

    是沈枫,他今天出去和朋友飙车,忘记带钥匙了,本来这也没什么,沈家是有管家的,带不带钥匙其实都无所谓,只是今天的沈家大门,却紧紧地关着,也不见吴伯人影,沈枫只好拍门。

    傅沅熙双眼里本来的欲火已经被怒火取代,为什么,为什么每一次总有意外!刚才为了防止意外,他已让吴伯等家佣今天不用值班,直接回家就行,吴伯由于是沈家的管家,一般都是在沈家住的,身价给他安排了一个不小的房间。不过今天也被傅沅熙赶了出去。

    吴伯也不敢不听傅沅熙的话,他先前在客厅角落也算是看清楚了,连沈仁这个沈家家主都忌惮这个英俊的男人三分,他一个做下人的,哪里敢不听傅沅熙的话呢?

    本以为一切已经安排妥当,今晚吃掉沈迪应该没问题的,结果没想到,不知又是哪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来破坏他的好事。

    沈迪在听到沈枫声音的那一刻,丢掉的魂仿佛立即又回到了自己的身上,眼神也重新有了聚焦,她有些羞怒的一把推开傅沅熙,捡起地上的衣服就要跑。

    傅沅熙也没有阻拦,只是喊道:“谁啊,是谁在那里大呼小叫的。”声音中明显带着愠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