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七十四章 第九小组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等了四十分钟的沈枫看到终于有香气扑鼻的菜肴被傅沅熙端了出来,立马两眼放光,也不去盛饭。老早他就一直拿着筷子在敲桌子了,哪里等得及,先来一口再说。

    闻着糖醋排骨散发在空气中的香味,沈迪本就已经饿得死去活来的胃更是蠢蠢欲动,但她还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克制住了自己。

    沈家人都不喜欢吃甜食,她现在就等着沈枫“呸”地一声把吃紧嘴里的排骨给吐出来。

    可是令她大跌眼镜的是,沈枫非但没有吐出口中的东西,还一脸享受的表情,这什么情况?

    “老姐,这也太好吃了吧,你也快来尝尝。”沈枫大声地朝沈迪喊着,还一边用筷子夹着一块排骨在空气中晃了晃。

    沈迪气不打一处来,这个沈枫,又故意捉弄自己。可是,看到沈枫的表情,沈迪又觉得惊讶,难道傅沅熙做的就这么好吃,连一向挑嘴的沈枫都赞不绝口,她可是知道,沈枫是绝不会碰甜食的。

    啊,真的好想吃。

    沈迪眨了眨眼睛,走到沈枫身边,悄声说道:“沈枫,你可小心,傅少可是个gay啊。”沈枫一听,果然连夹菜的手也微微抖了抖。

    这时恰好傅沅熙端着剩下的几样小菜出了厨房,沈枫于是就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傅沅熙。

    傅沅熙的感官何其民敏锐,当下就感到沈枫奇怪的眼神,不过他也没多想,只以为对方是惊讶于自己身为傅家继承人还有如此厨艺。

    “去,盛两碗饭过来。”傅沅熙来到桌旁坐下对一旁垂涎三尺的沈迪命令道。

    沈迪以为傅沅熙终于开恩,肯让自己也填饱填饱这饿瘪了的肚子,忙欢喜地去盛,哪知道刚盛过来,一碗给了沈枫,另一碗自己纲要坐下吃地时候,傅沅熙就一把夺了过去:“本少也是一下午都没吃东西啊,饿死我了。”

    沈迪恨恨看了一眼傅沅熙,心里憋屈极了,有没有搞错,这里可是她家,自己居然连饭都不能吃。

    看着眼前两个男人对着餐桌上地饭菜就是一顿风骏残云,沈迪是欲哭无泪啊。

    不过傅沅熙哪里真舍得不让沈迪吃饭,最后还是假装很勉强地让沈迪也一起吃饭了。

    沈迪那时候哪里还顾及得了什么面子之类地东西啊,都快饿昏了好吗,尤其是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几盘菜肴却一直不能动嘴,这得是多大的痛苦啊。

    吃糖醋排骨之前,她还有些担心沈枫之前做出的夸张的表情是骗她的,可是吃完之后,沈迪不得不赞叹傅沅熙的厨艺,当然这不是沈迪最饿的一次,做特工的这许多年,多少次走在死亡的边缘,又有多少次她饿得头昏眼花,这也不是她觉得最美味的一次进餐,前文说过,青豆炒肉丝是她童年最喜爱的一道家常小菜,母亲的手艺仍是她最难忘的回忆,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仍喜爱着这道菜。

    可是不得不说,这道傅沅熙做的糖醋排骨真的很好吃,即使是沈迪那么不喜欢吃甜食的人,也被这美味深深的震撼了,原来甜食也可以这么好吃,没想到傅沅熙一个纨绔子弟,竟也有这么高超的厨艺。

    这一刻,沈迪不禁对傅沅熙有些刮目相看起来,当然,这仍然不妨碍沈迪讨厌这个喜怒无常的男人。

    傅沅熙看着沈迪狼吞虎咽的样子微微一笑,问道:“好吃吗?”

    沈迪嘴里包着饭,含糊不清地回答道:“饿了什么都好吃。”

    傅沅熙不以为意,他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很有自信的。

    若要说傅沅熙的厨艺是怎么练出来的,一个清贵无双的公子怎么会去学习厨艺呢,那还要从当初傅沅熙初入save的时候说起。

    那时候他是save第九小组的成员,save第九小组,常年驻扎在远在a市千里之外的c市。

    如所有小组一样,第九小组也是五个人的编制,当时的队长是一个叫作同清清的年轻女人。

    傅沅熙记得很清楚,每次出完任务,同清清为了犒劳大家,总是会做一大堆好吃的给大伙吃。

    出任务,有时候几天都没时间去吃什么正常的东西,吃的最多的就是压缩饼干这类的东西。

    他们这些第九组的大老爷们儿,在出任务的时候,尤其是在极为艰苦的条件下,就会彼此鼓励对方:“坚持住,等出完这趟任务,同队就会做一大堆好吃的东西等咱们呢。”

    那些与兄弟们一起吃着同清清做的饭的时光,也是傅沅熙极为怀念的日子。

    后来,在一次追击东夷岛国派来华夏的间谍的任务中,由于事关国家安危,同清清亲自出马。

    那是一场极为惨烈的枪战,第九小组的成员几乎全军覆没,傅沅熙也差点死在那场枪战中。

    傅沅熙以前出任务,总是凯旋而归,但这一次,看着兄弟们一个一个的倒在血泊之中,整个脑袋几乎是懵的。

    而就在这时,一颗子弹就在傅沅熙的眼前极速放大,傅沅熙那时候才是个十七岁的小伙子。心中,是对兄弟们全都阵亡了的悲愤,以及对死亡的害怕。

    他知道,下一刻,他就会被子弹洞穿脑袋,然后一命呜呼。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正是第九组的组长——同清清!

    敌人一边打一边后撤,傅沅熙甚至来不及发泄此时更大的悲伤情绪,他害怕那些间谍突然改了主意冲了过来,兄弟们都已经死了,自己的组长也身负重伤,自己这个时候是绝对不能萎靡不振的。

    于是,背起同清清傅沅熙就开始狂奔,他必须逃走!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傻,同姐,你是组长,我是组员,你比我更重要!”傅沅熙一边跑一边怒吼道。

    此刻他多么希望倒在血泊之中的是自己,而不是这个自己尊敬爱戴的女人。

    “不,你是傅家大少,更是未来save的总队长,你不能死。”那个时候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有气无力地告诉了傅沅熙这个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