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八十七章 粉色信笺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何小丽说要保密,傅沅熙也就没有强人所难非要她说出来。

    二人吃着饭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你怎么能让你的女朋友帮你提东西呢。”何小丽说这句话的时候有些嗔怪的意味。

    傅沅熙停下掰螃蟹的手故作神秘笑道:“保密。”

    “切。”何小丽心里觉得这个男人小气,就因为自己不愿意告诉他自己为什么要当警察,结果这个男人也不回答她的话。

    ————

    曲章出生在尧城一个贫穷的家庭,听父亲说,他的母亲楚爱爱和他的父亲曲林高中时就是同学。

    那时候的曲林是班里的班草,她的母亲虽不是班花,却也算得上漂亮。

    曲林那个时候沉默寡言,一心栽在书本中,几乎和女生没有太多交集,原本,他和刘爱爱也不会有任何交集。

    有一天,楚爱爱落落大方地递给了曲林一封粉色的信笺,走的时候还对着曲林笑了一下,她一笑起来,两个大大的眼睛就会弯成月牙儿,特别好看。

    那时候是一如现在的浓烈夏日,阳光穿过玻璃洒在书本上,那空气中的尘埃在阳光的照耀下变得清晰可见,它们无忧无虑地飞舞着,一如那美好的少年时光。

    黄昏地金色光芒将曲林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他走在茂密树荫的下面,手上拿着那封粉色的信笺。

    他虽然整天都把头埋在书堆里,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是个榆木疙瘩,他当然知道信里会是怎样的内容,他没有选择打开信笺,也没有选择把信笺丢掉。他开始认真的考虑,自己是否喜欢那个一笑起来就眉眼弯弯的女生。

    他虽然不关注女生,但也知道楚爱爱。那是一个爱笑爱闹的女生,出手阔绰,为人也大方。经常会听到她放学时喊着女同学一起去吃饭的声音,而且最后总是会豪气万丈的加一句:“我请客!”然后,就会听到女孩子们的欢呼声,以及他们簇拥着刘爱爱出教室的身影。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这样的楚爱爱,但是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早恋,所以,在反复思索之后,他决定还是拒绝刘爱爱。

    曲林让楚爱爱放学的时候来学校的操场见面的时候,楚爱爱有些奇怪,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但她依然答应了曲林。

    自认为拒绝对方只是一件很简单很轻易的事情的曲林,在操场上支支吾吾了很久,也没能说出那句话。一直到夜幕降临,一男一女还在操场上转圈,最后还是楚爱爱是在耐不住性子了问曲林到底是什么事。

    曲林只好硬着头皮开口了,说我们不能早恋。

    没想到楚爱爱什么反应都没有,只是微笑着说了一声没关系,我会转告莫心的。

    曲林这才知道原来信里不是楚爱爱对他的告白,而是班花莫心的,只是让楚爱爱代为转交罢了。

    这么大的乌龙弄得曲林实在有些不好意思,就请楚爱爱吃饭以表示赔罪。刘爱爱也并不拖泥带水,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这就是曲林与楚爱爱有的第一次交集,曲章看到父亲每次跟自己说起这一段时总是满脸幸福的笑啊笑。

    后来曲林与楚爱爱从相识再到相知最后再到相爱,两人也从高中一起迈向了大学,从大学迈向了社会。

    楚爱爱要嫁给曲林家里是极力不同意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曲林穷,当年作为尧城两大豪族之一的楚氏,怎么会同意楚家人嫁给一个穷光蛋呢,要知道,楚爱爱可是楚天的姐姐。

    但是楚爱爱那个时候是如此的深爱着曲林,她把自己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曲林,又怎么可能放弃呢?

    于是,就在楚家“嫁过去了就别说是楚氏子孙”的声音里与曲林草草的完婚了。

    楚爱爱相信,就算没有太多的金钱,只要她和曲林彼此相爱,那么生活也一定会幸福美满的。

    然而,活在童话里的女人终究要去面对那一日三餐与油盐酱醋了。与曲林结婚以后,曲林的工作一如既往,工资只有那么多,对于楚爱爱来说,短时间内她还可以自我安慰,譬如曲林以后肯定会挣到大钱的,譬如只要自己少买些名贵衣服或者包包,生活总能过得下去。

    可是时间久了,那份曾经如此光鲜的爱情就被生活摧残得破败不堪了。

    虽然楚爱爱已经没有与楚家再联系了,结婚之后也在没有踏入过楚家的大门,但以前的人脉以及关系还在,每逢与人出去吃饭的时候,她再不敢像从前那样说那句在学生时代一直说过的话——我请客。她也不敢在别人面前伸出自己的双手,那双曾经纤细白皙如葱般的手指,已经不再从前。甚至手上的皮肤由于长久的家务劳动也已不再嫩滑,或与过不了多长时间,上面就该起茧子了。

    每当人们问起她现在和曲林在一起生活得如何,她都微笑着说很好,但谁都能看到,以前一身名牌的她,坐在饭桌上,穿得却是异常的朴素无华。每一次去参加同学聚会,人们总是夸赞从前的她是如何如何的光彩夺目,当然,那些同学也识趣,自然不会说楚爱爱你现在混得可真差,只是那一道道从楚爱爱身上扫过的探询视线都像是针一样,狠狠地刺在楚爱爱的心里。

    于是原本祥和的家庭就开始有了争吵的声音,楚爱爱总是埋怨曲林的没用,埋怨他不会挣大钱,曲林也不喜欢总是埋怨他挣不了钱的楚爱爱,他总是说,以前你不这样的,小爱,你现在怎么那么跟钱过不去。

    日子在这样的争吵声里一天天的过去了,突然有一天,楚爱爱不再埋怨曲林了。因为她再也受不了这样的生活了,她选择逃避,逃开这个家,同时,也放弃了她和曲林共同的儿子,曲章。

    楚爱爱跑了以后,曲林班也不上了,不但报了警,自己也开始翻遍尧城的每一个角落,他要找到楚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