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八十八章 硬骨头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彼时还只有七岁的曲章从此就没有了妈妈。

    自从楚爱爱逃走了之后,曲林的这个家就不像家了,之前还只是过着朝九晚五生活的曲林迷上了酒,经常是喝得烂醉如泥,就这样,把工作也给喝没了,于是,曲章的生活也就过得愈加清苦。

    七岁的孩子看见父亲这个样子,偶尔会跑过去夺走曲林的就被酒杯,然而换来的,往往是一顿毒打。

    在这样清苦的日子和父亲的毒打之中长大的曲章性格变得极为乖张,从小,学校里的孩子都怕他,因为他是个不要命的家伙,有一次一个高年级的同学来曲章的班级里闹事,结果硬生生被曲章给打跑了,高年级同学自然不甘心,叫人放学堵曲章,把曲章打得遍体鳞伤,可曲章临昏迷前还一直包着那个孩子的脚,摊上这么一个不要命的,那时候还只是孩子的他们都害怕了。

    曲林发现自己头上有白头发的时候,曲章也长大了。

    他没有念完初中就出来混社会了,混到如今一直高不成低不就,甚至连小太妹们也瞧不起他,但是他却是是一个很讲义气的人,十八岁那年他跟着老大抢劫,最后被警察抓住了,曲章的老大跑了,留下曲章一个人,但曲章没有供出他的老大,一个人进去坐了五年牢。

    出来以后他的老大感激他,对他不薄。

    就是在那期间他认识了李玉欢,说来也巧,那一天曲章正在一个面馆吃面,就有两个壮汉进来把当时他还不知道名字的正在吃面的女人抓走了。

    曲章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拿女人说事的人,当下就挡在了门口。

    那两壮汉一看有人多管闲事,就吼道:“哪来的多管闲事的狗东西,她爸欠了赌债,还不起,那就只好拿他女儿抵了。”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兴这个?”曲章挑衅问道。

    “小子,你不知道的事儿还多着呢,快给老子滚开。”一个壮汉开口道。显然是不想节外生枝。

    “我要是说不呢?”曲章满脸的嚣张。

    二人见一时半会儿带不走女孩,也有些火了,放开女孩就和曲章打了起来,曲章自然不是两个壮汉的对手,起先还能还还手,随后就被两个壮汉按在地上打,由于是晚上,街上没什么人,所以两个壮汉也算肆无忌惮。

    两人见曲章趴在地上不断地痛苦呻吟着,拍了拍手站了起来,一个壮汉吼道:“以后少他妈多管闲事,要不是今天老子有急事,非把你小子弄成残废!”放完狠话两人又准备去抓那女孩,可是刚想抬脚却发现怎么抬也抬不起来,往后一看,只见满脸血污的曲章两只手紧紧地抱着一个壮汉的腿,使得他寸步难行。这给那个壮汉气得,怒吼一声:“看来他妈的还是个硬骨头,打不服是不?”说着就用手肘击打着曲章的脊背。

    一旁的叫作李玉欢的女孩何时见过这样的场面,别说逃跑了,两只脚一软,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面馆里的老板早不知道哪里去了,而几个客人也早就偷偷溜走了。

    被曲章抱住脚的壮汉一遍遍地用手肘击打着曲章地脊背,一边打一边吼:“老子还就不信了,打不服你个臭小子!”另一个壮汉也在用力地掰着曲章地手。

    如果情况一直这样下去,就算曲章精神上支撑得住,肉体上也是支撑不住的。然而就在这时,警笛响了,也不知是店老板还是溜出去地哪位客人报了警。曲章自从出社会这么多年,从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觉得那警笛声竟是如此悦耳。

    曲章从医院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不是他的父亲,而是自己救下的那个女孩。

    女孩见曲章醒了,忙给曲章倒了杯温热的水,声音糯糯道:“谢谢你救了我。”

    曲章觉得那一天的阳光是那样的明媚,有个女孩跟他说了声谢谢。

    他看着女孩满怀感激的眼神,觉得这顿打没白挨。

    后来曲章终于知道了女孩的名字,李玉欢,是个好名儿,他打心眼儿里这样认为。

    女孩也告诉了曲章她的过去,原来她的父亲不知什么时候迷上了赌博,而且一天比一天陷得深,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卖掉了,母亲受不了这样的生活,自杀了。这让李玉欢的父亲陡然清醒了过来,可是为时已晚,他欠的债就像拉在裤裆里的屎一样,是怎么擦也擦不干净。

    那些债主见李玉欢的父亲也还不上什么钱,于是就打起了他女儿的主意,这才有了先前两个壮汉要绑走李玉欢的画面。

    曲章觉得女孩的经历是在是和自己很像,唯一不同的是,曲章的母亲没死。

    于是,曲章对这个叫李玉欢的女孩格外亲切了起来。

    日子一天一天流逝,两个人逐渐走到了一起,李玉欢也自然知道了曲章到底是干什么的,她跟曲章说,想要过平常人的生活,不想再像以前那样担惊受怕了,曲章说,好!

    为此他特意征求了他老大的同意,曾经没被曲章出卖让这个曲章的老大思索了一下就答应了曲章的请求。

    他相信曲章,过上普通的生活后绝不会出卖他们这帮弟兄,并且,在曲章走的时候还给了曲章一笔钱。曲章的老大说:“章子,向我们了,还可以回来看看,我们这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着,这些钱啊,你拿着,和你看中的那个妞好好过日子,生了儿子呢,就不要抱过来给我看,让我做干爹什么的,免得他也走上咱们的老路。”

    一向坚强,自七岁以后再也没怎么哭过的曲章被老大这平凡的几句话说得眼眶都有些湿润了,他重重点了点头,一路向前走不回头,人生路漫漫,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碰到这么好的老大。

    这样的想法只在曲章的脑中停留了一刹那,因为他猛然想到,以后过着柴米油盐日子的自己,怎么还会有老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