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九十章 警察证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曲章一见此人死死抱住自己的腿,也急了,虽说现在下着暴雨,但难保不会有行人经过,若真的等到被行人发现,然后报警,那就全完了。

    “咚”,曲章一拳砸在男人的头上,他也不敢下死手,怕把人真的打死了,若是以前那个无牵无挂的自己,被枪毙了也就枪毙了呗,可现如今不一样,他有了心爱的女人,为了女人,他必须谨慎。

    以前曲章总觉得那些电视剧里演的英雄难过美人关太假了,总是对此嗤之以鼻,可如今他方才晓得这美人的厉害,他能让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男人开始怕死起来。

    曲章力求这一拳能把眼前的男子给打晕过去,但嘴上却不这么说,他吼道:“再不松手,老子就打死你。”虽然说心里已经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不会将眼前的男人置于死地,但嘴上的气势却不能弱啊。

    被曲章重重一拳砸在脑袋上的男人居然还没晕过去,曲章也不是傻子,猜到男人可能是为了这一包钱而硬撑着,不由喃喃道:“妈的,这钱啊,真是个好东西,人人都想要!”

    男人虽然没晕过去,但脑袋已经有些不清楚了,也没听清刚才曲章说了什么,只是一个劲儿的扯着曲章的腿,不让他逃跑。

    正在小店里吃饭的何小丽与傅沅熙从吃饭时就开始聊,一直聊到了刚才,两边应该是都找不到什么恶话题了,陡然陷入了一阵寂静之中,不说话光吃饭当然有些尴尬。

    何小丽琢磨了一会儿,想找话题来打破这微微有些尴尬的境遇。她忽然说:“喂,你要不要去淋淋暴雨吗?”何小丽说着指了指外面依旧在倒的暴雨。

    “都说了,叫我傅少!”傅沅熙对这个“喂”很不满意。

    何小丽不接他这一茬,问道:“到底去不去啊?”

    傅沅熙脸色一黑:“我又没毛病,干嘛要去淋雨。”

    被傅沅熙这么一说,何小丽也觉得刚才自己的主意好像很幼稚。

    她本来还以为傅沅熙会像那些电视剧里的男主角一样,陪着她一起去痛痛快快淋一场大雨,然后开心的笑。很可惜,傅沅熙并不是这样的男人。

    这时,一桌客人各个喝得东倒西歪的结账就离开了。何小丽有些不喜他们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的酒味,

    “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何小丽问。

    “雨这不还没停吗?”傅沅熙反问。

    何小丽无语,这雨要是下到半夜他们难道半夜才走?不过想了想这句话她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这时,外面几个喝醉的男人齐齐用手指着同一个方向。

    一个人说道:“妈的,老子是真的喝醉了,怎么有两个人在地上打架。”

    另一个人说:“妈的,看来老子也喝醉了,老子也看得到有连个人在地上打架。”

    又一个人说:“妈的,真的有两个人在那里打架。”

    几人的声音并不小,坐在门边的傅沅熙和何小丽自然也都听见了。傅沅熙觉得两个人在街上打架而已,没什么大事儿,也就懒得出去张望一眼,对于这些小事,他见得太多,以至于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好奇心去探询这事儿。

    这时候,何小丽就坐不住了,起身就往外走。

    傅沅熙叨叨道:“有啥好看的,不就两个人打架吗?”

    何小丽没理会他,傅沅熙不关心这事,甚至连看一眼都没兴趣,何小丽心中有些隐隐的奇怪,只是想到对方一个富家公子,气度自然要与一般人不同些,也就没往心里去。

    可她何小丽不同,她可是个警察,碰到人民群众打架闹事她要是不管那也太说不过去了。

    何小丽走出店门向几人指着的方向看去的时候,傅沅熙依旧没有起身,

    直到何小丽朝着众人所指的方向冲过去的时候,傅沅熙放下了手上的筷子,抽了几张卫生纸擦了擦薄薄的嘴唇与修长的手指后,傅沅熙终于朝门外走去。

    他倒不是说想去看什么热闹,他是怕何小丽过去调解的话,很有可能会被揍,而这个女警官也不一定能打得过对方,看在何小丽好心给他送衣服过来,他还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在需要的时候站出来。

    曲章还在打着抱着自己腿的这个家伙,忽然感到有些不对劲,抬头一看,发现刚才经过的菜馆的门口站了几个人,对着这边指指点点。由于雨势实在太大,距离也有些远,所以曲章并没有听清楚对方说了一些什么。

    但无论怎样,自己已经被发现了,这让曲章本就狂跳的心跳得更快了。感受到脚上的那双手还没有松开的迹象,曲章开始变得有些暴躁起来。

    自己今天也碰到了一个打不服的硬骨头啊,他有些理解以前他抱着别人脚死活不松手的时候别人咬牙切齿的神情。

    曲章正要下定决心下狠手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色球鞋的,身穿一身紫色碎花雪纺衫的女孩向他这边跑过来。

    曲章的记性不错,记得这个女人是自己先前从饭店路过时看到的那个女孩,这个女孩儿朝他跑过来干嘛?

    曲章愣神的功夫何小丽已经奔到了曲章的面前,她将自己的雪纺衫罩住雪白大腿的下摆提了起来,露出里面的黑色短裤,一只手伸到裤兜里拿东西,气喘吁吁拿了半天居然没拿出来!

    曲章有点懵逼,这个女人干嘛呢,跑到自己的面前露出短裤掏东西?这啥情况?

    但眼下曲章也没功夫理这个奇怪的女人,又是一肘击在男子的后背上,这一击之后,男子抓住曲章脚的手终于软了下来。

    麻利的掰开男子的手,曲章扛着包就要走。

    “站住,我是警察,好大的胆子,把人打成这样,还想跑,跟我去趟警局!”这时站在曲章面前的女人突然吼了一句,同时终于从那黑色短裤里掏出了刚刚费了半天劲也没掏出来的的东西——警察证。

    曲章的身体有那么一瞬间的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