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手可摘星辰〕〔都市小花农〕〔明末好女婿〕〔一见倾身:国民老〕〔逍遥小神农〕〔蹭出个综艺男神〕〔快穿之男神攻略〕〔绝世无双〕〔还看今朝〕〔福谋〕〔英雄联盟之绝世无〕〔点阴灯〕〔官夫人晋升路〕〔仙武神帝〕〔冷艳总裁的绝世兵〕〔飞针神医〕〔修真之药武扬威〕〔绿茵人生〕〔我真的只是想召唤〕〔都市狼行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九十一章 多思无益
    妈的,怎么这么巧,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碰上警察,曲章甚至没有看一眼那警察证是真是假,只是在听到这句话的瞬间身形顿了一下,立马回复过来,好不容易冒这么大风险搞到这么多钱,幸福的生活看起来触手可及,曲章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被这一句话吓住,撒腿就跑。

    何小丽虽然成为警察时间不算久,但仍然预料到了对方不会仅仅因为自己这样一句话就束手就擒,她不是傻子,看现场的情况,很明显两个人是咋在争夺这个包。所以早有预料的她一把就抓住了曲章抗灾肩上的包。

    曲章想跑自然就要丢弃这个包,可是怎么可能呢,好不容易才抢到手的好吗,曲章想揍这个突然出现的女警察,不是她的出现,现在自己已经逃之夭夭了。

    曲章低吼一声:“快放开,别逼老子打女人。”曲章是从来不打女人的,只是现如今情况危机,如果非到万不得已,也只能打破这条他给自己立的规矩了。

    “呵呵,还不知道谁打谁呢?”此时何小丽已没有了刚才吃饭时的轻柔,此刻的她,那说话的气势,就是一名警察应该有的气势。

    傅沅熙有些想过去帮忙,但见此时的何小丽还没很么危险,就没有贸然出手。

    曲章被何小丽这一句话彻底激怒了,不是因为何小丽的语气里带有挑衅的意味,而是因为从这句话里曲章听出来了何小丽不把他带回警局是绝对不会罢休的决心,这对于正心急如焚想要赶紧抱着钱回家的曲章自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曲章放在包上的手突然一松,而何小丽的双手还在死命地拽着那个包,当下一个失衡就朝后方仰去,她是万万没料到曲章会突然松手的。趁着何小丽一手因为失衡而撑在布满积水的地面上,抓着包的只剩下一只手了,曲章赶紧从何小丽手中夺过装有钱的包。

    何小丽那只撑在地面上的手被硬梆梆湿漉漉的地面摩擦得火辣辣地疼,但尽管只有一只手抓住包,曲章依然很难从这个有着坚定意志的小娘们儿手中夺过背包。曲章心中暗骂一句操他妈的,以前他就觉得世上只有自己一个是硬骨头,不怕死,没想到今天倒是开了眼界,先后碰到两个人都他妈是硬骨头。

    再顾不了那么多的曲章就要一个手刀劈向何小丽的手腕,势要把她劈成骨折,就算骨折不了也要让她的手在没有力气抓住这背包。

    他已下了莫大决心,他今天把钱送回去,还可以帮李玉欢解燃眉之急,就算到时候自己因为抢劫何袭警而被抓了,到时候钱已经还玩了,他一个废人坐牢就坐牢吧,只要李玉欢能够过上新的生活,他甚至觉得死而无憾。

    更何况,也不一定会被抓住嘛。

    手刀迅猛地落下,眼看就要劈中何小丽的手腕。

    何小丽毕竟是个女人,当警察没多久,也没遇上过什么大案子,哪里见过还敢袭警的歹徒,手都忘记缩回去了,两只眼睛定定地看着曲章迅捷而来的手刀,没错,她已经被吓傻了。但是这一幕落在曲章的眼里,却是心中涌现起一丝敬佩之情,面对这样的险境依然镇定自若,也不怕自己的手会被他弄废掉,还真是个女中豪杰啊。

    但想是这么想,曲章可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他直到,对眼前这个女子手下留情,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无情!

    而就在这时,曲章隐约看到一个身影出现在自己眼前,然后,自己的身体就倒飞了出去。

    小腹传来一阵剧痛,是谁,是谁偷袭了他?

    曲章踉跄从满是积水的地上爬了起来,抬头一看,只见一名气质卓然的男子立在天与地之间,立在风和雨之中。

    男人冰冷的目光扫过他的身体,使他感到一阵心颤,这眼神的冷冽,甚至超越了这夏日的暴雨。

    说了这么多,其实也只是过了曲章看了傅沅熙一眼的时间。

    很快他冷静下来,背包还在那个女警察的身旁,这个男人看来身手不简单,而且无论气势还是气质上,自己以前的老大也无法与对方比肩,曲章权衡一下,知道背包想要拿到已经是不可能了,现在只能转身逃跑了,而且还是在对方不追上来的前提下才能跑掉。

    曲章往后退了两步,准备跑路。

    “别跑,相信我,你跑不掉的。”一句平淡的话从曲章对面的男子口中吐了出来,本来是一句警告意味的话语,从傅沅熙口中说出来,却仿佛是在和曲章拉着家常。

    但是曲章知道,对方的话不是假的。

    他没有再想着逃跑了,而是走到何小丽面前,在傅沅熙错愕的目光下将手伸向了何小丽,这意思很明显,他想扶何小丽起来。

    这个画面有些微妙,何小丽也没想到刚刚还对自己痛下狠手的男人这会儿居然示意要拉自己起来,这是示好吗?是求饶吗?看着男人伸过来的手,何小丽就像先前曲章看着她在那里气喘吁吁地掏了半天东西一样迷糊。

    傅沅熙本是想自己扶起何小丽的,见曲章如此怪异的举动便也没有阻挡他,而是问道:“你这是何意?求饶?”

    曲章心中现在难得的平静,既然失败了,那就失败了,想太多也无益,既然即将就要步入牢笼,不如趁着现在能做一点好事就是一点吧。

    何夏利这个时候已经稀里糊涂地把手神给了曲章,曲章将她拉了起来,说了一声“抱歉”。

    他并没有揩油的意思,待何小丽站稳后,就主动松开了手,然后他指着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男子对傅沅熙说道:“这位,嗯,先生,麻烦您等下送他去趟医院,我……”

    傅沅熙打断道:“先前伤人的时候那么狠,现在假惺惺起来了?”

    曲章没有解释,其实心里面,他已经认命了,知道逃不过这个男人的手掌心,他没想到原本自己想要的平淡生活却被自己弄糟了,他确实怂了,这一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重生八零:媳妇有〕〔顾轻舟司行霈〕〔超级鉴宝师(风乱刀〕〔一生为你空欢喜〕〔复仇的单细胞〕〔回流大时代〕〔帝焰神尊〕〔首席大人,超护短〕〔隐婚娇妻:老公,〕〔不灭剑主〕〔我的邻家空姐〕〔枕上名门:腹黑总〕〔真武狂龙〕〔大千劫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