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九十六章 再加五十万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秃头不放心的趴到底下看了看床底下,虽然知道曲章应该不会躲在里面,但是,以防万一嘛。

    确定曲章真的不在屋子里面后,秃头骂了一句:“妈的,难道算准了我今天要来,提前跑了?”

    随后又自顾自说:“不应该啊,我他妈自己都是临时决定要来的啊。”

    李玉欢看着秃头气急败坏的样子低声道:“曲章昨天晚上出去后,就没回来了。”她说这话有两个意思,第一是告诉秃头,曲章确实不在家,第二就是想和秃头拉近点关系,如果一句话都不说,她也知道,那只会令对方更加恼怒。

    可秃头不这么像,啐了一口。骂道:“妈的,这姓曲的家伙不会不管这个娘们儿就跑路了吧。”

    跟在秃头后面的几个人一下子都嚷嚷起来,也不管曲章是不是真跑了,直骂曲章是个不讲信用的,说自己绝对不会离开这里,让他们放一百个心,结果他娘的还是偷偷溜了。

    秃头做了个手势让身后的几个人安静下来,然后说道:“兄弟们,既然那姓曲的小子跑路了,这娘们儿他爹又还不起钱,那咱们也就别啰嗦了,来,把这个小娘们给我带走,送到鸡店去。”

    李玉欢一听“鸡店”两个字,脸都吓白了,她哀求道:“几位大哥,求你们不要把我带走啊,曲章不会跑的,她一定不会跑的。”

    李玉欢绝不相信曲章会逃跑,她爱他,也相信他,可能外面有什么事需要曲章处理,他这才一晚上没回家。

    “滚你娘的,老子不管,这钱都欠多久了,老子都等烦了,兄弟们,把她给我抓到车上去。”秃头不耐烦地吼了一声,后面的人领命,就抓住了李玉欢。

    李玉欢知道如果真上车了,那她这辈子也就算完了,拼命的挣扎,奈何她是一名女子,怎么可能都得过几个大汉,只几下,就动弹不得了。

    这时候李玉欢绝望极了,情急之下一口咬住了旁边一个人的手臂,死活不撒嘴。

    那人吃痛,想甩开李玉欢的嘴,但李玉欢不仅不松嘴,反而咬得更狠了,这是她绝望中的反击。

    但这仍然是徒劳的,男人也是被李玉欢咬得怒了,一巴掌就搭载了李玉欢的脸上。可别小看这一巴掌,男人并没有留力气。

    这一巴掌下去,李玉欢直接就被打懵了,眼泪甚至都不需要她去忍,就哗啦啦地往眼眶外面冒,可想而知这一巴掌有多重。

    可以说,如果不是那个风光霁月的男人出现的话,下一刻,李玉欢就会被抬到外面的车上去。

    那个男人出现在门口的时候,李玉欢还以为是曲章回来了,秃头也是,他还转投说了句:“曲章,你小子,还算由衷,没跑,你……”他一边说着一边转头,于是就看到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立在门口,不是曲章。

    那个男人没等秃头问出“你是哪个”就抢着问道:“请问这里是曲章的家吗?”秃头点了点头,随后才想起来自己完全没必要回答这个问题。

    听到这里李玉欢依旧是绝望的,因为这个男人的语气太过平静了,平静得就好像看不到有几个大男人正在绑着一个弱女子。

    秃头点头后,男人才向李玉欢看了眼,由于在纠缠中,李玉欢已经变得披头散发,而且脸上已经高高肿起了一块,男人无法评价此刻李玉欢的相貌。

    他只看了一眼,而后慢悠悠地走进了房间,坐在了一个小姨子上。

    秃头并没有出声说什么,他纵横江湖多年,讨债也不计其数,看人做事,自有他的一套行事准则,

    他觉得这个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走进来的风度翩翩的男人不一般。

    “曲章。哦不,这个女孩的父亲欠你们多少钱?”男人问道。

    秃头心想难道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要帮眼前这个女人还钱?那这个相貌平平的女孩还真是福气不浅啊,先是碰到曲章说要帮她还钱,现在又蹦出来一个貌似很厉害的角色也要帮她还钱。

    “已经还了不少,还差五十万。”秃头老实的说。

    男人看着秃头,没说话,那眼神没有蕴含什么,平淡无奇,但是这让秃头很不安,一个没眼力价儿的人说道:“看什么看,还以为你要英雄救美呢,穿的人魔狗样,一个子儿没有的话,就别来显摆。”

    男人充耳不闻,又看了脸上已经红肿的李玉欢,缓缓开口:“讨债是天经地义,姑且不说你们是不是高利贷之流,就算是的,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也没什么好说的,只是讨债归讨债,把气撒在一个女人身上真的好吗?”

    说这话的语气也是平淡无奇,但秃头不敢反驳,久居高位的人和一般的人在气质和气势上是有很大差距的,总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家伙忽略这些东西,而白白吃了很多苦头,碰上狠一点的角色,甚至后半辈子也就没了。

    刚才哪个手下说话讥讽男人的时候他就狠狠地瞪了那人一眼,示意他闭嘴。

    之后他又观察了下男人的神色,在属下的讥讽面前依旧面不改色,确实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秃头故作委屈地说:“我们也是没办法啊,我们也要吃饭啊,像他们家这样的如果要不到就罢休,也不采取什么措施的话,我们兄弟就要喝西北风了。”

    实际上男人很想讥讽他一句,一般借高利贷也要看对方有没有东西抵押,若是对方还不起钱的话,就拿那些充数,甚至有些人为了得到譬如借贷手里的车啊房啊之类的,会故意制造各种麻烦让借贷人还不起钱。李玉欢的父亲根本就没有什么财产,敢问他们这些借他高利贷的,图什么?说不准就是图李玉欢。

    男人最终没有说出口,因为他举得没必要,他指了指李玉欢说道:“让刚才打她的这个人道歉,钱立马打进你的账户。”

    然后他又指了指刚才讥讽他的那个人,说道:“打他两个耳光,再加五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