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九十七章 硬碰硬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秃头显然没料到男人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刚才打李玉欢的那个男子倒是没吭声,但是先前讥讽这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子确实有些急眼了,吼道:“装尼玛的什么逼,你以为你是谁,有本事先把这丫头欠的五十万打过来!”那声音显然有些慌乱,眼前这个男人实在太过镇定了,说的话也不像有假。

    秃头也没有出声制止他的话,因为他也有些怀疑眼前这个男人,不知道对方说的话是真是假,如果是真的,那他为了五十万,怎么说也要抽身后那名男子两个耳光,可是李玉欢,或者说曲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一个富豪?但如果眼前这个男人连李玉欢她父亲所欠的五十万的还不了,那么就证明这个男人一直在演戏,是故意耍他们,那么也就别怪他到时候对这个夸下海口的男子不客气了。

    “对,你先把欠的五十万还上再说。”秃头说道。

    男人听了秃头的话淡淡一笑,掏出了手机。秃头见状以为男人真要打钱过来,于是说道:“我告诉你银行账号。”

    可是,男人显然并没有这个意思,他把手机放在了桌上,依旧平淡地说:“我从不和别人谈条件,你要是按照我说的做了,那么一百万你们自然可以轻易地拿到手,可是,如果你们想和我谈条件,那么很遗憾,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而且,物质给你们五分钟的考虑时间。”这一番话男人说得风轻云淡,可给人的感觉确实气势十足。

    先前哪个讥讽过男人的男子一听这话立马讥讽道:“尼玛的没钱就没钱,还敢在这里装逼。”说着就要冲过去给男人一拳。

    秃头没有制止,刚才男人谈吐间的那股气势他已经感受到了,只是男人的行为让秃头觉得自己应该是看走了眼,对方也许只是在戏耍他们,实际上根本就没有钱,或者说,就算有钱,也不会给他们一分钱。那么如果自己真的按照男人说所的做了,打了自己手下两个耳光,结果还拿不到钱,那岂不是也太丢人了。

    男人见那个一直讥讽他的男子一拳打了过来,不躲不闪,出拳的男人冷笑一声,心想,这个笨蛋也就只会装逼了,连自己的拳头都来不及躲,等下看他这一记重拳不砸得这个傻比眼冒金星。

    就在男子臆想的时候,一直坐在那里的白衣男人也出了一拳,直至对着男子的拳头。

    这出乎意料的一幕让四周的人都惊了一下,先出拳的那个男子心中亦是如此,出来混这么久,还没见过这种打架方式,一拳对拳,就算能够拼赢,那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路数。

    而这屋子里还有这么多兄弟,就算自己真的不敌,又如何?

    想到这里,男子的信心就上来了,面对白衣男人快若奔雷的一拳,亦是不躲不避,直直轰了上去。

    下一刻,两拳相撞!

    李玉欢不懂打架,也看不懂,但接下来的这一幕仍令她惊讶得和不拢嘴巴,只见那名先出拳的男子惨叫一声,身体直接倒飞了出去,幸亏后面的几人接住了他,不然还不知道要倒飞多远,再看那白衣男人,座下的椅子居然丝毫未动,这未免也太恐怖了吧!

    李玉欢直愣愣地看着这个宛如天神降临一般的男子,蓦地想起了当初自己要被两名男子带走地时候,曲章出手相救的情形,只是于此刻不同的是,当时曲章救她的时候,可是救得异常辛苦,被打得伤痕累累,而如今面前这个男人,居然能一拳把人轰得倒飞出去。

    这个男人是谁,她不记得见过这个人,难道是曲章不知从哪里找来的救星?

    可是,就算这个男人身手比较厉害,屋里面可不只有一个人,而是四五个,这个男人,现在虽然看起来镇定自若,如果等下真的一心要救自己,恐怕也比当初曲章救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更重要的一点是,这里可不是当初的面馆,这里偏僻,路过的行人少之又少,虽然有邻居,但这个时候又是那些打工仔们上班的时间,几乎不可能有人发现这里的情况,这意味着,甚至这个男人不会像当初曲章的境遇那么好,有人帮忙报警。

    想到这里,李玉欢的神情也从惊讶变成了忧心忡忡。

    那个被打得倒飞出去的男子被彻底的激怒了,自己直接输在了力量的较量上面,而且还输得如此狼狈,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白衣男人的椅子丝毫未动更是让他感到莫大的耻辱,更何况,还有这么多的兄弟在看着。

    男子就要提拳再战,可是这时候秃头却拦住了他。

    男子恶狠狠地瞪了白衣男人一眼,没有再向前一步,虽然对这个让他蒙羞的男人憎恨无比,可老大都下令了,他也只好把这憎恨咽进肚子里,心中却想着不要再让他再碰见这个男人,如若是再碰见了,非要废了这个男人!

    男子正这么想的时候秃头忽然就是狠狠两个耳光甩在他的脸上,男子一时有些搞不清状况,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老大,秃头对男子的眼光视而不见,转而对刚才那个打了李玉欢的男人说:“小罗,快给玉欢小姐道歉。”对李玉欢讨债这么久,秃头自然知道她的名字。

    被称作小罗的男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地开口道:“对,对不起。”显然他觉得这样很丢脸,但是自己既然跟着秃头混,那就得听他地话,不然没自己好果子吃。

    白衣男人在这一过程中并没有插嘴多说什么,只是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秃头吩咐手下做完了这两件事情过后,转过头满脸堆笑地对白衣男人说道:“这位先生,您看,已经按照您的吩咐都做了,打也打了,道歉也道歉了,这个这个,一百万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了啊。”

    全场寂静无声,李玉欢不可思议地看着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