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九十八章 机会只有一次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刚刚秃头让手下对自己道歉时,李玉欢就觉得这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实,当“对不起”三个字出口的时候,李玉欢更是显得有些摸不着头脑来,难道每次都跑过来霸气十足的地痞就被这个突然出现的白衣男人的一拳头给吓到了?

    在她的认知里,就算一个人的身手比较厉害,那也不会像电影电视剧里演的那样,能一个人打五六个人。

    而这些在她眼中从来天不怕地不怕的地痞流氓更是异常难缠,她实在想不通事情会向这一步发展。

    实际上秃头虽然被白衣男人这一拳给震慑住了,但若说他认为自己这边这么多人打不过这一个人,他是不信的。

    只是秃头也有他自己的考虑。

    首先和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打架就算打赢了,除了出口恶气,并不会带来实质的利益。而且这个男人显然是个练家子,自己这边肯定会有人受伤,这显然不是一笔划算的买卖。其次从白衣男人的身手来看,对方能够这样镇定自若确实是有道理的,那么之前说的一百万肯定也是真的。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算真把李玉欢带走了卖到淫窝里去了,也值不了五十万,而能够用非常简单的手段获得一百万,何乐而不为呢?至于那两个折了面子的兄弟,回去多分点钱给他们就好啦。

    他定定地看着白衣男人,想着自己都按照对方的要求做了,对方应该也会兑现自己的承诺。不然真动起手来,男人也捞不着好处。

    可是坐在椅子上的白衣男人看着他依旧是淡淡地笑,然后把放在桌子上地手装了起来,起身抓住李玉欢的手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难道我刚才说的不够清楚,机会只有一次,既然你的人已经动手了,那也就意味着你们放弃了这个机会,所以,很遗憾,你们一分钱也拿不到。”

    李玉欢被男人的手抓住时,只觉得前所未有的温暖,那一双大手,如此宽大,如此有力,仿佛握住了,也就安全了。

    只不过她听到男人地回答仍是吃惊不小,她都以为在秃头腿部了以后,男人会直接把钱打进秃头的卡里,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如此的胆大,不仅拒绝的秃头的要求,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拉着自己往外走。

    李玉欢刚放下来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儿,小心翼翼地看着秃头众人,生怕他们翻脸。

    事实也的确不出李玉欢地所料,秃头的神情变得越来狰狞,他怎么也想不到,对方居然就这么拒绝了自己,拿自己刚才又扇小弟巴掌,又让小弟道歉,是什么?这个男人把自己当成跳梁小丑了吗?还是这个男人认为,自己救当真不敢对他下手?

    “兄弟们,给老子上,今天还真是碰上不要命的了。”秃头凶巴巴地吼了一句。

    那个刚才被秃头打了两巴掌的男人和那个自称小罗的人早就别了一肚子火,这时候听到自己老大发号施令,一马当先就冲在了前面。尤其是那个被打的男人,速度那叫一个快,似乎恨不能生撕了这个突然出现然后给予了他莫大耻辱还让他莫名其妙被老大打了两巴掌的白衣男人。

    李玉欢心想这下死定了,紧张地闭上了眼睛。

    白衣男人仍旧一直手抓着李玉欢,只是本是右手抓着,现在变成了左手抓着。

    面对气势汹汹围上来的众人,白衣男人依旧显得那么云淡风轻。

    一脚踢开扑上来的男人,那是极度平常的一脚,但速度实在太快,而且力道不小,来人一个两枪就往后退去,小罗从白衣男人的身侧挥拳而来,眼看就要碰上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却被男人稍微向后一偏,堪堪躲过了这一拳,那拳上裹挟的劲风使得男人的头发微微飘了飘。随后男人就一拳击在小罗的胸口,小罗顿时面露痛苦之色,亦是朝后退去,这一切都发生在很短的一段时间里,其余的三个人,包括秃头已经纷纷向男人扑了过来,眼见男人就要陷入被群殴的境地,但见白衣男人左手一个用力将李玉欢朝后推得动了几步,而后自己则两只脚成四十五角踩在墙面上,躲过了众人的攻击,而后借着墙体再次发力,一脚就踢在了一个人的脑门上,那人吃痛不起,直接侧身飞去,也撞到了旁边的人,于是旁边的人也是站立不稳。而这时白衣男人双脚刚好落地,左手又是轻轻一拉,李玉欢的身体就一个旋转回到了男人的身边,此时的两人,就像跳舞一样,若是撇开在场的其他人不谈,谁会晓得这是在打架?

    秃头的身手显然不赖,一个闪身躲过了刚刚侧身倒过来的小弟的撞击,冲到白衣男人面前,冷笑一下,突然从怀中抽出一把匕首,直刺白衣男人的右胸。这一刀下去,绝对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危急时刻,白衣男人依旧从容淡定,右手恰到好处的捏住了秃头的手腕,那力道之大,竟让秃头的手再也无法前进分毫,那刀子就抵在白色衬衫的上面,甚至刀尖都有些隐隐触碰到了衬衫,可是却就此停滞不前。

    这一幕出乎秃头的意料之外,明显顿了一下,白衣男人忽然一膝盖就顶在秃头的手臂上,只听轻微地“啪”的一声,秃头的手居然就这么骨折了。再也没有力气抓住刀子,秃头手上的刀子无力的掉到了地上。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也没有痛苦的惨叫声,估计是已经痛得喊不出声音了。

    这时候先前被打了两耳光的男子又怒气冲冲地冲到了白衣男人的面前,正要再次动手,他还不信,轮番上阵,搞不死这个家伙,可如此近距离地看到了自己老大的下场,竟是手脚有些发软,不敢再动了。

    白衣男人这时候目光朝他射来,他竟哆嗦着连退了好几步。心中更是惊惧不已,这个家伙,强得离谱啊简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