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九十九章 我的身份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对于已经畏惧了的男子,白衣男人没有再下手,目光扫视了一圈,已经没有人再敢上前了。而那个秃头,正跪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依旧十分的痛苦。

    李玉欢缓缓睁开眼睛,就见身边的男人依然悠闲地站在那里,而秃头那方人横七竖八地倒在了地上,尤其是秃头,那痛苦地表情让李玉欢看着都觉得心疼,这里说的心疼自然不是指李玉欢心疼秃头,而是说李玉欢看着都觉得很疼。

    她瞪大了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刚才闭着眼睛的时候她只听到了几声惨叫与巨响的声音,身边的男人还很激烈地动了几下,自己的身子也跟着胡乱动了几下,原以为最好的结果也应该时两败俱伤,哪里想到等她睁开眼睛,对面的人亦是丢盔弃甲,而身边这个白衣男子却依旧如刚出现时那般,不惹丝毫尘埃!

    他究竟是谁,曲章什么时候认识了这么厉害的朋友?此时的李玉欢忍不住好奇地想着。

    白衣男人见众人不敢再上前,也没有继续逗留的意思,转身跨国门槛拉着李玉欢就要离开。

    这时已经恢复了一些的秃头声音颤抖着问道:“你,究竟是谁?”

    他实在是没想到对方居然厉害到了这个程度,尧城当真有这么一号人物存在吗?完全没听说过啊,而且,这个人为什么又要帮助李玉欢呢?

    自己今天真是倒了血霉,钱没要到,还吃了这么多本不该吃的苦,手还断了,靠,而且最气的是,本来很轻松的就能拿到一百万,却因为自己小弟的一时鲁莽而造成现在的局面,想到这里,他恶狠狠地看了一眼先前主动挑事的那名手下,这时候,他当然把如果不是自己默许,这个小弟也不敢上前打人这个问题给忽略掉了。

    白衣男人听到秃头的话,并没有回答,身影逐渐远去。

    秃头有些不甘,他是真想知道对方到底是个什么角色,如果对方确实是尧城的,那么说不定倚着自己上头的关系还能找回场子,当然,这也得看眼前这个男人是否身居高位,但不管怎么说,连伤自己的人的名字都不知道,那么报仇的机会也就更渺茫了。

    还有一点,如果知道了男子的确切身份,秃头也好权衡利弊,看看以后还要不要来李家讨债。

    看着白衣男子有些有些远去的身影,秃头有些失望,看来对方是不打算告诉自己,他的名讳了。

    可是,就在秃头失望的时候,白衣男人却转了个身,朝回走来,这让已经打算起身灰溜溜离开的秃头一众人都有些噤若寒蝉,身体也都僵住了,这个人又要干嘛?

    只见男人走到秃头身边,蹲下身,与秃头平视,然后开口:“记住,我叫傅沅熙。”在没有多余的话,白衣男子转身就走。他这声音并不小,李玉欢也听见了。

    傅沅熙本来是懒得告诉对方自己的姓名的,只是如若那样,自己走了以后,这些流氓要不到钱,说不定又要去骚扰李玉欢的父亲,傅沅熙既然要用曲章,就不会让他有后顾之忧,因此,他才折返回来,告诉了秃头自己的名字,他相信,只需要傅沅熙三个字,对方一定会知道自己是谁,而且从此不敢再来讨债。透露一个名字从而省时省力以杜绝这些地痞流氓带给他的后顾之忧,是傅沅熙想看到的。

    傅沅熙来到李玉欢身边,拉着她的手从容地离开了这里。

    这边众人一时间还没回过味儿来,这傅沅熙是谁,尧城有这号人物吗?

    秃头毕竟见过世面,没一会儿就想到了傅沅熙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一张脸变换了几次神色,他转过头来看着先前那个一直讥讽傅沅熙后来还上去要揍傅沅熙的家伙严厉地说道:“你小子,真是差点要了我们的命!”

    被骂的那个男子撇撇嘴,说道:“老大,你要说我刚才鲁莽,我认错,可要说要了大伙的命,我就有点纳闷了,傅沅熙是谁,挺逗没听说过,不就身手厉害点吗,他难道还敢杀了我们?”男子话是这么说,可语气中还是透着一丝心虚。

    秃头听着这小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言语,又看了看自己骨折的手臂,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起来就一脚踢向他,吼道:“你娘的,要不是你哥和我有些交情,我真是想踢死你,那傅沅熙是谁,那可是a市霸主之一的傅氏集团的第一继承人,关于他的传说,你还听得少吗?别人不是动动手指头就能捏死我们?要不是他今天心情好,你以为我们逃得掉?”

    众人一听秃头的话,这才想起来为什么刚才听到傅沅熙这个名字觉得那么耳熟,原来竟然是傅家的少爷,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们,他们这些人都只是在尧城混混,尧城的上流人物能见到几个就觉得三生有幸了,哪里会想到那么一个超然的人物居然会出现他们的眼前。

    但不管怎么说,秃头担心傅沅熙会在了他们实在是担心得有些多余,其实他们这些人对于傅沅熙的印象都是停留在传说的层次上,传说传说,总有些假的成分,那些传授里傅沅熙动辄撒杀人,反正就是怎么厉害怎么传,实际上呢,傅沅熙确实杀人,但杀的都是罪大恶极之人,或者想暗杀他的人,对于这些个底层的混混,他又怎么可能会大开杀戒呢。

    一个人有些后怕地说道:“幸亏傅少心情好,不然我们真的是在劫难逃啊,以前听那些傅少的传说,总是不信,今天算是见识到了,那身手,真不是盖的。”

    另一人也附和道:“是啊,我以前也以为那些传说只是傅家对傅少的包装,没想到,今天我算是彻底服了。”

    听他们这口气,似乎被傅沅熙打了一顿,还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但这也足以说明,傅沅熙在民间的地位和影响力到底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