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零二章 恶人先告状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宴会上已经有不少男男女女步入舞池,跟随着轻缓柔声的音乐扭动起来。

    沈迪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加上她并不讨厌林全笑,因此满汉效益地点了点头,对于跳舞,她不是很擅长,但随便扭两下她也不会觉得尴尬。

    林全笑优雅地伸出手牵住沈迪的纤纤玉手,两人来到舞池,也跟随着音乐舞动了起来。

    跳舞两个人的距离自然拉得很近,林全笑要比沈迪高上半个头,因此两人对视的时候,沈迪需要稍微仰视林全笑,跳舞的时候,林全笑脸上始终挂着迷人的微笑,沈迪自然不好意思板着脸,脸上也带着浅浅的笑意,从远处看去,两人就像一对正沉浸在情意绵绵里的恋人一样。

    一曲舞毕,两人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安静了一会儿,林全笑开口道:“沈小姐有男朋友了吗?”

    沈迪心中一紧,来了来了,林全笑果然开始主动出击了。

    沈迪抿了一口酒,眼睛看向天花板,想了一想才说道:“没有。”

    在沈迪自己看来,她现在是没有男朋友的,傅沅熙突然闯入她的生活实属是个意外,而且,即使如今,她也不认为傅沅熙是自己的男朋友,即使傅沅熙已经霸道地在她父亲面前下了聘礼。

    时至今日,她仍感觉傅沅熙只是一个若有若无的气泡,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破灭,而她对于傅沅熙的感情她自己也是说不清道不明。

    林全笑毕竟才真正意义上认识沈迪没两天,自然不可能说“那要不我做你的男朋友”之类的话,那样也显得太轻浮了。

    “沈小姐这么漂亮,而且又那么能干,怎么会没有男朋友呢,不会是眼光太高了吧。”林全笑继续试探道。

    沈迪自然听出来了那话里话外的试探之意,但她并不反感这样的试探,这样的试探是男女交往之间必不可少的部分。

    “林少你可太会夸奖人了,我哪有你说的那么好,我倒是想找男朋友来着,只是没人看得上我啊。”沈迪嬉笑一下,忽然说出了这么一句带有诱惑意味的话语。林全笑听到沈迪的这句话明显地眸子一亮。

    稍稍稳了下有些激动的心情,林全笑也喝了一口红酒。在心中林全笑已经认为拿下沈迪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原本以为像沈迪这样的女人应该是那种冷冰冰的,而且很强势的女人,应该很难搞定,林全笑来的时候都已经做好了长期奋战的准备,没想到这个沈家千金竟是如此的落落大方,说话间也毫不拘束。

    忽然林全笑想起了那天在花又谢咖啡厅把沈迪拉走的那个男人,心中的激动收敛了几分问道:“沈小姐,那天把你拉出咖啡厅的那个男人……”说道这里,林全笑没有再说了,他觉得自己说错话了,本来那天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自己如今再提起,不就让沈迪想起了那天自己被那个男人推开而忍气吞声的养子吗,这样的印象肯定会让沈迪给自己减不少分。在心里,林全笑骂了自己一句傻.比,整个人也有些踹踹不安起来,只是表面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

    沈迪没有察觉出异样,一提到傅沅熙她就来气,更别说那天了,如此粗暴地把自己拉走,她语气不快地道:“那个人啊,挺烦的,老是纠缠我,我想甩也甩不掉。”说完她心虚地看了一眼四周,没发现傅沅熙的身影才稍稍松了口气,这话要是让傅沅熙听到了,那还得了。

    “哦,看来对方也有些来头嘛,连沈小姐都敢纠缠。”林全笑故作不在意地说道。

    他那天从花又谢咖啡厅里离开之后,让林家赶紧查了查最近尧城里有什么家族和沈家走得近,想查出来带走沈迪地男人到底是谁,看到那个男人之后他就非常警觉了,知道对方可能会是自己的竞争对手,所以不敢大意。可是直到今天,林家那边什么也没查出来。越是不知道对方的身份,林全笑心里压力越大,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竞争对手的实力如何。

    他想从沈迪的口中得知这个男人到底是谁,如果只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家伙,他也可以充一回好人帮沈迪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如果对方来头比较大,他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谁说不是啊,这个人的来头还真不小。”沈迪一脸无奈道,傅沅熙的名讳她没有报出来,她怕林全笑承受不住,直接给吓跑了,拿自己的挡箭牌不就没了吗。

    林全笑见沈迪没有直接说出那人的名字,知道沈迪是不愿意透露给自己,也就没再追问,这时候又一首曲子响了起来,于是林全笑再一次拉着沈迪来到舞池跳舞。

    两人正跳得兴起,忽然一对男女可能是由于跳得太过忘情,一不小心撞到了沈迪,沈迪一个猝不及防整个身子就倒在了林全笑的怀里,她赶紧抽.出身子,脸上有些微红,对林全笑说:“不好意思,我被撞到了,没站稳。”说着这话,沈迪心里却是有些生气,转头看了不小心撞了她的那对男女一眼,心想怎么搞的,也太不小心了吧,害得自己刚才竟然和林全笑有了如此亲昵地接触。但虽说这么想着,沈迪还是没说什么,毕竟对方应该也不是故意的。

    可是她不计较不代表对方不找茬啊,可能是为了在自己的女伴面前逞威风,那个撞了沈迪的年轻男人看到沈迪看着他们,立马嚣张地说道:“看什么看,会不会跳舞,不会跳舞滚蛋,撞我们干嘛。”

    我去,沈迪听到这男子恶人先告状的言语是既好气又好笑,什么时候尧城的上流宴会里也能混进来这么没素质的人。

    那个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女孩也是翘着嘴巴,幽怨地瞪着沈迪,小声说道:“下次小心点儿。”

    沈迪内心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这都什么跟什么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