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零四章 套路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不过林少你那个过肩摔很帅,真的。”沈迪话锋一转,夸赞道。继而又说:“看到那个无赖灰头土脸的养子我开心多了。”

    陡然受到沈迪的表扬,林全笑表现得还有那么一丝不好意思,他说道:“哪里哪里,雕虫小技罢了。”说完这句话他看着沈迪的眼睛说:“沈小姐你别老叫我林少林少什么的好吗?听起来怪别扭的,叫我全笑就好啦。”

    沈迪一愣,随后点了点头,同意了林全笑的建议:“那好吧,以后我就叫你全笑,不过你也别老是叫我沈小姐了,我听着也别扭,以后你就叫我沈迪吧。”刚刚林全笑的表现的确让沈迪对眼前这个男人印象更加好了,再加之本身她就有意拉拢林全笑,因此对于这个事,她是很痛快的就答应了。

    林全笑听沈迪同意了,而且还让自己也改口叫她沈迪,不由得心中一喜,虽然现在还是叫“沈迪”,可这不才认识几天吗,算上今天野菜第二次见面,林全笑相信,总有一天,“沈迪”会变成“小迪”的。

    林全笑又要说什么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看,就对沈迪抱了声歉一路走到男卫生间才接通了电话:“干嘛?”

    话筒里立即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如果沈迪在场的话,一定会听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就是刚才撞了她的那个男人!

    “林哥,你看,事情都按照你说的做了,钱什么时候到啊。”那边那个男人笑着说道,能够让人想象到此刻他再电话那头满脸堆笑的模样。

    “都说了明天会打给你的,你就放心吧,我林全笑还能跑了?”林全笑不耐烦地说道。

    “那哪儿能啊,你们林家就在滨城,怎么会跑呢,我也就随便问问,哈哈,那我就先不说了,祝林哥早日泡到沈女神哈。”那边的男人笑着说完这段话就直接挂了电话。那第一句话明显带着威胁意味,警告林全笑最好信守承诺,不然,他就要跑到滨城去要钱了。

    林全笑站在卫生间的水池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恨恨想到,真是墙倒众人推啊,现在林家有难,这些个自己雇来的跳梁小丑也敢骑在自己头上拉.屎。

    电话里的这个男人,正是自己请过来帮他演刚才那出好戏的,在尧城想找一个敢得罪沈家的人可不容易,凡是敢得罪的,也都是真正的亡命之徒,林全笑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这么一男一女两个人,定金就是十万,而完成后的价格,更是需要一百万之多,可别小看这一百万,如今林家危难当头,能少花一分钱就绝不会多花一分钱,一百万对于林家来说,也是相当肉痛的。

    林全笑无奈一笑,就这么小小的一场戏,就要一百万,不过转念一想,林全笑又释然,只要今天这场表演能让沈迪对自己有好感,那么这一百万的投资也是值得的。如果不靠这样的戏码迅速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而是正常的发展,那林全笑真的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和沈迪修成正果,到那时候,说不定林家早就撑不下去了。

    林全笑回来的时候,沈迪已经吃饱了,只是也不愿意坐着,在那里站着发呆。

    “沈迪,我们再去跳支舞吧。”林全笑微笑着说。沈迪没有拒绝,和林全笑再次步入舞池。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让我们把时间倒退到宴会之前。

    傅沅熙带着李玉欢下了车,随便走进了一家商场。

    李玉欢虽然很害怕再给傅沅熙添麻烦,但还是扯了扯傅沅熙的衣袖。

    傅沅熙转过身来看着她,眼里是询问的目光。

    “我们来这里干嘛?”李玉欢怯生生地问。

    “给你买衣服,还有,你看你脸都肿成什么样了,等下让人给你化点妆。”傅沅熙回答。

    “买衣服干嘛啊,这里的东西看起来挺贵的。”李玉欢虽然知道买衣服肯定是眼前这个男人花钱,可她不想再让这个恩人破费了。

    “嗯,晚上带你去参加一个宴会。”傅沅熙直截了当地说。

    “我,我想回家。”李玉欢又小声说道。她有些害怕,什么宴会什么的,她从来就没有参加过。

    “回什么家,你现在就跟着我,你回家也等不到曲章,你跟着我,我保证让你见到曲章。”傅沅熙有些不耐烦。

    听到这里李玉欢就不说话了,很顺从地跟着傅沅熙进了商场。

    商场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衣服,还有鞋子,李玉欢在傅沅熙的要求下试了很多件衣服,每一件她都觉得好漂亮好漂亮,以至于后来傅沅熙问她到底挑中哪一件的时候她竟左右为难。傅沅熙不想浪费时间,而且因为赶着要去宴会,也不可能把所有的衣服都买下来,只得强制性地挑了一件白色的晚礼服,晚礼服非常美丽,也把李玉欢的身材衬托得玲珑有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李玉欢感觉今天仿佛在做梦。

    不想浪费时间,傅沅熙有给李玉欢挑了一双水晶鞋,李玉欢穿在脚上,亮闪闪的。

    付款的时候李玉欢还在自己欣赏着自己这一身地打扮,正在心里高兴,却听收银台的小姐说道:“先生,一共五万四千元。”

    傅沅熙没有犹豫,这点钱对她来说算不了什么,直接掏出卡递给了柜台小姐。李玉欢此时却是瞪大了双眼,我的老天,五万多,她和曲章一年也就挣得比这个数字多一点,也就是说,这一件晚礼服加上脚上的一双鞋子,花去了他们一年的工资!

    李玉欢赶紧拦住傅沅熙说道:“这,这太贵了,我不要了。”说着就要脱掉脚下的鞋子。傅沅熙被她弄得哭笑不得,赶紧阻止了她,说道:“又不是你出钱,别担心。”

    李玉欢还想说什么,却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说真的,她被感动了,心里觉得暖暖的,就像冬日里的冰霜被温暖的阳光包裹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