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一十章 摇摇欲坠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这回轮到林全笑无语了,他自然不敢再提起向阳的事情了,二是很认真的说:“爸,我刚才想说的,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事,看您刚才神色那么不好,一定是遇到什么大事了吧,您就先说那大事儿,我这消失儿以后说也不迟。”

    林父一听也觉得很有道理,儿子不想说,他也没必要非要逼他说出来,更何况,自己这件事情迟早要告诉儿子,既然今天已经开口了,那就择日不如撞日,他点了点头道:“儿啊,你还年轻,可能没发现,我们林家,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边缘了。”

    林全笑一惊,生死存亡,不可能吧,他们林家好歹也再滨城扎根很久了,而且他最近在公司处理很多事情,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怎么突然就到了生死存亡的地步了。

    于是他开口道:“真的有那么严重吗,不会是搞错了吧?”

    林父叹息着摇摇头:“你还是太年轻啊,公司的核心你还没有掌握,实际上,公司运行已经快运行不下去了,这几个月的运作,都是拿着林家的老底儿在博啊,可是,还是亏大于盈。最关键的是,去年我们向银行贷款了20亿和吕家共同打造的‘城中城’项目搁浅了,事后我才知道,原来吕家早就和冯家谋划好了,一起算计我们。‘城中城’项目由我们林家和吕家共同出资打造,现在搁浅,一方面是冯家利用在政府的关系迫使工地无法开工,另一方面,就是吕家的突然撤资,本来我也搞不懂,撤资对于吕家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甚至会像我们一样,欠下一大笔贷款,可之后的事情让我看明白了,冯家和吕家两家合伙攻击我们林家,使得我们的公司运营举步维艰。”

    林父说到这里喝了一口水,显然是在整理思路,而林全笑听到这里更是眉头紧皱,好一个吕家和冯家,这么阴林家!

    林父喝完了水才继续说道:“本来搁浅‘城中城’项目对我们林家虽然说元气大伤,但却不至于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但再加上冯家和吕家的练手针对,我们的处境久非常危险了。公司的资金不足难以运转是一个问题,更关键的问题在于,我们林家的20亿贷款到期了,如果没有这20亿的外债,只要给我一些时间,自然可以让林家东山再起,可如今这20亿确实要了我的亲命咯。”

    林全笑疑惑问道:“我们不是可以向其他公司借点过桥资金吗?这样的话应该可以缓解一下吧。”

    林父苦笑着摇了摇头,点燃了一根烟,猛地洗了一口才说道:“20亿啊,且不说这滨城有多少公司拿得出来,就算真的有人拿得出来,人家凭什么借给你这么多过桥资金?你要知道,虽然老百姓看不出咱们林家现在的端倪,可在业内,远的不说,就说这滨城里,哪一家不都把我们林家当作破产了来看待,而且,如果我们破产了,对于那些人,尤其是我们的竞争对手,笑还来不及呢,谁愿意帮咱们?你不看看最近尧城一夜之间破产的楚氏集团,表面上大家都是一阵惋惜的声音,可实际上呢,不知道多少人在暗地里偷笑,尤其是沈家,楚家破产无疑让沈家在尧城的地位更加无人撼动,更关键的是,就因为这次楚家破产,原本业内传傅家在尧城的度假村项目是要和楚家合作的,这下好了,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直接度假村项目成了沈家的囊中之物,那可是几千亿的大项目啊,我听着都流口水。”

    林全笑一直都在滨城活动,而且林家在尧城并没有什么过多的业务,所以尧城虽然是滨城的邻城,可林全笑却对尧城那些个企业,家族,以及各自之间的矛盾冲突与利益关系不怎么清楚,这会儿听到父亲的这一席话,不由得砸吧了几下嘴巴,几千亿啊,别说他爸了,他听了都心痒痒。

    于是他有些忍不住的问道:“那爸,你说楚家会不会被沈家给下黑手拉下马?”

    林父对这一点也不是很清楚,外面盛传是因为楚氏得罪了傅沅熙傅少才惹来灭顶之灾。可真正的内幕实情,局外人有罪呢么会知道?

    他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也不知道,你看扯远了,都扯到楚氏破产去了,反正我们现在的境地很糟糕,银行的20亿贷款起先马上就要到期,如果我们想不到办法还钱的话,那么我们就真的算是走到尽头了!”

    “能不能试着从别的银行贷款呢?”林全笑对银行这方面不是很了解,实质上对于经商他一直都没有什么兴趣,只是因为父母所迫,再加上几年前哥哥的突然离家出走,使得林全笑不得不半路背起这个担子。

    “行不通啊,去年我们去银行贷款的时候,因为项目好,那‘城中城’项目只要落成营业,必然就可以大赚特赚。再加上我们林家在滨城已经站稳脚跟,很多固定资产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就这样,贷款20亿我也是费了好一番功夫,更别说今年,‘城中城’项目突然搁浅,要知道,我们虽然贷了20亿,可投在‘城中城’的资金远远不止20亿呢。再一个很多固定资产,什么房子车子公司甚至我们林家独有的几项专利都拿去抵押了,现如今,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拿什么去贷款?靠贿赂吗?贿赂别人也不敢贷20亿这么多,所以,银行这条路啊,老爸我早就想过啦,行不通!”林父说到这里,手里的烟已经烧到了烟头附近,那一大截烟灰微卷着挂在烟头后面,摇摇欲坠,正如今时今日林家的状况。

    “那,爸,您今天和我说这些,不会只是让我白白担心一场,然后一起看着林氏破产吧,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办法,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办!”听清了林家的现状,林全笑也是一脸的焦急,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