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片荒芜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从目前的处境俩看,林家似乎已经再找不到任何一个方法能够拯救林家。

    但林父纵横商海多年,不可谓不聪明,每一个集团,每一个家族,在成长的道路上,就像一个人一样,总会面临这样或那样的挫折,这些挫折或大或小,当挫折被放大的时候,他就有了一个新的名词——灾难。

    无疑,林父在辛苦经营林氏集团的这么多年里,也遇到了大大小小的挫折,当然,也会有灾难性的,林家能够走到今天,就说明,林父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次一次地拯救了这个家族,对于他而言,这一次,不过是无数次挫折的一种,即使,这一次,是被无限放大的挫折!

    “林全笑,你还喜欢那个叫作向阳的丫头吗?”林父没有记者回答儿子的问题,而是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话。

    这显然在林全笑的意料之外,他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主要是他不明白父亲这样问的用意是什么,而且他也不知道,如果他点头的话,父亲会是什么反应,更何况,这与刚才他们讨论的话题有什么关联吗?

    林父一反常态地鼓励林全笑道:“没关系,说出你的心里话。”

    林全笑得到了父亲的鼓励,本想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父亲的态度有所转变,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件好事情,然而,他一想到现在林氏正处在生死存亡的边缘,心中的杂念就少了许多。如果在这种时候,还挂念着儿女情长,那自己还真不是个东西。

    于是他沉声道:“爸,现在咱们家正处在危急时刻,我哪有心思想这些事情啊。”

    林父爽朗一笑,朗声道:“不愧是我的儿子,说得好,说得好!”林父说完收敛了笑容沉默了好久才继续说道:“儿啊,你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沈家吗?”

    林全笑点了点头道:“记得,难道沈家会帮助我们?”

    林父没回答才初入商海的儿子的问题,而是又问:“沈家有个千金,沈迪,你知道吗?”

    林全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道:“听说好像是继女来着,不过办事挺厉害的。”

    “不错,你可别小看了这沈迪,即使她是继女,但对沈家的贡献很多,想来,他的父亲对她也算不错。”林父这时候又点燃了一根烟。

    不得不说,家丑不外扬已经被沈仁做到了极致,如果不是沈迪进沈家的时候已经有八岁了,说不定连沈迪没有沈家血脉而只是一个继女的这个身份都不会有太多人知道。

    这不,虽说如今林家到了破产的边缘,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然而林父还以为沈迪和沈仁的关系不错。

    这个情报很重要,就算日后真的林全笑把沈迪娶毁了家门,可若是沈仁对沈迪并不重视,只是想着赶紧嫁出去了事,那么沈仁会不会帮助林家度过难关还是一个问题呢。

    “那又怎样?”林全笑隐隐有些猜到了自己的父亲想让他干什么,但他有点不敢置信,所以还是假装不知的问道。

    “我以前和沈迪的母亲,刘梦还算有些交情,前段时间我有意提过让你和沈迪‘认识认识’的想法。沈迪的母亲很是同意啊,当然,他还不知道咱们家的具体情况。所以,这几天你就去尧城吧,争取把沈迪那个丫头给我带回来,这样,依靠着沈家的势力,我们必然可以度过这一次的难关。”林父说这些话的时候丝毫不脸红,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在他看来,一切都是为了林家,自己的儿子,为了林家,做这么一点的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再说,万一亮着真的情投意合呢?

    刘梦是真不知道林家的近况,毕竟尧城和滨城本就不是一个城市,再加上她只是一个妇道人家,以前她和林全笑的父亲还有些瓜葛,对他的印象不错,再说自己的女儿正当结婚的年纪,可一直都在忙着公司的事情,有时候还时不时的失踪几天,这让一直觉得亏欠沈迪的刘梦一直非常的担心沈迪,所以当她听说林全笑的父亲有这方面的想法,当然很乐意接受,她也看过林全笑的照片,小伙子长得不错,再加上家庭条件与自己也算门当户对,也算得上是一桩好因缘呢,为此,刘梦还偷偷高兴了好几天。

    她没有把这个事情告诉沈仁,沈仁向来对沈迪不怎么看重,所以刘梦觉得没必要告诉他。

    心里想来柊觉浅,当林父的话语落在林全笑的耳畔时,林全笑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但这样的情绪并没有持续多久,他在床上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之后,踏上了前往尧城的汽车。

    那天夜里,他想了很多,想起了第一次见向阳时向阳端着一个盆子站在窗户边不屑地看着他,想起了之后两人的冤家路窄,想起了那一次向阳萧索的背影,想起了就算遭受打击,向阳那依旧不灭的太阳之光,他法子真心的爱着向阳,可是生活不是童话,现实也不光只有爱情。

    那一晚,他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他坐在为了撑场面依旧雇有司机的车上,西装革履,精神抖擞。

    他将为了林家的未来而战,他将站在现实的角度去看待一切,坐在车上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责任重大。

    他不曾回头,在他的梦里。

    而他还有一双俯瞅梦境世界的眼睛看着这一切,他看到自己梦里的自己不曾回头。

    而有一个穿着拖鞋的女孩,一直在公路上跑着,她在干什么?她在追逐车辆。

    她气喘吁吁地喊:“林全笑!林全笑!”

    可那声音被风吹散了,那风如同拍打在海岸上的阵阵松涛,掩盖了一切,那钢铁的躯壳里,坐着一个男人,他依旧精神抖擞,踌躇满志。他不知道有一个女孩一步一步喘着粗气想要靠近这辆车,可车子却把她抛向更远的远方。

    那女孩终于累到了,停下了,她从不哭的,从不哭的,可她这次哭了,和所有其他女孩的哭声没什么两样,很平常,也让人觉得很揪心。

    那坐在车上的男子不经意间回头一看,身后,是一片荒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