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三十章 第一次亲密接触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这边的傅沅熙沈迪总算是正常进入工作中了,可是楚乐歌这边还迟迟下不了决心,是否该不该利用黄琳瑶来对付沈迪、傅沅熙。

    那天与黄琳瑶分手回别墅之后,楚乐歌身心疲惫地跌坐在沙发上。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这么不折手段了?

    以前的自己不过是个乖张、任性的大小姐,现在呢?为了达到目的可以牺牲一切东西,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可是这样子的自己她好讨厌,宁愿是以前那个样子的自己,也不想要像现在这个样子,似人非人!

    “怎么样?跟黄家那个大小姐结交上了?”

    正在思考问题的楚乐歌被突然出现的男声吓了一跳,脸色惨白着,惊魂不定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你就不能出点儿声吗?非要在人家想事情想得深入的时候突然出声?”

    楚乐歌没好气地看着朝自己缓缓走来的龙释鸣,撩了撩自己的头发,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吓到了?”

    龙释鸣慢慢走到楚乐歌的身边,缓缓坐下,伸出手将楚乐歌一把搂在自己的怀里,另一只手,小心地拍了拍楚乐歌的额头。

    “我觉得我的声音挺大的,是你自己没有注意罢了。”龙释鸣勾起了一抹邪魅的笑容,看着楚乐歌这个样子低低笑了两声。

    “你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

    楚乐歌没好气地白了龙释鸣一眼,伸出手推了龙释鸣一把。

    “你这个女人,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龙释鸣一把捉住了楚乐歌的手腕儿,佯装凶狠的样子朝着楚乐歌龇牙咧嘴道。

    “嗯,没错,胆子是越来越大了,那有怎样?你打我啊?”

    楚乐歌看着在自己面前与在别人面前完全是两个人的龙释鸣,心里不由得一阵异样,反正她知道,不管她对龙释鸣做出什么事情来,龙释鸣都是不会伤害她的。

    虽然不知道这种心理从何而来,但是她就是这么自信!

    “是吗?”

    龙释鸣略带深意地看了楚乐歌一眼,就是这么一眼,楚乐歌暗道一声不好。

    就算是知道龙释鸣不会对她做些什么,但是要知道这货可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啊,她这样说她,还不得付出点儿代价?

    “那什么,我是开玩笑的,呵呵。”尴尬地笑了笑,伸出手,小力地推了推龙释鸣,服软总没错了吧!

    “可是我当真了,怎么办呢?”

    龙释鸣一把捉住楚乐歌的手,将她的手钳在了楚乐歌的身后,将楚乐歌推倒在沙发上,逐渐压低身子,将自己的唇逼近楚乐歌的唇。

    楚乐歌在看见龙释鸣的动作之后,便立马闭上了眼睛,两个人这么久以来一直是处于暧昧关系,最多也是搂搂抱抱,亲吻可是从未有过的啊。

    一双眼睛不住地颤抖着,紧张地连自己的嘴唇也在颤抖。

    不会吧,龙释鸣应该不会亲吧?

    稍稍睁开了眼睛,楚乐歌半眯着眼睛看了看,结果发现龙释鸣凉薄的嘴唇勾出一抹笑容,眼里的戏谑显而易见。

    “你”

    正准备开口的时候,便被龙释鸣衔住了唇瓣,温柔地磨蹭着。

    楚乐歌何曾与男人这样过啊,在为楚家小姐的时候,虽然也会跟着其他世家小姐出入歌厅酒吧那些地方,见到的场景比现在自己经历的还要更为露骨一点儿。

    可是那个最多算是理论知识,现在可是自己亲身体验,在实践呢!

    “唔。”两人亲吻了一会儿,楚乐歌因为缺氧涨红了一张俏脸,呼气不畅的时候,伸手推了推龙释鸣,嘴巴微微张开了。

    龙释鸣趁机将自己的舌头伸进了楚乐歌的嘴里。

    过了好半晌,龙释鸣才松开了楚乐歌。

    看着一脸绯红,头发凌乱的楚乐歌,龙释鸣心情大好,将楚乐歌扶起来,拦在自己怀中,有一下没一下地亲琢着楚乐歌的嘴唇。

    “刚才在想什么?”龙释鸣询问道,刚才楚乐歌的模样惨白至极,出去一趟见了黄琳瑶之后就魂不守舍了。

    “”

    龙释鸣也不逼迫楚乐歌,只是静静地看着楚乐歌,他知道总有一天她会将所有的事情全部告诉他的。

    想到傅沅熙,眼里的阴沉更深了了几分,楚家会有这么一天虽说是与自身相关,但是傅沅熙做得也实在是太绝了。

    果然啊,有其母必有其子呢!

    “我”楚乐歌犹豫了一会儿,不知从何开口,“我今天与黄琳瑶相处了半天,我发觉这个女孩儿并没有资料调查中的那么不堪,我不知道我利用她到底对不对。”

    说着,楚乐歌低下了头,虽说是要为楚家报仇,可是要搭上一个无辜的女孩儿她还是不愿意的。

    “原来如此。”龙释鸣看着一时心软的楚乐歌,心里也柔软成一片,与他相比,楚乐歌虽说有憎恨,可是终究还是没能将心变得坚硬。

    “你想过没有,在楚家这件事情上,也有很多无辜的人,他傅沅熙和沈迪都可以设计楚家让蒋国雄来对付楚家,导致你家破人亡,他们是否有考虑过无辜的人?”

    “”楚乐歌默不作声,想到楚家的下场,心里硬了几分。

    “再者说了,如果黄琳瑶不上钩,你又怎么能够利用她?人与人之间不过是处在一个利用和被利用的圈子罢了。”

    龙释鸣边说,眼里充满了嘲讽。

    “在报仇的过程中,你知道什么是最无用的吗?”龙释鸣伸出手,捏住了楚乐歌的下巴,“那便是心软,因为一旦你心软了,就意味着下一个死无葬身之地的人便是你,懂吗?我们与傅沅熙、沈迪只能有一方存活下来。”

    龙释鸣强逼着楚乐歌看向他的眼睛,只有将所有的真相打碎在楚乐歌的面前,这个20多岁的女子才能够强硬起来。

    现在的楚乐歌也不过是出于对傅沅熙、沈迪的仇恨而强撑着罢了,一旦心中柔软的一面出来之后,很有可能失去理智。

    他不介意用更加残酷的方式来让楚乐歌认清楚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