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六十章 守在病房外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姐,我们回去吧!”

    沈迪看着冯蝶拉着黄琳瑶走进了病房,拎着水果篮的手微微一松,然后缓缓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沈枫看到冯蝶带着黄琳瑶进去之后,又看到沈迪慢慢坐到一旁,知道是自己的暴脾气搞砸了事情,也郁闷地坐到了一旁,看着沈迪说道。

    本来就是嘛,这个老女人还真是一个老巫婆!

    “小枫,要不你先回去吧。”

    本来应对冯蝶就很难了,现在被沈枫这么一闹,冯蝶就更加看她不惯了,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

    一个是为自己出头的弟弟,一个是爱人的母亲。

    她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

    “我不!”沈枫粗着脖子大声说道。

    他知道今天是他冲动了,站在傅沅熙母亲的角度,他也能够体会到她的痛,但是他真的是忍不住自己的脾气啊。

    每次看到有人欺负沈迪,他就控制不了自己的脾气,就好像小时候一般,每每有人欺负他的时候,沈迪挺身而出一般,现在的他也是这样,只要看到有人欺负沈迪就会不自觉的暴露自己的怒火。

    在小时候的时候,沈迪保护了他,现在也轮到了他保护沈迪。

    “可是,你在这里只会与傅沅熙的母亲争吵!”

    沈迪满脸疲惫地靠在座椅上,连续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让她从心里感受到了疲惫,她只不过想要知道傅沅熙的情况罢了,怎么就这么难呢?

    “”

    沈枫沉默了,坐在一旁沉思着。

    他知道以他的脾气肯定是会跟傅沅熙的母亲以及黄琳瑶吵架的,但是你让他不在沈迪身边陪着,他又放不下心来。

    “小枫,你不用担心我,我会保护好我自己的!”

    “你口里的保护好自己,就是任由傅沅熙他妈随意打你吗?啊?”

    听到沈迪的话,沈枫直接站了起来,满脸的怒气。

    “你看,我们两个就说了几句话,你的脾气就火爆起来,你说,以你这样子的性格,他妈妈还会允许我们进去看傅沅熙吗?”

    沈迪抬头看着怒火冲天的沈枫,她知道沈枫的脾气火爆,但是没有想到他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小枫,你现在的脾气你觉得好吗?”

    “我”

    “小枫,这次的事情,本就是我们的错,虽说我挨了傅沅熙母亲的一耳光,但是这样子,我的心情才略微放松,如果说他们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说,那样的话,我的心会更加难受的。”

    只要傅家人有反应,她的心才能够平稳下来,如果说,傅家人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做,那么她的愧疚便会更深。

    “姐,我只是看不过你受伤。”

    “我知道!”

    沈枫慢慢坐了下来,然后拉着沈迪的手,犹豫了片刻说道。

    他真的只是不想看到沈迪受伤而已!

    “所以,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让别人指责说是没有家教,我的弟弟是最好的,还轮不到别人来说什么,更何况是因为我的事情,你才会被别人说。”

    沈迪就是因为知道沈枫是为了他才会出头,但是她不愿意别人说他什么,就算是因为她的原因也不可以!

    “姐,我会收敛我的脾气,你要陪在这里,我陪着你,你要面对傅沅熙的母亲,我也陪着你去面对她。”

    沈迪听到沈枫的话,眼泪又开始流了下来,然后猛地扑到了沈枫的怀里。

    将自己的情绪收拾好之后,沈迪继续坐在病房外面,看着时间比较晚了,沈枫便下楼去买了晚餐。

    “你怎么还没有走呢?”

    正准备出门准备晚餐的黄琳瑶,看见坐在外面的沈迪,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难道这么长的时间这个女人一直在这儿吗?

    “黄琳瑶,现在傅沅熙的情况怎么样了?”

    听到黄琳瑶的声音,沈迪立马从座椅站了起来,然后一脸激动地抓住黄琳瑶的手,语气激动地询问道。

    “沈迪,你怎么还没有走呢?”

    被沈迪抓着手的黄琳瑶十分不耐烦,怎么每次看见她都会这么激动呢?以前怎么没看见过,而且,以前在尧城的时候不是挺硬气的嘛?

    现在做出这幅模样是为了什么?

    “黄琳瑶我只是,只是担心傅沅熙!”

    沈迪面露难色,她就是想知道傅沅熙的情况,怎么就这么难呢?

    “沈迪,我早就说过了,沅熙哥哥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怎么就这么不要脸呢?说白了,你跟傅沅熙之间也不过是炮友罢了,除了上了几次床,你说,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看他呢?嗯?”

    黄琳瑶第一次遇见这样子的女人,真的是,看上了傅家的钱权吗?

    “黄琳瑶,虽说你与傅沅熙是青梅竹马,但是你又是以什么立场来说我呢?就算,就算我跟傅沅熙是炮友,好歹我们之间是有关系的,你呢?”

    黄琳瑶一次次地说他与傅沅熙之间的关系,但是那又怎样,一开始他们之间的关系便注定这样了,她,又不可能回到过去改变两人的关系。

    “哈!”黄琳瑶看到沈迪露出了爪牙,不由得冷哼一声,“我说沈迪,你也还真的是会装啊,你看,就我们两个人在的时候,你不是挺能说的吗?怎么阿姨一在这儿你就什么都不吭声呢?”

    还真是一个表里不如一的女人啊!

    “黄琳瑶,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呢?”沈迪在黄琳瑶讽刺的话语中,开始反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黄琳瑶。

    “你还不是当人一套背人一套?说真的,黄琳瑶,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与你的争吵之中,现在我只想知道,傅沅熙的情况怎么样了!”

    现在看黄琳瑶还有精力跟她争吵,那就说明,傅沅熙的情况应该是稳定的,至少生命安全是能得到保证的。

    但是她没有亲口看见或者见到傅沅熙的主治医生,她便不放心!

    “呵,沈迪,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啊?不管你在外面坐多久,我都是不会告诉你沅熙哥哥现在的情况的,所以,你回尧城去吧!”

    说完,黄琳瑶踏着高跟鞋,哒哒地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