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六十一章 谈判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听到黄琳瑶的话,沈迪刚才强装的坚强一下子便垮了台,看到沈枫买了晚餐走上前来之后,便迎了上去。

    “小枫,我们先回酒店去吧。”

    都在医院耗了一天了,在这里也是白等,还不如先回酒店,好好算计算计明天怎样才能得到傅沅熙的详情。

    “啊?”

    提着两袋饭的沈枫,一脸懵逼地看着沈迪,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就回去啦?他还做好了今晚整晚抗战的准备呢,怎么现在就回去了?

    “我们先回去吧,他们也不会让我们见到傅沅熙的,来日方长,又不是只有今天一天,我们先回去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早上我再来。”

    沈迪拽着沈枫的手,便走出了医院大门。

    等到冯蝶出来之后,看到病房外空无一人,只剩下放在门边的水果篮,不由得冷哼一声。

    “阿姨,把这个水果篮拿去丢了吧!”

    吩咐完以后,又走进病房守着傅沅熙。

    阿姨看着完好无损,还很高档的水果,不由得瘪了瘪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这么好的水果,就这么扔啦?还真的是钱多啊!

    第二天,早起的沈迪,借用酒店的厨房,煲了一锅汤,然后提着保温桶便往医院赶,原以为今天门外没有人守着的沈迪,还想着能够看傅沅熙一眼,但终究还是太过天真了啊。

    “沈小姐,我们谈一谈吧。”

    傅伟早早地便坐在门外等着沈迪的到来,这几天儿子的事情,公司的事情让他应接不暇,但是冯蝶已经在他面前抱了很久的恼骚了,所以,他今天必须来看看这个沈迪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一早便在病房外等着了,看到一个长相不错的女孩儿提着保温桶远远走来,傅伟便知道这个女孩就是那个沈迪了。

    于是等到沈迪走进之后,便站了起来开口道。

    沈迪听到面前男人的话,不由得愣了愣,她知道面前这个男人是傅沅熙的父亲,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傅沅熙的父亲今天会专门等着她。

    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将手里的保温桶递了过去,“伯父,这是我找人买的土鸡汤,挺有营样的。”

    傅伟看了一眼沈迪手中的保温桶,示意身边的人接过保温桶,然后慢慢朝前走去。

    “走吧,沈小姐,我们找一个地方好好地聊一聊。”

    沈迪默不作声地跟在傅伟的身后,慢慢走着。

    其实她很清楚傅伟的来意,无非是让她不要再来打扰他们一家人了,毕竟傅沅熙现在还躺在医院中。

    “沈小姐,想要喝点儿什么呢?”

    推了推面前的菜单,让沈迪自主选择想要喝的东西。

    “我要一杯白水就好了。”

    “服务员,两杯白水。”

    说完,傅伟便不说话了,静静地打量着沈迪。

    “伯父,其实我今天知道你要与我谈什么!”

    等了好半晌,傅伟也没有说什么话,这尴尬的氛围也是时候打破了,沈迪握了握杯子,然后开口说道。

    “哦?你知道我要与你谈什么?”

    傅伟饶有兴趣地看着沈迪,明明紧张得不得了,还强装出一副很淡定的样子。

    “伯父,傅沅熙这次受伤,是因为我,所以我要付全责,但是现在我不知道他现在的情况究竟是个什么样子的,所以,伯父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傅沅熙现在怎么样了?”

    沈迪缓缓说着,但是不断地用舌头舔着自己的唇瓣,还连连喝了好几口水,就算是表面再怎么淡定,她还是很紧张。

    她不确定,傅伟是否会告诉她,她想要的答案。

    傅伟看着这个样子的沈迪,眼里不由闪过一丝赞赏。

    “沈小姐,其实今天我约你出来,主要是为了安我夫人的心罢了,这几天,你在医院外面守着,我是没有多大的意见的,但是我的夫人十分不满意,毕竟,她现在对于沈小姐你充满了厌恶。”

    傅伟很满意地看到沈迪不一样的脸色,啧,终究还是太小了啊!

    举起杯子慢慢喝着杯子中的水。

    “沈小姐,你应该明白,作为一个母亲,在自己儿子受伤的时候,会有什么样的表现,连我这一次都是生了几根白发了,所以,你应该体谅体谅我们做父母的心。”

    “现在的你,就是诱发我们儿子受伤的导火索!”

    傅伟慢慢说着,说实话,在没有见到沈迪之前,他对沈迪也是存有一些偏见的,毕竟,这个与他们毫不相关的女孩儿,害得自家儿子受伤了。

    “”

    相比起冯蝶的恶言恶语,傅伟的话更是让她难受!

    “你说,我们为人父母,在看见儿子这样,而你,又上门了,你觉得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你?”

    全程,傅伟的声音都是十分得平静,他没有像冯蝶那般撕心裂肺,但是就是这样子平静的话语,更让人难堪。

    “还有,对于昨天,我夫人对沈小姐所做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

    抬眼,瞥了一下沈迪昨天被冯蝶掌掴的地方。

    昨天打了沈迪,确实是冯蝶的错,但是错已经犯了,就无法挽回了。

    “没有,昨天阿姨打我是应该的,毕竟,是我,害得傅沅熙受伤的!”

    沈迪惨白着一张脸说着,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她还真的没有放在心里,以前真的是有怨抱怨有仇报仇,但是昨天,她只顾着傅沅熙的伤势了。

    “该打的?”傅伟微微看了一眼沈迪,原以为是个硬气的,看来,还是磨砺得少啊,“在你眼中,什么叫做该打的?”

    “我害了傅沅熙受伤。”

    “我儿子去救你,受伤了,那是他自己在救你之前就能够想到的结果,而你昨天被我夫人打,你觉得是应该的?应该在,你应该用那一巴掌来减轻你心里的愧疚吗?”

    “一码事归一码事儿,我儿子救你,确实,我们一家人对你有诸多不满,但是,我夫人昨天打你,便是她的不是。”

    “”

    沈迪原以为傅伟今天来是想告诉她远离傅沅熙,远离他们家,没想到,却收到了傅伟代表冯蝶的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