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六十二章 初遇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我的意思点到为止,这段时间呢,希望沈小姐能够回到尧城,傅沅熙的事情,便不劳烦你了。”

    “伯父,恕我不能答应你!”

    傅伟觉得自己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道歉也道了,便站起了身子正准备走,没想到沈迪的话却让他愣在了原地。

    “哦?不知道沈小姐是个什么意思?”

    站起的身子,又缓缓地坐下,然后一双犀利的眼睛盯着沈迪。

    他倒要看看,面前这个小女娃儿会说一些什么!

    “伯父,我爱傅沅熙,他受伤了我比任何人都会难过,甚至,我恨不得受伤的人是我,您让我回尧城,我做不到,除非傅沅熙好了,在我面前能够活蹦乱跳了,那么,到时候我会回尧城,但是不是现在。”

    说完,沈迪站了起来,朝着傅伟狠狠地鞠了个躬。

    “抱歉了伯父,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也不等傅伟做出什么反应,便直直地走出了店铺。

    傅伟看着走出店铺,腰板儿挺得直直的沈迪,嘴角不由得勾起一抹笑容,这个小丫头还有点儿意思,相比起其他这个年龄的姑娘而言,还是不错的!

    看来他家小子还找到了个好的!

    走出店铺的沈迪,依旧去了医院,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再走到病房去,只是静静地在医院的外面,找了一个椅子坐着。

    今天跟傅伟聊了之后,她更加确信,对付傅沅熙这个男人,她是放不开手了,除非,她死了!

    “你好?”

    听到一道好听的男声在自己的耳边响起,沈迪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左侧方的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不由得感到疑惑。

    “您有什么事情吗?”

    “请问,你是要去看望傅沅熙吗?”

    听到傅沅熙三个字,沈迪原本无色的眼神瞬时间迸发出激动的色彩。

    “你知道傅沅熙?”

    沈迪联系到面前这个男人穿着白大褂,便知道,他可能知道傅沅熙的一些情况,这么几天下来,不知道傅沅熙一直提着的心,猛烈地跳动起来。

    “我说,初次见面不是应该介绍一下自己吗?”

    站在沈迪面前穿着白衣大褂的男人,皱了皱好看的眉毛,不就是关于傅沅熙的消息嘛,有这么激动吗?

    “哦!你好,我叫沈迪,是傅沅熙的女朋友!”

    沈迪站起了身子,伸出手,激动地看着面前的男子。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听到沈迪说自己是傅沅熙的女朋友,眉头不由得皱得更深了。

    女朋友?

    “容天行!”

    容天行冷漠地说道,轻轻地握了一下沈迪的手,然后立马松开了。

    “啊?”

    “我说,我的名字叫容天行!”

    “哦哦,容医生,你好,请问你是知道傅沅熙现在的情况,对吗?”

    像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沈迪一脸激动地询问着容天行。

    “我是傅沅熙的主治医生!”

    冷漠地点了点头。

    “容医生,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傅沅熙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了?”

    沈迪一把抓住容天行的胳膊,激动地询问道,这么多天了,总算是见到了傅沅熙的主治医生了,这样的话,她就能得到傅沅熙的具体情况了!

    “叫名字!”

    不知道为什么,别人叫‘容医生’,他便能听得好好的,但是沈迪这么叫他,他的心里怎么不怎么开心呢?

    “好,容天行,你能不能告诉我,傅沅熙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吗?他是不是流了很多血,现在苏醒过来了吗?刀伤严重吗?”

    巴拉巴拉说了一大堆,也不管容天行脸上的尴尬,自顾自地询问着,也顺着容天行,不喊容医生,直接喊了容天行的名字。

    “我说,你问了那么多问题,能不能让我一个一个地回答完了,你再提问?”

    “好好!”

    沈迪松开了容天行的手,被松开的容天行慢慢坐到了沈迪刚才坐着的椅子上。

    双手环抱住胸,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眼前一脸激动地女子。

    “傅沅熙的手术做得很成功,两把刀子都已经拔了出来,身上的刀伤早已经处理完了,不过由于他失血过多,现在还没有醒过来。而且插着刀子的伤口,被插得很深!”

    “那他”

    “不过没有生命危险!”

    还没有等沈迪问出口,容天行便回答了沈迪接下来想要询问的问题。

    “那就好,那就好。”

    听到容天行的话,沈迪已经悬挂了好几天的心,总算是落了下来。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就好,没有生命危险就好!

    容天行冷静地看着一脸激动又喃喃自语的沈迪,瘪了瘪嘴。

    有必要这么激动吗?

    “容医生,你下班了吗?我请你吃饭吧,这样你还能好好跟我说说傅沅熙的详细情况!”

    容天行本来今天上了一天班儿很累了,但是听到沈迪说要请他吃饭,丝毫没有犹豫地点了点头。

    看到容天行点了头,沈迪脸上的笑容更深了,这么几天来,这是沈迪第一次露出发自肺腑的笑容。

    前几天就算是笑,也是为了安抚沈枫,不想要沈枫太过担心她罢了,现在知道了傅沅熙没有什么大碍了,她也就很放心了。

    “容医生,为什么做手术这么多天了,傅沅熙还没有醒呢?”

    一进饭店,刚刚坐稳,沈迪便询问着容天行,傅沅熙的情况。

    也是,这么两天了,为什么傅沅熙还没有醒呢?

    “我说了,他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息,现在没有醒,也是因为身体太过虚弱了,你试试让人捅上两刀,还要扛着个人,开车开了很久,看你会不会一做手术便苏醒过来。”

    容天行冷着一张脸,慢条斯理地解开自己的衣服,搭在了一旁的衣架上,听到沈迪的话,毫不客气地说着。

    “”

    看着容天行冷着一张脸,但是嘴里说着的话完全是毫不留情,沈迪不由得顿了顿,正准备继续询问的心也不由得歇了歇。

    啧,最初看到这个容医生,还觉得他是一个好相处的人,现在这么看来,也是一个毒舌啊,稍微不注意就怼你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