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六十四章 打听敌情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那行吧,你说,我听着。”

    冯蝶没好气地扭了扭自己的肩膀,然后看着傅伟一本正经的样子,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脾气,她知道,现在自己的脾气越来越暴躁了。

    但是这又怎么能怪她呢?可能是更年期提前了吧!

    “沈迪那女孩儿啊,我看着还行,你说,常人有几个能忍受我的眼神,可是那个女孩儿硬生生地直视我的眼神,还十分肯定地盯着我的眼睛,你说,就凭这点儿,你觉得这个女孩儿是不是还不错?”

    傅伟慢慢说着,到现在为止,说道沈迪,眼光里还充满着赞赏。

    “哼,我可告诉你啊,我儿子现在还在医院没有醒过来,沈迪那个女人,我可不想再在医院看到她!”

    冯蝶完全不想听傅伟的话,现在看着傅伟对沈迪一副赞赏的样子,他心里就来气!

    “好好好,我们家的皇太后不允许谁去,我就不让谁去。”

    傅伟抱着冯蝶的肩膀,一阵安慰。

    “龙释鸣,我这段时间没有看见黄琳瑶,也没有收到她发来的信息诶。”

    中午又去龙释鸣的公司的楚乐歌将饭碗收拾好之后,躺在龙释鸣沙发上说着。

    还真的是奇怪得很,虽说收拾沈迪的计划失败了,照理说,黄琳瑶那家伙还是会来找他的啊,现在可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的。

    “哦,傅沅熙受了刀伤,被送回了a市,黄琳瑶肯定也要回去的啊。”

    龙释鸣低着头,伏在桌子上,处理着今天的事物,听到出了个的文化,然后慢慢地说道。

    “啊?”

    楚乐歌猛地从沙发上弹跳了起来,傅沅熙居然受伤了?她怎么不知道呢?

    “那你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我告诉你了啊!”

    “没有,那天我来你办公室,给你带饭的时候,你都没有告诉过我!”

    楚乐歌蹭蹭蹭地跑到龙释鸣的面前,伸出双手使劲儿拍了拍龙释鸣的桌子,十分的气愤,这么重大的事情,怎么就不告诉她呢?

    “我告诉你了!”

    龙释鸣抬起了头,看着正处于暴怒之中的楚乐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此刻的楚乐歌就好像一直炸了毛的夜猫!

    楚乐歌默不作声,眼里充满了指控。

    “那天,哦,就是第一天你给我带饭的时候,你问我,我为什么生气,我不是告诉你,教训沈迪的计划失败,沈迪被傅沅熙给救了。”

    龙释鸣慢慢站起了身子,然后走到了楚乐歌的身边,揽过楚乐歌的肩膀,将楚乐歌带到了沙发边,然后伸出手将楚乐歌揽入自己的怀中,慢慢说着。

    “然后,你告诉我叫我不要生气,说是以后还会有机会的,所以,我就没有说了啊,如果你要是想知道,那么我也是会告诉你的,你最后不是喂了我一口饭,堵住了我的嘴吗?”

    龙释鸣躺了下来,然后让楚乐歌躺到自己的身上。

    “哼!”

    听到龙释鸣的话,楚乐歌嘟了嘟嘴,好像是这样子的没错诶。

    但是她还是感到不开心,然后伸出手,戳了戳龙释鸣的额头,就算是她的原因,但是她还是不开心。

    怎么每次一到龙释鸣的面前,她的智力就好像下降了很多啊?

    “行啦,你陪我睡一觉吧,刚刚好睡个午觉!”

    龙释鸣拦着楚乐歌的手,微微收紧,将自己的脑袋靠在楚乐歌的头上,深深呼了一口气,慢慢地说着。

    “”

    楚乐歌把玩着龙释鸣胸前的纽扣,也不说话,她需要静一静,想想为什么她的智商这么低了呢?

    “好啦,别想啦,你的脑子都快不够用了!”

    龙释鸣勾了勾嘴唇,然后闭了眼睛,睡了过去。

    “等会儿醒了,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什么地方?”

    听到龙释鸣的话,楚乐歌的心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抬起了头,一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龙释鸣。

    感受到楚乐歌的热切目光,龙释鸣无奈地睁开了眼睛。

    “是不是睡不着?”

    楚乐歌连连点了点头,很想知道是个什么地方!

    “那行吧,我带你去!”

    楚乐歌立马翻了个身坐了起来,然后做到一旁,乖顺地呆在一旁,看着龙释鸣穿衣服,简直就像是一个迷妹儿。

    说真的,龙释鸣长得真的很好看,但是她想不通这个男人怎么会喜欢上她呢?

    虽说她长得也不错,但是,跟龙释鸣比,还是有一点点的差距啊。

    “行啦,别在这儿发呆了,想什么呢,脸红成这个样子。”

    等到把衣服穿好之后,龙释鸣转过头来,看着楚乐歌一脸呆滞地看着自己,一张俏脸还慢慢得变红,有时候还有一丝丝的纠结。

    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龙释鸣走到楚乐歌的面前,一把将楚乐歌从沙发上拉了起来,然后双手搂住楚乐歌的腰,戏谑地打趣道。

    “啊?”

    “我说,你又在发什么呆啊?脸红成这个样子?是不是爱想一些不健康的东西?”

    “谁谁在想不健康的东西了,你真的是个老司机,思想真黄!”

    听到龙释鸣的话,楚乐歌红着一张脸,推了推龙释鸣的胸膛。

    这个男人现在真是越来越流氓了,以前怎么就觉得这个男人阴冷呢,你见过这个样子的阴冷男吗?

    反正她是没有遇见过!

    哦,不对,现在已经遇见了一个,就是龙释鸣这个大坏蛋!

    “是吗?可是刚才是谁的脸红成了猴屁股?”龙释鸣收紧了楚乐歌的腰,将头给低了下去,然后直直地看着楚乐歌的眼睛,一双眼睛里满是戏谑。

    “算了,我不跟你说了,不是说要带我去一个地方吗?还不快走?”

    楚乐歌看到那双如星空一般的眼睛,脸上不由得更加红了,然后猛地推开了龙释鸣,红着脸,低着头跑了出去。

    真的,现在跟龙释鸣这个无赖是怎么也说不清楚了。还不如不跟龙释鸣狡辩了。

    龙释鸣受惯性的影响往后推了推,然后看着红着一张脸的楚乐歌跑远,不由得勾了勾嘴唇笑了起来。

    似乎现在的楚乐歌才是真正的活出了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