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九十二章 牡丹花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徐淼便拿起了自己的外套,“我就先走了,你自己在这边好好保重身体吧。”

    说完,徐淼头也不回得走出了餐厅。

    沈迪深深地看了一眼徐淼远去的背影,然后叹了一口气。

    “龙少,有人查了你的档案,而且也查到了绑架沈迪和傅沅熙受伤的案子与您有关。”

    正在与楚乐歌享受午餐的龙释鸣,接到了手下打来的电话,听着电话里的话,一双手死死地攥在一起。

    呵,没想到沈迪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儿手段的啊,原本想要在暗处处理掉这两个人,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啊。

    一张冷峻的脸庞,此刻满是阴沉!

    “龙少,现在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

    龙释鸣晃了晃自己的脑袋,慢慢悠悠地说着,事发突然,他也没有想到该怎么办呢?

    “这样吧,你们先不用管那两个人了,只用把他们监视好就行。”

    “好的。”

    挂完电话,龙释鸣慢慢走到了餐厅,楚乐歌端着饭菜走出来,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龙释鸣的心情不怎么愉悦。

    “怎么了?”

    “没什么,过几天我想回一趟a市,你跟我一起去吧。”

    听到楚乐歌的问话,龙释鸣脸上的阴沉消失不见,然后走到楚乐歌身边,接过了楚乐歌手里的饭菜。

    “啊?这么这么突然要去a市呢?”

    楚乐歌不想去a市,她在尧城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呢,要是去了a市,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处理完!

    “有一点儿事情要去办,但是去a市的话,我肯定是要好几天都看不到你了,所以,我想让你跟我一起去。”

    龙释鸣一把抱住楚乐歌的腰身,在楚乐歌的肩膀上蹭了蹭,撒娇一般的说道。

    “你说,你是谁?你肯定不是龙释鸣,你把龙释鸣藏到哪儿去了?”

    楚乐歌转了个身,伸出手一把捏住了龙释鸣的脸颊,龇牙咧嘴地说道。

    龙释鸣这个家伙越来越不像以前她初见时候的模样了。

    想当初第一次见龙释鸣,正值楚家被沈迪和傅沅熙栽赃,蒋国雄集中火力对付楚家,楚家衰败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龙释鸣从一辆黑色的车上下来,她那个时候跌坐在地上,抬眼看着这个不可一世的男人,那个时候她便知道,龙释鸣这个男人不是个好惹的。

    但是现在这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龙释鸣现在整天一逮到机会就要抱抱,要亲亲,有时候还会朝着自己撒娇,这货肯定不是龙释鸣,要不就是被人下了降头!

    “哦?我不是龙释鸣吗?啊?那我是谁?”

    龙释鸣就着楚乐歌手的劲儿,摇头晃脑的,一脸茫然,仿佛失忆一般,张皇失措地说着。

    楚乐歌看到龙释鸣这个样子,很不淑女得翻了一个白眼儿,这家伙演戏还演上瘾了啊?真的是受不了了!

    “你真的够了!”

    说完,楚乐歌扔开了龙释鸣的手,慢悠悠地走到了一旁,吃着今天的美味午餐。

    龙释鸣也无所谓,看着楚乐歌的眼睛里充满了柔情,也跟在楚乐歌的身后慢悠悠地走着,然后走到楚乐歌的身边,一把抱起了楚乐歌,然后自己坐在了楚乐歌的座位上。

    “我说,你要不要好好吃饭啊!”

    楚乐歌很是无语,这段时间以来,龙释鸣有事儿没事儿得抱着自己她已经是习惯了,所以,完全不带一点儿慌张的。

    “要啊,你喂我!”

    龙释鸣理所应当地点了点头,当然要吃饭了,距离吃完早餐到现在也有这么几个小时了,要是不吃午餐,他还不知道要饿成什么样子。

    “龙释鸣,我问问你,您老人家今年贵庚啊?”

    真的是无语了,吃个饭还想要人喂,真的是越老越回去饿了!

    “第一,我申明一下,我还正年轻着呢,男人三十一枝花,所以,你不能用老人家来称呼我,知道了吗?”

    龙释鸣听到楚乐歌的话,扬了扬眉,然后一口咬到楚乐歌红彤彤的脸蛋儿上,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不尊重自己了,可是这是自己媳妇儿,难不成打一顿?

    算了吧,宁愿他受伤都不愿意楚乐歌受伤,怎么可能舍得打楚乐歌?

    不过,这丫头不收拾以后可是会爬到自己的头上来的,这又不行啊,不然以后自己的话,楚乐歌着家伙铁定是不会听的了!

    “”

    还男人三十一枝花呢,怕是狗尾巴花吧!

    听到龙释鸣的话,楚乐歌在心里笑了笑,不过也不敢在面上表露出来,万一龙释鸣这家伙又动嘴了怎么办?

    虽说她能够说赢龙释鸣,但是在力量上她可是弄不了龙释鸣的。

    “嗯?歌儿,你在心里腹诽我什么额?”

    龙释鸣又一下没一下地亲着楚乐歌的脸颊,然后看着楚乐歌翻了一个白眼儿,嘴唇勾了勾,然后询问道。

    “我可没有说什么,也没有想什么,你不是说你是一朵花儿,啊?我就在想你是什么话?”

    还是将心里的想法藏起来吧,不然带会儿还不知道龙释鸣会怎么对付自己,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必要的示弱是不可少的!

    “哦?那歌儿,你说说,我在你心目中是朵什么花儿?”

    龙释鸣饶有兴趣地询问道,虽然知道在楚乐歌心里自己指不定是些什么野花野草,但是还是想要知道楚乐歌怎么回答。

    “呵呵呵,那什么,你长得这么英俊,有这么高大帅气,肯定是最好的一朵花啊,这一定要高端大气上档次!”

    楚乐歌笑眯眯地说着,边说,双手还比划着!

    “那是什么花呢?”

    “当然,当然是牡丹花了,你看多么富贵,多么优雅,这可是我们国家的国花啊!”

    牡丹花,嗯,就是一朵牡丹花,看着挺好看的,不过一触碰就会变得小气,真真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龙释鸣这家伙也是这样的,也不知道自己当初的眼睛是怎么一回事儿,原以为这家伙很是冷淡,现在看来,就是一个打尾巴狼,藏得深啊!

    还是怪自己年少太过单纯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