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一百九十六章 这才叫吻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一吻完毕,楚乐歌的脸蛋已经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了。

    “歌儿,这个才叫做早安吻,知道了吗?”

    楚乐歌红着脸听着龙释鸣的打趣的话,真的是一个变态!

    “好啦,我们收拾收拾准备走吧,估计你也没有心情吃东西了,待会儿在飞机上吃一点儿吧!”

    说完,龙释鸣拉着楚乐歌拎起两人的包包便出了门。

    正在a市准备看望傅沅熙的沈迪,怎么会想到,两个对自己有仇恨的人已经快抵达a市了。

    自从与徐淼谈崩了之后,两人便再没有联系过了,当天晚上回到酒店之后,沈迪收到了徐淼发给自己的邮件,除此之外便再也没有别的东西。

    她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将徐淼对自己的情通通拔掉了。

    翻看着徐淼发给自己的关于龙释鸣的资料,沈迪一张脸上满是严肃,说实话,这个龙释鸣究竟跟自己有什么仇,什么怨?

    居然这么不惜下血本找人来对付自己。

    而且,当傅沅熙来到尧城没多久的时候,这个龙释鸣也是从a市赶往了尧城,现在还待在了尧城,也不知道在策划些什么。

    不过从这个龙释鸣的言谈举止中可以看出,他似乎对傅沅熙很是不满,不,不应该说是不满了,应该说是仇恨更为合适吧。

    看了一张龙释鸣盯着傅沅熙的照片,沈迪觉得这个龙释鸣就好像一头躲在暗处的毒蛇般,那双眼睛满是阴沉!

    想了想,看来等到傅沅熙醒了之后,她要将龙释鸣的事情告诉傅沅熙了,毕竟这个龙释鸣的为人可不是这么好的,还是要好好提防提防!

    话说徐淼,从a市赶回了尧城之后,便直奔着酒吧走去。

    一进酒吧,就找酒保要了最烈酒精度数最高的酒,一杯接着一杯喝着。

    “再给我来一杯、”

    徐淼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然后砰地一声将杯子摔在了桌面上,然后对着酒保说道。

    酒精的不适感立马传来,又辣又烈!

    “先生,我看您今天喝得也差不多了,早点儿回家休息吧。”

    酒保看着摆在面前的这么多杯子,不由得开口说道。

    这个客人啊,估计是遇到了感情上的事情,不然啊,怎么会喝这么多的酒呢?唉,也真的是,这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呢?

    “再给我来一杯!”

    徐淼完全不理会酒保的劝解,脑袋枕在一只手上,另一只手晃着杯子。

    现在他只想好好地喝一次酒,其他的什么都不想理!今天他可是失恋了,失恋了还不允许自己好好喝点儿酒吗?

    酒吧看着徐茂这幅模样,狠狠地叹息了一口气,然后只得照着徐淼的吩咐,再给徐淼倒了一杯水。

    看着这人的样子估计是喝大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呢,还能分得出酒和水吗?

    “唔?这个酒的味道怎么就这么淡呢?”

    徐淼一把夺过酒保手里的杯子,然后喝了起来,这酒的味道好像不怎么样子呢,还是刚才的那些酒好喝。

    “嗯,这是我们店新推出的酒,客人您的手机呢?我打电话让人来接你。”

    “接我?我没人,没人!”

    说完,徐淼便倒在了桌子上,酒保看着这个样子的徐淼,心里升起了一股无奈。唉,何必呢?

    正在想怎么解决这个客人的时候,徐淼的手机便响了起来,酒保走到徐淼的身边,然后从徐淼的衣服兜兜里掏出了手机,看着手机上的名字,接听了起来。

    “喂,徐淼”

    “不好意思啊,小姐,这部手机的主人现在喝醉了,您有空来接他一下吗?”

    刘小小的话还没哟说完,便被对方的人给打断了,听到对方的话的内容,刘小小的眉头不由得蹙起来。

    徐淼现在难道在a市喝醉了?不应该啊!

    “那个,请问一下您那儿在什么位置啊。”

    “哦,我这儿是在xxxx路上的xx酒吧。”

    听到地址之后,刘小小的眉头皱在了一起,都可以夹死蚊子了。

    徐淼不是在a市吗,现在怎么在尧城了呢?

    “好的,您稍等我一会儿,半个小时后我就能够到了。”

    说完,刘小小马上将手机放进了自己的包包,然后拎起自己的包包,朝着门外走去,对于徐淼,她还是做不到当他是个陌生人。

    看着不断倒退的灯光,刘小小的脸上一片黯然。

    匆忙赶到徐淼所在的酒吧之后,刘小小一眼便看见了那个倒在了吧台上的徐淼,脚下的步子不由得顿了顿,随即又走上前去。

    “你就是刘小小吧?”

    酒保看着刘小小一脸担心地走到了徐淼的身边,还不知道该怎么扶徐淼,伸出手来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听到酒保的问话刘小小迅速地抬起了头,然后点了点头。

    “那成,你就把他带回去吧,都和晕乎了。”

    酒保善意地朝着刘小道,一脸的善意,他可是看出来了,这个女孩子应该是喜欢这个男人的。

    不过这又关他什么事情呢,不过是好笑罢了。

    “好,那今天谢谢你了啊,这边是多少钱,我先买单。”

    刘小小看了一眼徐淼,然后对着酒保展露出一抹笑容,然后对着酒保说着,看着这摆成一排的酒杯,刘小小叹了一口气。

    唉,看来是在a市与沈迪发生了什么事情了,这个家伙也不知道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光喝酒有用吗?

    等到把账卖完之后,然后刘小小便扶着徐淼走了,看着喝得如烂泥一般的徐淼,刘小小使劲儿地将徐淼往酒吧门口开。

    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吃得什么东西,怎么这么重啊!

    刘小小今天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儿,还没走几步,额头上便出现了薄薄的一层薄汗。

    “小迪”

    听到徐淼口中的名字,刘小小的步子不由得顿了顿,然后脸上浮现出一抹苦涩的笑容,这都叫个什么而事儿啊!

    然后又认命地扶着徐淼打着出租车朝着徐淼的家走去。

    看着倒在一旁的徐淼,刘小小整理了一下徐淼褶皱的衣服,然后低垂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