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二百二十九章 鬼主意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哥哥,你就进去吧,你妹妹我呢,就送你到这儿了啊!”

    容天行和容绒绒到了飞机场,下了车后,容绒绒站在机场的进站口,对着容天行说道,她可不能把容天行送进去,毕竟自己的班机也快了!

    “怎么,都来这儿了,你就不送我进去?”

    容天行挑了挑眉,看着容绒绒很是无奈,不是说来送机吗?怎么还不送到里面去了呢?

    “那什么,我觉得你这么大一个人了,肯定是能自己找到路的,我就不送你进去了啊!”

    容绒绒不敢将自己的目光对上容天行的眼神,深怕自己心里的想法被容天行给发现了,只得装作四周看了看。

    自家老哥多贼的一个人啊,稍不注意就被他知道了!

    “是吗?小妹,那你今天来是来干什么的?就是为了坐一下到机场的车?嗯?”

    容天行一只手提着自己的行李,一只手抚了抚额头,所以这个家伙到底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啊!

    “呵呵呵呵”

    容绒绒尴尬地揉了揉自己的头发,然后看着容天行很是尴尬,“那什么,哥哥,我就先走了啊!”

    说完,容绒绒便走进了车里,坐了下来,然后朝着容天行挥了挥手,嗯,她还是决定先到下面,然后等容天行走了,她在走!

    “好,小钟,路上开车慢一点儿!”

    容天行挥了挥自己的手,对着自己这个像个小孩子的妹妹也是没有话说了。

    “那好,哥哥,再见!”

    容绒绒对着容天行挥了挥手,等到自己消失在容天行的视线中的时候,容绒绒趴在了主驾驶和副驾驶的细缝中,看着小钟。

    “小钟,我直接把我送到下面的那一层,然后你再回去!”

    这样子就不会被容天行给看见了,还好自己买票的时候买得比较晚,不然今天铁定会误飞机的!

    容绒绒说完有扭过头去看刚才容天行站着的位置,呼,还好进去了,不然今天自己怎么办呢?

    “啊?小姐,我们现在不是回去吗?”

    小钟听到容绒绒的话,呆愣了一会儿,脸上满是疑惑,为什么要到底下那一层?

    “我呢,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你只用听我的就行了,1别的呢,你也就不要管了啊!”

    对于自己去尧城这件事情,她打算到了尧城再跟容爸爸,容妈妈说,不然人还没有出a市,就被容爸爸容妈妈给弄回了家。

    这样子的情况她才不想要呢。

    容绒绒瘪了瘪嘴,要是被自家父母知道了,铁定是不允许自己去的。不过还好啊,在尧城自己还有几个认识的朋友,到时候找沈迪就容易得多了。

    “可是,老爷和太太哪里”

    “你呢,只用跟我爸爸妈妈说我出去玩了,让他们自己打电话给我就好了!”

    等到小钟将车停好之后,容绒绒便打开了车门,“小钟,你开一下后备箱,我拿点儿东西!”

    临下之前,容绒绒想到自己的行李还好好地藏在后备箱,对着小钟说道。

    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要在尧城呆多久,但是要准备几件换洗的衣物吧,到时候要是还是不够,就再买一些就行了。

    “啊?好的!”

    小钟下了车,打开后备箱之后,看到容绒绒十分费劲儿地想要从后备箱中拿东西,连忙小跑到容绒绒身边,看到那一包藏得很严实的行李,小钟的嘴角不由得抖了抖。

    小姐也是厉害了!

    “行啦,我就进去啦,你呢,就回去吧!”

    将行李放在脚边,容绒绒拍了拍小钟的肩膀,然后朝着机场走去,她还要去换票呢,就不能跟小钟说多了。

    “小姐!”

    看到容绒绒走了,小钟一脸的焦急,可是车子放在这里肯定是不行的,看到朝着自己走过来的交警,小钟连忙上了车,将车子开离了刚才停靠的地方。

    然后找机会给容爸爸容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喂,老爷!”

    “怎么了小钟?”

    才刚跟容妈妈一起起床的容爸爸看着自己手机上的名字,不由得感到疑惑,放下了手里的勺子,然后接听了起来。

    “是这样的老爷,小姐她将少爷送到了门口,然后让我把她送到另外一个地方,结果我才知道小姐放了一个行李箱在后备箱,现在小姐已经进了机场了。”

    小钟一口气将话给说完了,连连喘着气,也不知道小姐到底要干什么,不知道这样子很不好吗?再说了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小钟说完之后,静静地等着容爸爸的怒火。

    “你说什么?”

    听到小钟的话,容爸爸随即马上反应了过来,容绒绒这个小丫头铁定是去了尧城,他就说昨天这个丫头干嘛拿着沈迪的资料跑了,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呢!

    “现在,去把小姐给我追回来!”容爸爸沉着地说着,停顿了一会儿,“算了,小钟啊,你不用管了,待会儿我自己去给这个丫头打电话。”

    “好的,老爷。”

    容爸爸讲电话挂了之后,转身面对容妈妈。

    “怎么了?绒绒又干什么了?”

    刚才容爸爸可是生气了呢,铁定又是容绒绒那个小丫头干了什么事情,容妈妈不由得开口柔声询问道。

    “绒绒这个小丫头,居然跑到机场去了。”

    “不是去送天行吗?”

    “哼!那个小丫头要是去送天行那也还好,我估摸着她是往a市去了,那什么现在肯定是追不回来了。”

    容爸爸气呼呼地说道,他就说,昨天容绒绒怎么那么乖巧呢?还说什么要去送哥哥,结果是为了去尧城做打算呢,这个丫头还真是贼!

    “啊?那你倒是快点儿打电话问问啊,再说了她一个人在尧城人生地不熟的!”

    容妈妈一听,急了,她家容绒绒还从来没有单独一个人出过远门儿呢,今天敢一个人去尧城,胆子还真的是大!

    “算了,让她独自一个人去看看也好,老王他们一家前年不是搬到尧城去了吗?到时候我给他们打一个电话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