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二百四十三章 差点儿出了大事!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算了,我今天可是很开心的,所以就不计较你说我,楚姐姐,你要不要出来聚一聚啊,我今天可是很开心的。”

    刚才是因为那么激动,才会问楚乐歌那样的问题,但是冷静下来之后,黄琳瑶便知道楚乐歌是在说自己。

    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只要沈迪走了,一切都很好说啊!

    “今天不行,我有事情,还有啊,我后天就要回尧城了,所以你要请我吃饭得等到以后了。”

    楚乐歌听到黄琳瑶的话,不由得瞥了龙释鸣一眼,然后慢悠悠的说着。

    今天龙释鸣要带自己去个好地方,怎么可能跟黄琳瑶出去呢,跟黄琳瑶出去无非是听她抱怨沈迪。

    听了这么久的时间了,她也是很烦的好不好?

    好不容易跟龙释鸣能够独自相处一下,她才不想因为别的什么人来耽误自己的时间呢!

    “是吗?哦!我知道了,楚姐姐你是不是跟你的未婚夫出去玩吧!我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你未婚夫就是坐在一旁的吧!”

    黄琳瑶捂着嘴嘿嘿笑着,打趣着楚乐歌,毕竟她可是知道楚乐歌是有男朋友的人啊,要是因为她的原因耽误人家小两口儿相处,那就不好了!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八卦啊!”

    楚乐歌听了黄琳瑶的话,不由得捂着自己慢慢变红的脸,突然之间脸就变得发烫起来。

    龙释鸣好久没有看到楚乐歌这幅小女人的模样,不由得感到惊奇,一直盯着楚乐歌看。

    “你好好开你的车!”#)&!

    楚乐歌捂住了自己的眼,但是余光还是看见了龙释鸣在看着自己,不由得松开了自己的手,将手机拿远了,然后一巴掌推了推龙释鸣的肩膀。

    “也?楚姐姐,你看吧我就说你是跟你的未婚夫在一起吧,还不告诉我呢!”

    这有什么的嘛,跟男人在一起,又不是跟别的女人的男人在一起,有什么不好意思地,这样子还能够宣誓自己的主权呢!

    “行啦,我就不跟你聊啦,挂了啊!”

    楚乐歌的脸有红了红,然后对着黄琳瑶说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啧!”

    龙释鸣开着车,摇了摇自己的头,满脸的惋惜,他这都多长时间没有看见楚乐歌这般羞涩的模样了?

    结果这样子的模样还不是因为自己,是因为一个女人的话。

    “你在这儿阴阳怪气的干些什么?”

    楚乐歌脸颊微微恢复了正常,听到龙释鸣的一声‘啧’,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龙释鸣,这人是吃错药了吧。

    “你呀,现在对我越来越暴力了!”

    再也没有以前那般温柔,羞涩了!

    “我暴力吗?我觉得我挺温柔的啊!”

    楚乐歌偏了偏头,她可没有觉得自己有多暴力啊,多好啊,难道自己对龙释鸣不好吗?她自己觉得还是挺好的啊。

    “哼,以前你对我可不是现在这个样子的,真的是只看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

    楚乐歌听到龙释鸣的话,很是无奈,什么叫做只看新人笑不闻旧人哭?哪儿有什么新人啊,也就只有一个旧人好不好!

    而且现在她发现,跟龙释鸣越是接触久了,她就越能发现,这个男人并不是他表面上看起来的那般,这个男人本质上其实是不坏的。

    但是他有一点儿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龙释鸣想要报复傅沅熙,可能是以前在公事上遭受过傅沅熙的整吧!

    “还有啊,这段时间以来,对我也没有以前的那般温柔小意了,啊,果然,女朋友跟老婆还是有一定的区别的!”

    龙释鸣惋惜的说着,一脸的纠结,可是这话楚乐歌听着就不是那个味道了。

    这个家伙现在是在嫌弃自己了吗?哼!果然,男人对女人的保质期没有那么长,原来说的有多爱自己也不过时玩笑!

    “哼!”

    楚乐歌理都不理龙释鸣了,直接将自己的头扭向一边,她生气了!

    听到楚乐歌冷哼一声,龙释鸣心里暗道一声不好!看来楚乐歌现在是生气了,但是自己刚才的话不过是开玩笑的罢了!

    “歌儿?”

    “宝贝儿?”

    “老婆?”

    “”

    回应龙释鸣的是沉默。

    这小子可算是捅了马蜂窝了,该死的,刚才就不应该多嘴啊,不过,刚才的话很过分吗?

    好像是稍微有点儿过分吧!

    “老婆,我错了,晚上回去我跪着唱征服!”

    龙释鸣一只手开着车,一只手做出投降的样子,一张俊脸上满是可怜,楚乐歌扭头看着这样子的龙释鸣,不由得噗嗤一笑。

    “老婆,你不生气了吧!”

    龙释鸣像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一般傻乎乎地笑着,这个样子的龙释鸣,楚乐歌还怎么可能生气呢?

    “我问你,你刚才说老婆没有女朋友好?啊?”

    虽说心里是原谅了龙释鸣了,但是这个问题还是很严肃的,必须要严正以待!必须要问清楚。

    再说了,两个人现在可还是没有结婚的呢,要是以后结婚了反悔了,她找谁哭去?

    “没有,当然是老婆好了,你看我整天吃得饭都是老婆你做得,而且晚上还能够抱着老婆你睡觉,别提生活有多滋润了!”

    “你这个色狼!”

    龙释鸣见楚乐歌的脸上总算是变得好点儿了,不着痕迹地呼吸了一口气,所以啊,以后说话还是注意一点儿,不管是开玩笑的也好。

    “我可没有啊,这个算色狼吗?你是我老婆诶,那又怎么样啊!”

    这个可是自己的老婆诶,怎么就不允许自己有一点儿福利了呢?

    “我们两个可没有扯证!”

    楚乐歌翻了一个白眼儿,满不在乎地说道,她可算是看明白了,对付龙释鸣这个家伙,就是应该装模作样的不在乎!

    “哼!就算是没有扯证,你这辈子也只能是我的老婆!”

    龙释鸣看到楚乐歌这般满不在乎地样子,一下子就不满意了起来。

    这个样子是个什么鬼啊!难道还不想当自己的老婆了?龙释鸣很是不满,看着楚乐歌的眼神也开始深邃了起来、

    看来他等不到那个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