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一十四章 骗回去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傅沅熙看懂了沈迪想要说的话,但是自己真的是不想回去,想到母亲最近几个月的变化,心里微微有点儿难受。

    其实他不是很明白,为什么在沈迪这件事情上,她会如此疯狂,以前的冯蝶一直是一个知书达理的好母亲,但是现在一切却发生了变化!

    “好了,妈,我明天会回去的,今天时间也不早了,你就先去睡觉吧。”

    见到沈迪在一旁挤眉弄眼的,傅沅熙的心情好了一点儿,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自己没能顾上母亲,心里还是有点儿难受的。

    明天回去陪陪冯蝶,尽管以前他做错了,现在也只能够是弥补!

    讲电话挂断之后,傅沅熙抱住了沈迪的腰,“你不计较我母亲那样对你?”

    要是这件事情放在他的身上,他肯定是无法接受的,每个人都是一个个体,生来都有尊严,凭什么遭遇那么多不好的事情?

    如果不是他,沈迪是不是会有一个更好的选择?

    想到自己没有出现,沈迪跟着别的男人永远地在一起了,傅沅熙只觉得自己的心脏被扯得生疼。

    想了想还是将沈迪‘栓’在自己的身边吧,就算是自家母亲再讨厌她,总有一天她会改变自己的想法,喜欢上自己怀中这个个性善良的姑娘的。

    “为什么要计较?计较也没有什么用啊,更何况你是你妈妈诶,当然要好好对她了,就算是她现在看不惯我,我相信总有一天她能够喜欢上我的!”

    对于这一点沈迪还是很有信心的,毕竟人的心不是石头做的,总有一天她能够看到自己的好。

    电视里不是常常在演吗?

    女主角最终是会喝男主角在一起的,就算在这个过程中,男方的家人再怎么阻止,到了最后还是会真心祝福他们的。

    她一直相信自己就是女主角,要让冯蝶承认自己,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饭菜都要凉了,现在先去吃饭吧!”

    沈迪伸出手,戳了戳傅沅熙的腰间。

    这个男人该不会是被自己的这一番话给感动到了吧?

    “我不吃了,我想要睡觉!”

    傅沅熙蹭了蹭沈迪的颈窝撒着娇,还好现在的沈迪又足够的信心能够站在自己的身边,要是放在以前的她的身上,肯定是会轻易地将自己的手放开。

    他在想,如果有一天,沈迪将自己的手给松开了之后,他会不会将她给囚禁起来?

    不过作为savn里的一员,就算自己不想让她走,她总会找准时机逃跑的,还不如从现在开始就将她的心牢牢地给拴着!

    “可是绒绒和小枫还在吃饭。”

    沈迪不好意思地往后望了一眼,现在家里还有客人在,自己作为家里的主人,怎么可能临阵脱逃?

    就算是这个客人比自己小,该有的礼数还是应该有的!

    “你不是想要撮合他们两人吗?现在的时机刚刚好啊!”

    傅沅熙给沈迪洗着脑,本来今天他都打算好了,结果没想到总有一些电灯泡来打扰他和沈迪。

    现是徐淼和刘小小,想着人家救了自家媳妇儿,这么一点儿要求还是要满足人家的,但是没想到到家了还有两个大的电灯泡。

    “这样子可以吗?”

    容绒绒这个丫头很是对她的胃口,所以才会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撮合她跟自己弟弟,不过这样子把这两个人丢在这儿,不是不好吗?

    “怎么不可以?”

    傅沅熙说完一把抱起沈迪便往他们两个人的卧室走去,等到容绒绒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时候询问着沈枫的时候,沈枫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们两人应该是去床上鼓掌了。”

    在床上鼓掌?

    容绒绒想了一会儿之后,想明白了脸颊变得通红,她没有想到沈枫会这么无赖,这种话都说得出来。

    “你太恶心了!”

    狠狠地白了沈枫一眼,容绒绒果断的将自己的头扭向一边,跟他说话,简直是让自己难受。

    这个老司机!

    “有什么不对吗?”

    沈枫嘴角一勾邪魅一笑,就是因为看着丫头像个小白兔一样,自己才会起了逗弄的心,原本以为她不知道呢,没有想到这么一小会儿就知道了!

    “我不想跟你说话,你快点儿将那本书给我,然后我就回去了。”

    今天本来是来拿书的,没有想到沈迪会强硬地留下自己吃饭,她现在在考虑,要不要将自己的目的告诉沈迪。

    但是这样一来,是会很尴尬的。

    “走吧,书在我卧室呢!”

    “你自己上去拿。”

    听到沈枫说书在我是,容绒绒一脸警惕地看着他,这个家伙不知道又在打着什么注意了,自己还是离他远点儿比较好。

    “行吧,你就在这儿等着我,我一会儿就下来。”

    容绒绒点了点头,目光一直追随着沈枫的背影,等到完全消失不见的时候才开始慢慢地收回自己的目光,打量着沈家的餐厅。

    等了好久,沈枫都没有下来,容绒绒正准备去找他的时候,刚刚走到楼梯转角的位置,沈枫突然跳了出来。

    “啊!”

    吓得容绒绒连连往后退了几步,十分的惊恐,整张小脸变得煞白煞白的。双手抚摸着自己的胸口。

    “沈枫,你是不是有病?”

    急得容绒绒眼泪都出来了,一个劲儿地掉着眼泪,沈枫何时见过容绒绒这般模样啊,一下子懊恼涌上心头。

    他的本意只不过是想要吓一吓容绒绒的,但是没有想到她这么不经吓,就哭了起来。

    沈枫牵着容绒绒的手走到了客厅,让她坐下之后,自己扯过一旁的纸巾给她擦拭着,容绒绒一把夺过,狠狠地瞪了沈枫一眼。

    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去了厨房给她冲了一杯蜂蜜水。

    想着以前人被吓着的时候做的举动,沈枫伸出了手在容绒绒的额头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也不知道有用没用。

    等到容绒绒完全冷静下来之后,狠狠地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泪痕,心里懊悔不已,今天算是丢人丢大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