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堂创建者〕〔创神纪:女王有毒〕〔末世之无尽商店〕〔梦裔〕〔镇派小狐狸[修真]〕〔苏联英雄〕〔乡村极品仙医〕〔快穿之这个愿望不〕〔穿越之教主难为〕〔诸天镜仙〕〔寻宝全世界〕〔来自瓦歌世界的琥〕〔超级基因猎场〕〔太虚禁区〕〔搬个魔兽到异界〕〔仙筹〕〔嫡福〕〔神级紫荆花牧场〕〔重来之暖婚〕〔仙道隐名
食在广州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二十二章 刺杀
    沈迪原本想要击杀蒋国雄的,可是现在有了难题,她找不找时机下手。沈迪有一些犹豫,迟迟未能下手,沈迪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这项任务必须得完成。

    蒋国雄防备心太强,不能硬碰硬,只能智取。沈迪看着与其他人交流的傅沅熙心中默默想写如何暗杀蒋国雄。

    沈迪便从调查这一事开始,查出的蒋国雄竟没想到是这种人,这个人表面上对人大方,体面。

    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他是个怎么样的人物,真是俗话说得好‘知人知面不知心啊。’为了自己的利益,私自贩毒,多次被发现,找了替罪羊,把他们杀死,造成畏罪自杀的假象,前前后后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死在他的手上。

    沈迪闻此事是之后不经意的来笑了起来。

    沈迪心想‘竟然没想到世间还有这种人,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一切代价为所他人无辜人的生命。’

    傅沅熙见到沈迪突然冷笑了起来,突然觉得身边的空气降下了许多。双手抱紧了自己的腰。

    然而偏偏这种只负责出主意,在背后坐收渔翁之力的人活的最长久,而沈迪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小人。想立即杀了他,自己却无能为力。

    心中不知道将他千刀万剐了多少遍了,沈迪想到了一句话,如果眼神能杀死一个人,我会马上用眼神杀掉他。这样是为人民除害,而不是乱杀无辜之人。沈迪坐在一旁默不作声。

    ‘曾经的大风大浪我都挺了过来了,现在不过是除了个社会渣渣而已,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沈迪心里暗暗的道。

    沈迪扪心自问杀人是什么感觉,除了第一次颤颤巍巍的杀了人后,又哭又吐了之后便没有什么感觉了。

    ‘可能是杀人杀多了便自动感觉麻木了,也有可能是心中一直有个声音在跟她说,其实杀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而且你杀的那些人都是该死的,你不用自责,不用觉得良心过不去,因为这个世界上’沈迪突然内心有一些愧疚,老自己不应该杀这么多人,可又为自己找借口。

    沈迪心中愤怒不平的嘲笑道‘是啊,世间是不会有那么多好人,更多的便是自私而又胆怯的人,是名誉,有时候看到的并不是真的…想着想着,她笑了,原来她这些年是这么过来的。’

    “亲爱的,怎么坐这发呆?”不知何时傅沅熙坐到她的身边,搂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语。

    听到傅沅熙如此亲密的跟她说话,靠在她的身边,她一个机灵想要挣脱,奈何她的力气不如傅沅熙,索性不挣扎了,靠在他的怀里。

    是谁丫的说傅少不近女色的,是男的都这样,不知道说话说得好…色字头上一把刀么。

    其实,这样她很安心…其他人看到两人这么亲密,更加不相信传言了。谁说傅少不近女色?信不信我拿刀去砍你丫的?

    此刻却没有人知道他们两个此时是多么的暧昧啊,沈迪此刻的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这是很多人心中的真实想法。(传谣言的人缩在角落,特么谁知道这丫头怎么冒粗来的,如果可以的话你能走吗,我是冤枉的…)

    其实,傅沅熙在旁边与其他人应酬的时候余光一直都在看她。看到她呆呆的坐在那,又是傻傻的样子,他勾起不易让人发现的弧度浅笑,不理要过来跟他插话的人,看她那发呆傻傻的样子,真的有一些不忍心打扰她,可是傅沅熙决定无奈地走到沈迪身边。

    她还是没有注意到自己,于是他才对她说“亲爱的”。

    看到她的反应,他笑了。然后就有了后面的画面。沈迪躲在他的怀里时他一僵,除了那么几秒的僵硬以外,剩下的就只有窃喜。

    傅沅熙看着沈迪在一旁发呆好像有心事的样子,于是问到:“亲爱的,怎么了?”沈迪没有楞过来,于是傅沅熙继续问到:“亲爱的?”沈迪清醒,对傅沅熙笑了笑说道:“没…没事。”傅沅熙意识到了,沈迪一定有事情,凭他对沈迪多年的了解,这绝对不是有事的样子。

    “刚刚那个电话不是普通的电话吧。”傅沅熙低声说到。沈迪看着傅沅熙心里想:“嗯…那个是上头给我打的电话。”

    傅沅熙愣了楞说到:“是要杀谁吗?”沈迪看着傅沅熙想:“即使很多年没见,他还是那么敏锐。”沈迪回答:“对啊。”傅沅熙看着沈迪:“要杀谁?”沈迪犹豫了一下,抬头看着傅沅熙,用口型告诉他:“蒋国雄。”

    傅沅熙顿时明白刚刚谈论度假村时沈迪的用意,明白她为什么点头答应这件事,原来这就是她所说的并不存在的拍卖。

    “我协助你。”傅沅熙低头看着沈迪说到。现在面临着一个问题,怎样暗杀。傅沅熙和沈迪两个人都在思考着,面对眼前这个人只有无可奈何。

    傅沅熙看着沈迪,看着她发呆的样子,脸不经意的红了起来,“我先给你点一杯热拿铁,你先别急。”说着傅沅熙大声喊到:“服务员,一杯热拿铁。”沈迪的脸红起来,看着眼前这个温柔体贴的人真是完美到不可思议。沈迪心想:“这样一个完美的人喜欢我,还真是有点幸福。”

    以聚会的名义刺杀自然是最好的,人多眼杂,不易被发现。

    傅浣熙整理整理西装,对对面的沈迪微微勾起嘴角。那头的沈迪假装不小心将红酒撒到蒋国雄身上,连忙到前后也是对对面微笑的傅浣熙一笑。

    第一步计划已经完成,由于两人相隔较远没有人注意到相视一笑的他们。

    接下来的第二步是傅浣熙了,他缓缓走向楚天,勾起招牌的微笑,拿起手中的红酒,说:“这次的聚会楚总可是有很大的功劳啊,能被邀请,是我的荣幸。”

    楚天看着想要与他碰杯的傅浣熙,即便有些疑惑,却也是举起手中的红酒,说:“哪里哪里。”

    傅浣熙笑得愈发灿烂,猛地一碰,些许红酒撒在衣袖上。傅浣熙立马变脸,连忙拿纸擦着,说:“啊!对不起,我给您擦擦。不然您自己擦吧,我再去敬几个前辈的酒,以后这一行,还是要你们多多指导啊。”

    说完,傅浣熙笑着离开,手中那一颗袖扣在手中轻轻握着,像是一个绅士,没有一丝不自然。

    楚天疑惑还未解除,他微微蹙眉,看着傅浣熙挺直而又高傲的后背,直到他敬了别人酒时,楚天才才有些放松。

    这种世道,任何的动作言语都需要仔细辨别。

    很快,傅浣熙走到了沈迪的面前,他也举杯,笑着说:“沈小姐真不愧性沈啊,长的真是倾国倾城啊,沈叔叔真的是才福横溢啊。”

    沈迪也笑,碰了一下说:“家父盛年时有美丽的母亲,而今却也依然相爱如初,有时呀,还总是让我好好出去玩,其实我知道,他们是嫌我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了。”

    傅浣熙也笑笑,说:“沈小姐还真是幽默啊。”说完,一口饮下杯中酒。

    沈迪也饮下,说:“那傅先生先去忙吧,我也去领一下别人。”

    “好,那沈小姐,来日方长,以后再聚。”

    沈迪举举还剩三分之二的酒,没再说话。

    沈迪走向楚天,笑的灿烂。

    “小辈沈迪,望楚总能眼熟我,好在以后的商业之路对小辈有些指点。”沈迪笑着,让楚天突然来了精神。

    “哈哈,沈家小姐真是貌美如花啊,不如我们现在就去学习吧,我保证好好教。”楚天说着,手也自然而然的落在沈迪的腰间。沈迪笑笑,为了任务,她也没有顾这么多。转头看向傅浣熙,他也正拉着蒋国雄向房间走去。

    静谧的走廊里,回荡着楚天欲望的声音。

    “哎呦,楚总,我有些闹肚子,我先去一下厕所,您呀,在这里好好等我。”沈迪说完,连忙离开。

    楚天看着连忙离去沈迪,摸着下巴笑,心里暗想:小妞还在害羞,过会回来看老子怎么让你舒服,嗯,想想就很爽。

    他低头看看依然挺硬的下边,小声嘟喃:“真不争气,不过……好想舒服一下。”

    楚天只顾想过会要用什么姿势,却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口袋里安然的躺着一封信和一个带血的手套。

    停电来的突然,让会厅里的女人一阵阵尖叫,也让有些男人一阵迷乱。

    沈迪看着落下的电闸,看看们门外,悄声说:“看你的了,傅浣熙。”

    说完,转身从窗外跳出去。还好是一楼,不然也不敢跳。沈迪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会厅,在门口等着傅浣熙。

    而那头的傅浣熙早已得手,脱下手上的手套,一只扔在地上,一只带到外面埋好。

    而那个袖扣,也放在蒋国雄的手中。

    他拍了拍手,连忙离开。

    到会厅的时候还没有来电,他和沈迪缓缓走向中间,不一会,就来电了。

    很多人在抱怨,而沈迪也假装刚刚从傅浣熙怀里出来,假装害羞的说:“抱歉,我失态了。”

    傅浣熙理了理沈迪的乱发,柔声道:“如此美丽的女人,失态也没关系吧。”

    沈迪笑笑,不再说话。

    “啊!”

    所有人,被楚天的尖叫声吸引,他们都极速走过去,沈迪和傅浣熙相视一笑,也急忙赶过去。

    所有人被那样的场景吓到了,连早已知情的沈迪都被如此凶狠的方法吓了一跳。

    蒋国雄的上身被捅的像一个马蜂窝,死相凄惨,眼睛睁得大大的,嘴里还含着自己的手,他的手也被自己咬的血肉模糊,嘴角因为拳头塞进去有些撕裂。

    可想而知,他死时有多么疼痛。

    警察来到,所有人在会厅等待,不一会,警察出来,密封袋里是一个带血的袖扣和带血的带血的手套。警察说:“所有人,配合调查,有此袖扣出来。”

    没有人站出来,楚天摸了摸自己的袖扣,突然害怕。

    本就有些眼熟,这果然是自己的袖扣。由于没人站出来,警察又说:“那既然这样,楚先生,发现的是你,唯一在场的也是你,就先由你开始吧。”

    楚天皱眉,说:“不可能是我!当时我是在跟沈小姐在一起,不可能,虽然袖扣是我的,但是沈小姐可以作证,我跟她在一起呢!”

    “那……沈小姐在哪?”

    沈迪站出来,一同的还有傅浣熙,她有些委屈,可怜巴巴的说:“我一直跟傅先生在一起啊,楚总,你想逃脱罪名也不能拉上我吧。太冤了我。”

    这幅可怜的模样任谁都相信了,楚天一见自己被暗算了,发了疯一样扑向沈迪:“你这个贱人,来勾搭我现在又这样对我,你这个贱人……啪……”

    楚天捂着被打疼的左脸,瞪着傅浣熙。

    “楚天,你自己犯下的错还要找一个女人来承担,你恶不恶心?”

    大概也是怕闹事吧,警察以“带楚天回警局调查”离开了。

    所有人留下联系方式后也离开了,毕竟谁也不想惹上这种晦气。

    傅浣熙和沈迪离开狗松了一口气,远离了人群之后,对视三秒竟然哈哈大笑。

    “真是太惊险了,那个楚天真是傻,不过也是我们聪明。”沈迪喝了一口酒,感叹道,计划了这么久,如果不成功都说不过去了。

    傅浣熙在完成任务后也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说:“真是惊险,那个蒋国雄差点就叫出来了,我没有东西可堵住他的嘴,只好把手塞进去了。”

    沈迪想到那个场景,有些恶心,说:“你可真狠毒,真是想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之夜少独宠娇〕〔顾轻舟司行霈〕〔不灭剑主〕〔复仇的单细胞〕〔枕上名门:腹黑总〕〔第一强者〕〔鬼王传人〕〔杀手兵王俏总裁〕〔永生不灭〕〔重生之娇宠小军妻〕〔修行在万界星空〕〔大千劫主〕〔大自在天尊〕〔我的邻家空姐〕〔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