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二十四章 楚家灭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去蒋家讨个公道,他们蒋家太冤枉人了,凭什么无缘无故冤枉我们,证据他们都找不到呢!”不知是哪人大声呼号了一句,握紧了拳头,一副要干架的感觉,嘴巴抿紫,咬着牙,眼里闪着坚定而又充满希望的璀璨光芒,那表情,那气氛,就是两个字——必胜!

    大家听道那人说的这段话,也在心中下定了决心:蒋家人又没什么证据,就冤枉咱们,太嚣张了,一定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一定要让他们蒋家恭恭敬敬地九十度弯腰道歉,并真诚说声:“对不起,使我们错怪你们了,让你们受委屈了,请你们原谅我们,对不起!”

    楚家其中一人站上了较高的地方,挥舞着双手,大声叫到:“兄弟们,姐妹们,亲人们,我们去蒋家讨个说法好不好?”

    此话一说完,楚家人们不约而同地叫道:

    “好!”

    “好!”

    “好!”

    “我们绝对不能便宜了他们,要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要让他们满怀歉意地说声对不起,那其中一人又继续说道,他们心中已满怀斗志,发誓今天必要让蒋家道歉。

    此话一说完,蒋家人更有气势了,卯足了劲儿又不约而同地大声呼号起来:

    “说声对不起!”

    “说声对不起!”

    “说声对不起!”

    呼号完,大家都放下了手上的活儿,攥紧了拳头,一个个表情兴奋,他们都觉得自己必胜,楚家必胜,却不曾想到过他们自己只不过是自作聪明罢了,也殊不知好戏还在后头呢!

    楚家一共百十来号人,都出发了。

    不知不觉,楚家百十来号人已经到达了蒋家豪宅前。

    那是一座挺气派的私家别墅,有一喷水池,那房有四层都用金边镶嵌,可以用金碧辉煌这个词来形容了。

    “姓蒋的出来,你他妈给爷爷我滚出来。”一个穿着布衣的男子说道,衣服上还破了几个洞,看起来应该穿了好几年了吧,那衣服颜色都显得十分苍白。

    布衣男子刚说完,楚家几百号人一齐跟着布衣男子说:“姓蒋的,滚出来!姓蒋的,滚出来….”一群人围了过来,有店铺老板,也有正在上学的学生,还有上班那高工资的白领,本来楚家几百号人在大街上就够引人注目的了,还大声喧哗,吵闹,使人实在忍不住被吸引过来围观。

    “这是干嘛呀。”“他们是楚家的!”“怎么这么没素质?”围观群众七嘴八舌地激烈议论着,一致谩骂楚家,不过楚家人也不带

    怕的,继续囔囔道:“姓楚的,出来!姓楚的,出来!姓楚的,楚······”

    突然,蒋家豪宅的门“咯吱”一声开了,里面走出来十几个人,站在最前面的就是蒋家的头儿,还有一个是秘书,其他的就都是保镖了。

    蒋家的头儿长得十分英俊潇洒,下巴的一些未剃干净的胡渣使蒋家的头儿更有男人味,更man,让一些花季少女见了都想扑过去,扑在蒋家的头儿的诺大的胸膛中。“请问你们来有何贵干呀?”蒋家的头儿开口了,感觉十分绅士,并没有为楚家人在门外喧哗而感到一丝不悦。

    天空闪过几道电光,看来,是要下雨了呢!

    雨如千万条银链,纷纷扬扬,从屋檐上蹦下来,点成一道美丽的珠帘。

    那稀稀疏疏的雨点,蹦在脆弱的小草的茎上,害得小草弯下腰,挺不直了,有几滴滴到肥沃的泥土上,有几滴滴到小草的嘴里,找不到了。

    这是天上的无根之水。

    这是天赐的琼脂玉露。

    倾盆大雨,很快就接踵而至了,悄悄无声地飘落着,像是蚕蛾吐的银丝。千万条,洗涤了书,洗涤了花儿,洗涤了人儿的内心,在半空中,为天空······为云朵披上一层薄薄的轻纱,他们似乎很爱玩捉迷藏。

    灰色的云,虽没有白云那般纯洁无暇,却也是别具一番风味的,想一个个生气的牛儿,或是马儿,他们很爱变。

    雨丝很细,很坚硬,一点也不像冬天迎风飘扬的柳絮,纷纷扬扬。

    上苍似乎准备了许久,才送来这一场好戏!顽皮的洒下像雾似的雨,说起来,还是雨天,丝丝缕缕缠缠绵绵。

    雨还是有声的,有力地打在在那空地上的瓦砾堆里、枯枝败叶上,惊扰了正在苦读十年寒窗的莘莘学子们,他们或许不希望被打扰。

    大家都撑起了伞,只有楚家人,没有伞。

    “你凭什么怀疑我们!”楚家人中一人大声呵斥道,即使下了雨,但楚家人还是岿然不动地站在原地,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因为蒋国强严重威胁到你们,你们早就起了杀心,迫不得已之下,联合起来杀了他,这个理由足够怀疑你们,哦不,是足够可以肯定你们就是杀抢国强的小人!”蒋家的头儿气势嚣张,振振有词地回答,回答得干脆利落。

    “你以为你说的这么荒唐,谁会信呐!”布衣男子大声讽刺道,在不,一男子眼里,蒋家的头儿说的太荒唐了。

    但,他人不这么认为。

    “我信,”人群中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这声音,足够让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围观的人静默思考了一下,也跟着大喊:“对,我们相信,你们楚家这么不讲理,这么没素质,我们当然相信蒋家,看人家蒋家多讲道理,你们还在他们门口大声喧哗,就看你们这样的人,我么逼也不信你!”

    楚家人愣了,他们没有想到他人竟然不相信他们,这不是他们计划好的呀!

    接着,围观群众又大叫:“杀人凶手!杀人凶手!抓住他们!抓住他们!”

    “你们之中难道就没有一个能明辨是非的嘛。”楚家另一人大吼道。

    蒋家的头儿又开口了,淳厚的声音回荡在场内:“不是他们不明辨是非,而是你们杀蒋国强的时候漏出的马脚太多了,他们分辨得出来也不怪他们。”

    “你……”

    从此以后,楚家就慢慢衰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