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少的特工爱妻 第三百二十六章 拒绝求婚
作者:一澄几许的小说      更新:2018-01-13
    听完傅沅熙的求婚后,沈迪沉默了。似乎在思考者什么。

    过了良久,沈迪还是沉默着,沈仁在一旁为沈迪直担忧,心中十分焦躁。他恨不得自己变成沈迪,代替沈迪决定,沈仁一定不会犹豫不决。沈仁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回到:“好!”干脆、利落,这样极好。一个是沈家千金沈迪方小姐,一个是傅家少爷傅沅熙大少爷,男未婚女又未嫁,并且又门当户对,职业还一样,都是特工save里面的成员,沈迪是第八小组的成员,是特级特工,组内的暗杀成员。而傅沅熙是是个小组的总队长。

    “小迪,快接受啊。快接受傅沅熙大少爷的求婚呀!“沈仁不想一直干着急,但是沈迪还是一直沉默。所以沈仁忍不住了,开口催促沈迪。

    沈迪有些不耐烦了,她对父亲沈仁的催促感到十分不悦,甚至有些愤怒。两眼冒着小小的怒火,皱着眉,眉间挤出一个“川“字,还撅着嘴,鼓着腮帮子。

    沈迪虽然生气了,但表情有一种说不出来的俏皮与可爱。傅沅熙就是因此喜欢上沈迪的,傅沅熙就是喜欢这样的沈迪,直率坦诚,没有一点儿心机的沈迪。

    傅沅熙在一旁十分耐心地等待,等待沈迪做出决定。完全没有要沈迪、催促沈迪快速决定的意思,他想让沈迪心甘情愿,毫不后悔地嫁给傅沅锡。

    看到傅沅熙这样,沈仁更加喜欢傅沅熙这个未过门的女婿了,也更加确定自己的女儿与傅沅熙结婚一定会幸福,一定会过得很好。

    沈仁希望自己的女儿沈迪好,天底下有哪对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好呢?我看处处皆没有吧,除了一些狼心狗肺的东西。

    “小迪,你还不快点答应人家!”沈仁黑着脸,将沈迪推到自己跟前呵斥道。沈仁实在是太希望参加沈迪与傅沅熙的婚礼。

    太希望在他们俩的婚礼上,亲手将自己的女儿托付给傅沅熙,也太希望看见沈迪与傅沅熙有了自己的小孩,两人一手抱一个,亲热极了,也幸福极了。

    只有这些大希望都实现了,沈仁才能安心,安心地享受自己剩下的仅有的不多的年华,安心地颐养天年,让自己死去的时候嘴角还有一抹灿烂安心的幸福的笑容。这是每位父母最大的愿望。

    沈迪也黑着脸委屈地叫了声:“爸———”

    沈仁继续说道:“好了啊,宝贝儿,你就别矫情了啊,人家傅沅熙大少爷都没嫌弃你呢,你犹豫什么,看得大少爷多有诚意。就站在那儿等你的答案,也没逼迫你,我相信啊,你们将来结婚了,一定会过得幸福美满的,然后你们还会有自己的孩子,儿女成双,到那时,爸爸就老喽!爸爸就算死,估计也是笑着离开的喽!小迪啊,你幸福,爸爸就心满意足,就不枉此生了。“

    沈仁说着说着就把自己的心声说了出来,沈迪虽然也十分感动,但还是不为所动。

    傅沅熙一把拉起沈迪的手,握得紧紧的。深情地说:“小迪,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家给我。一定会像沈伯父说的那样过的幸福美满的!”

    傅沅熙原本十分冷漠,无情与高傲,一副冰山脸,他只对沈迪这样,并且傅沅熙原本一句情话都不会说,说出来的尽是些极难听的话。可为了沈迪,他硬是挤出来了这些话,虽不是那么助听。

    有那么多好词好句,但十分朴实,比那些虚假的好听的话动听多了,也比那些虚假的好听的话更令人感动,更令人感到说这些话的人是真心的,发自肺腑的。

    沈迪的大脑飞速运转着,她还是没有想好,沈迪低下了头。

    傅沅熙有些失望,明亮的眼睛黯淡了下来。

    这大房子里如死一般地寂静,所有人都不说话,家丁们也识趣地站在一旁,不敢吭声。

    “咳咳”,沈迪开口了,干咳了几声,傅沅熙的眼睛又刷地一下亮了起来,似乎在憧憬什么,沈迪又道:“我已经决定好了,我不同意你的求婚,傅沅熙!”

    屋内尴尬了。

    这闷热的天气,似乎是为它量身定做的氛围。

    其他人不说话,只是望着自家“富丽堂皇的大小姐”抿嘴笑着,那是一抹深不可测的笑。果然,沈家的保姆们从不觉得沈迪是一个简单的人。的确不是,喜怒哀乐变化无常,想把她包装在一个“大小姐富二代”的标签中,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所有人都呆滞了。

    保姆没有,她很聪明,许多事儿要干,挑一件作理由不就行了。

    毕竟她是沈迪亲自选出的保姆。

    保姆放下抹布正要走。“你去哪儿?”沈仁现在很生气,他不允许家中任何人逃避,“一个人都不许走!”沈仁大吼!

    “那……那个先生,傅沅熙都来这么久了,我去给他倒杯茶。”保姆尽显一脸朴实。沈仁没说不同意,的确事件礼貌的事。沈仁努了努嘴,对着保姆扬了扬手,示意她离开。

    “唉”。保姆低三下四点了个头,便匆匆离开了。

    屋外,鸟儿正在喝水,听了沈仁的吼声,便也抿了抿翅膀直冲树儿去。它们也有灵性知道避嫌。

    傅沅熙也是一脸的尴尬,铜铃般的眼睛一直盯着沈迪,上唇咬着下唇一副盼望沈迪转机的样子。二十分钟过去了,沈仁依旧黑着一张脸,怒目四瞪,饿狼般盯着沈迪。

    沈迪拒绝了,竟也一身轻松,满脸大写的“无所谓”。傅沅熙没有说话,但也没有把聘礼收回。

    “沈迪!”沈仁沉不住气了,怒吼。

    沈迪愣了,她还是第一次看沈仁发这么大的火,甚至连木地板也被他吼得跟着一声叮咚响。沈迪终究没答应,果断地再摇摇头,一个一个字从牙缝中跳出来“我不接受”。

    “沈迪你,你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沈仁千辛万苦才狠下心来,突出来这么一句话,他龇牙咧嘴,已经没有办法了。